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一回 燕山寨勇闯三地 猛良持力擒五将小说

第十一回 燕山寨勇闯三地 猛良持力擒五将

来源:言情文学 时间:2021-02-23 08:16:33
雨行剑状态:完结作者:夏侯孟枭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曹家后裔之人的故事。他手拿宝剑,认识了英雄豪杰,通过她坚强的毅力,顽强努力拼搏。家乡暇事、燕山追剿、江湖生活、勇敌段挺……从一个懵懂无知少年,一步步走上顶端,完成4了最终使命,成了绝代英杰,使雨行剑能达到高峰。高毅哲、高怀禄、魏啸狼、孙义、王天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雨行剑 精彩章节

  却说曹萌、孙义二人于孙家院中比试剑法枪法,所战数十合,不分胜负。曹泽猛然间问了孙太公是孙家枪厉害还是曹家剑厉害,这一问说得孙太公神态突变,万没想到曹泽竟会问其这样的问题,其实,曹泽仅是想逗太公一逗,反而还真说得太公如此。便笑道:“孙公啊,如此玩笑之语,你还真当成恶意了么?呵!”曹泽这一说,孙太公思考一番,不禁失笑起来,说道:“曹公说的极是,在下反应真是甚为迟钝呐。”言毕,众皆欢笑。

  且说曹家这几个时辰欢欣鼓舞声时刻不断,大摆宴席,张贴红纸,甚为热闹。便在此时,曹锐刀向曹翰成道:“翰成,我二人且进屋来,有一事我说与你听。”曹翰成答允。二人进屋后,坐在炕上,曹锐刀神态严肃,诚恳地道:“翰成啊,我且问你一事。”“什么事?”曹翰成说道,“爹爹,我会尽力回答。”曹锐刀道:“嗯,好。数日以前,你游走江湖回到家中之时,你说大侠张无忌收你为徒,可是属实?”曹翰成道“父亲,孩儿不敢骗您。”曹锐刀紧皱眉头,又道:“这张无忌,早在几十年前就退隐江湖,这些年来从未听到过他的讯息,竟会让你遇到,着实是令人不解啊。为父据街坊中某些年岁大,资质深,武功高之人的口中了解到,张无忌大侠是退隐蒙古,不知可否属实。翰成,你难不成是从蒙古遇见的张无忌?”曹翰成道:“爹,孩儿并没有去蒙古、西域等地,就是在中原遇到的师傅。”曹锐刀道:“莫不是因为战乱之苦而离开蒙地来到中原隐居?算了,我且不思考了,思考不出个缘由。哎,那样的侠义之人,这些年来生活必定艰苦,翰成,我自小瞻仰这位大侠,等有时间之时,可否让为父同你一同去看望张大侠?”曹翰成恭敬道:“爹爹,当然可以。”说完便同曹翰成离开屋中。

  翌日,曹泽等人同孙家众人用了早膳,曹泽甚为感激,说道:“孙公给老夫之恩,老夫断不可忘记。我等即将离开此地,孙公多注意身体。”孙太公道:“曹公,一路上多多小心。”曹泽应声作答。便在此时,孙义、孙忠凑上前去,孙义先是道了句:“曹前辈,小生甚是仰慕曹翰成大哥的英雄风范及武功,还望前辈能带上小生一同前往曹家。”孙忠也忙插道:“前辈,在下也求与七弟一同去曹家看一看曹翰成兄弟。”曹泽踌躇道:“这…孙公,可否准许这俩孩子同我等一起去曹家?”孙太公道:“自然可以,曹公不推辞便可。”曹泽道:“嗯,那你二人便跟上吧。”孙义、孙忠大喜,带上盘缠,众人便上路了。

  众人行了不足二时辰,众人便来到了曹家。曹翰成早已在院外恭候,见到此状大喜,急忙凑上前去扑向曹泽怀里。曹泽笑了笑,道:“翰成,近来可好?”曹翰成欣慰地道:“承蒙祖父关心,好的紧!”说完便挺起身来,面带笑容,眼睛滚躺泪珠,将众人送进院里,曹翰成望到孙义、孙忠之时,问道:“这二位兄弟是何人?”曹萌答道:“翰成啊,这二人便是我等路经的孙家六侠孙忠与孙家七侠孙义。”曹翰成神态激动,说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这二人果真气质非凡!”孙义道:“曹兄弟言重了,在下孙义是仰慕您的威名才过来一见,比起你来,我也不过是一介草民。”曹翰成忙道:“孙兄弟怎能如此道来?我三人志同道合,均是以侠义为重,我与你二人相见恨晚,今日定要好好聚一聚,道道心事。”忠、义二人大喜。片刻后,曹翰成对曹锐刀说道:“爹,我三人要出去一番,这宴席我便不用了。”曹锐刀道:“翰成,你祖父、姑姑等人好不易才赶来一次,你不与其叙旧道心,还要出去?”曹翰成说道:“爹,我三儿有事要办,回来之时且不迟。曹锐刀心中无奈,只得顺他。

  走了一截,三人便到了集市。到了集市后,曹翰成说道:“此时临近午时,你二人到曹家一路也甚是辛苦,不如我三人寻一家客店,吃酒聊事,岂不美哉?”孙义大喜,说道:“我同六哥极是喜爱喝酒,若曹兄弟也同我一般,那自然最好!”说完,三人便奔向客店。入了客店,三人聊天说地,道起江湖中侠义之士、恶人、邪魔外道及土匪诸如此类。不足二刻,三人便共饮了二十余碗之多。便在此时,客店外传来叮叮当当刀剑相撞之声,孙忠耳朵机敏,最先发觉,而曹翰成与孙义则是陶醉在饮酒之中,丝毫没听进半点。孙忠惊道:“曹兄弟,七弟,你二人先放下酒碗,仔细听来外边之音。”曹翰成虽喝了不少酒,但神志清晰,仔细一听,便听到了兵器碰撞之声,曹翰成急忙叫与孙忠、孙义奔向门外。三人自客店出来之时,猛地望到了十来个人持刀蒙面,围攻三个手拿铁锄的平民。三人急忙凑上前去,想要相救此三人,但为时已晚,三人已尽数死亡。曹翰成大怒曰:“你们这些小毛贼寇,竟敢围杀良人,置皇法于不顾,目中无人,死有余辜!”一人冷笑道:“你又是何人?胆敢惹我们燕山寨之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连官军都俱我等三分,你这毛小子却敢阻挡?”曹翰成怒道:“燕山寨又怎样,敢蒙面杀民就是该死之人!”此时,一个刺客心中一惊,心想:“这人说话怎如此耳熟?”又仔细望了望曹翰成,猛地想起来一事,心道:“蒙面杀民,蒙面围民!这人绝对便是前些日子阻挡我等杀杨纳虎之人!”便对一人轻声道:“这人惹不起,那日我与众兄弟杀杨家四人,就是他阻挡的。”这人听后,先是一怔,接着大声道来:“你这小贼,哼哼,着实是该死,我们几人仅乃燕山寨无名鼠辈,要是将军和你过招,又怎会输给你?又怎会容你救了那杨纳虎?”曹翰成听到“杨纳虎”三字后大惊,心道:“这群狗东西定是那日围杨伯伯的众刺客所属之地派遣的贼人。”待曹翰成反应过来之时,这些人却早已逃之夭夭,不见人影。曹翰成心中气愤,恼怒地同孙义、孙忠回到客店。

  这燕山寨半个多月前派遣刺杀杨家的众人幸免的那人回到燕山寨后,山大王郑安民就心中忧虑,不敢轻易再派人。其此举动,便惹来了星皇寨人之不满,屡次为难燕山寨。郑安民便心中怄气,派人大肆抢夺平民钱财,杀农民,暗刺官员,保阳郡太守张卫便曾派人扫荡燕山寨土匪,可燕山寨占据天险,军事力量不弱,便曾打得官军无奈而逃,于是燕山寨势力不断扩大,居民个个怨声载道。

  且说这群土匪回到燕山寨郑安民所在之地黄龙殿之后,郑安民说道:“抢到多少?”一人道:“启禀大王,我等捅死三个狂妄之辈,刚要夺取钱财,却被一人阻挡,那人正是前些日子熊七兄弟等人刺杀杨家,解救杨家之人。”郑安民惊道:“真是那人?若是那人,我便不责备汝等了,滚回去吧。”众人心中不悦,垂头丧气地去了。这些刺客离黄龙殿之后,郑安民同殿中上座的两个高级部下说道:“哼,星皇寨陈习那狗东西,时常催促我等去刺杀杨纳虎,现如今我等有实力与其分庭抗击,定要覆灭星皇寨,夺取那有利的战略地位,一者扩张的地盘,二者也省的惹麻烦。”台下一人说道:“大王,依在下之见,万万不可,若这次抢夺山寨没有成功,反而战败,对我寨大大不利,星皇寨定会过来扫荡我等,到时便没有容身之地了。”可另一人却道:“先生,您这是肤浅之见,我燕山寨兵精粮足,虽比起星皇寨还略微差些,但将领比起来就是我等占有优势了。此次决战,可当做一次拼赌,若胜利,我寨底盘扩张,若失败,也要任命,即便是死,也受不得这星皇寨的气,若不战,时刻受气,岂不辱哉?凭燕山寨实力,火并也未必会失败!”郑安民觉得言之有理,便说道:“嗯,先生所言极是,此次定要大举进攻,覆灭这狗寨!”

  这郑安民传下此令后,便开始整顿兵马,安排将领,休息一夜后,便派人奔向星皇寨。进了辰时之时,燕山寨军队便到了星皇寨第一处战略要地。此地守卫者名曰江子涛,其手下有一十一名副将,均不是泛泛之辈。当下燕军在阵前叫骂,江子涛心中大怒,带了一支军队,以及三名副将,来到两军阵前。江子涛大骂道:“你们是哪个山寨的小毛贼寇?竟敢在太岁爷爷上动土,却不知这是保阳郡闻名山寨星皇寨?”这燕山寨军队主将,名曰窦炎,乃燕山寨名列前茅的大将窦汉丁之弟弟,这窦汉丁不仅是燕山寨顶尖将帅,还是江湖上的名将,文武全才,也有侠义之心,但因朝廷诛其全家,同窦炎逃亡到燕山寨,不得已做了土匪。当下窦炎听到此话,说道:“本将名叫窦炎。”江子涛怒道:“窦炎!你这支毛贼军原来便是燕山寨的,哼哼,奴才欺到主子头上来了,找死!”窦炎大怒道:“谁生谁亡,过招便晓!”窦炎这话音未落,便提起大刀砍向江子涛。江子涛也是反应迅疾,猛地举起长枪刺向窦炎。

  二人武艺相当,且是高手人物,便胜负极难分晓。窦炎向江子涛战马横砍一刀,江子涛拉起马绳躲闪,又斜刺一枪,窦炎头前一弯,巧妙抵挡。窦炎又连砍几刀,江子涛匆忙抵挡,运了一缕内力,叮当一声,窦炎坐骑向后直退,窦炎大怒,跳起身来,跳击一招,打向江子涛。江子涛也放弃马匹,轻功跃起,打起了空中之战。窦炎双手持刀,使大力一砸,“佟”的一声,猛地一向,响声震耳欲聋,便是一招【虎咆砍】。江子涛使枪抵挡之时,招式突变,轻力一举,旁人看时劲力不大,声音极小,但此击却打得窦炎疼痛无比,大喊一声,身体向后跃出数步。此击名曰【回旋枪】,乃是以柔克刚的名技,将窦炎打出的劲力尽数反弹。窦炎吸取教训,大刀速转,二人又厮杀起来。

  二人这一战打得分外激烈,良久难分胜负,已打了不下三百合。就在这时,一将又带着一支燕山寨军队赶到两军阵前,见到此状,大喊道:“窦将军,你且下来休息,让本将军来与他会一会!”窦炎听出是何人之音,虚砍一刀,便匆忙跃回军队当中。江子涛垂直下地,说道:“哼哼,正打得带劲,你这小贼怎奈跑了?”那将领说道:“哼,窦炎这样子怕是体力不支,若论武艺,你二人自是不分伯仲。且待我良持来与你会一会!”这江子涛听到“良持”二字脸色突变,惊道:“良…良将军,你竟也来了?既然你执意要同我会一会,那也只得试试了。”说完便先偷袭一枪,良持微笑一躲,持起手中一把坚韧长枪,极快地刺向江子涛,江子涛吃力支持,仅仅过了二个回合,那江子涛便被良持刺飞武器,擒上马来。这良持的威名在江湖上早已是人人皆知,武林中有诗赞曰:

  面如豹头双目直,斩龙诛虎怒气叱。

  腾星马上寒云枪,燕山寨中猛良持。

  当下良持将江子涛二合擒拿,命人将其押入军中,随后持那寒云枪,大肆斩杀一番,又猛刺一员副将,那副将躲闪不及,连人带马皆亡于枪下。良持又从战马上一跃而起,使轻功大步向前,朝一员副将背心一刺,那人便跟着相继死亡。那第三员副将,却早已死在乱军之中。良持率领窦炎及大军,强势攻这处战略要地。江子涛余下的那八员副将,虽勇猛善战,却怎地是良持之对手?这一番大举进攻,良持杀死六将,擒了二将,夺下此地。

  良持随后领着大军驻守此地。约莫二个时辰之后,良持教一股部队留下,并看守那两名副将,自己则同窦炎一起率军进攻那星皇寨第二处战略要地,并挟持江子涛一同前往。大军临近那第二地之时,良持率一小部分将士破口大骂,大肆唾骂星皇寨,这第二地守将共有不下十名,为首的有二人,此二人是一对孪生兄弟,乃项上天及项上云。这燕山寨军虽采用同样的伎俩,但守将者又怎地知道这些人蓄谋已久?待良持等人辱骂之时,二项率领星皇寨军离地而出,抵御燕军。当下项上天一望,见是良持,不禁大为失色,道:“星皇寨与燕山寨向来友好,良将军为何要来攻主寨呢?”良持大骂道:“星皇寨的一群毛贼,我们燕山寨向来对你们这狗寨唯命是从,你们却一再侮辱,大王他忍无可忍,特派本将领兵来攻。”没等项上天发话,项上云却先来了句:“去你奶奶的狗屁,你们这是造反!管你什么良持不良持,来攻此地,结果仅有一死!”说毕便拿起双手二刀砍向良持。

  良持不屑一顾,战马退后几步,教窦炎应战。窦炎拿起大刀,猛地砍向项上云。项上云双刀乱砍,发了一招【月亡星砍】,一时间,数个错综复杂的刀法砍向窦炎,窦炎也急忙抵御,不一会,便被项上云打得手忙脚乱。项上天冷笑一声,吼道:“良将军见刀逃跑,窦将军应付不得,也不过如此嘛!让我来给你最后一击。”说完便提起双手两把短枪,快马上前,刺向窦炎。窦炎极是招架不住,项上天又两枪拉开,猛地一砸,使了一招【黑云驾雾】,窦炎不由得惊慌失措,使刀用尽平生力气一扳,撇开二人四把武器,驾起马来慌忙逃窜,奔向大军当中。项家兄弟也快马加鞭追过去。良持见状,挡下二人,持枪刺来。项上云甚是轻敌,持二刀就砍,挡下良持这一枪。

  良持微微一笑,转动长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项上云,项上云匆忙招架,险些死于枪下,哪知良持这一招只是虚发,当下项上云挡下之时,良持又换了枪势,改为砸击,“当、当”两声,项上云二枪皆飞,却是一招【并风刺砍】。良持一把抓中项上云,擒到马中,奔向大军。项上天大喊:“你这贼人,休要欺人太甚!”良持听到此话,一下抛出项上云,将其抛向二丈之外的燕山寨军队中,蓦地奔向项上天,几下乱刺,这项上天却来不及招架,登时便被擒拿。

  良持教人捆绑二将,率军攻此地。燕军势如破竹,半个时辰的时间,这易攻难守的第二处要地便又被攻破。此时逼近黄昏,良持休整兵马,驻扎此地。

  且说这良持在一天之内连攻两地,传入了星皇寨寨主陈习耳中,陈习勃然大怒,心中气愤难表,大骂道:“郑安民那贼东西,我教他杀杨纳虎,他不同意,还过来攻打我寨?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传我命令,各路大军均驻扎本寨第三处要地,严加防守,决不能让这良持军马再攻下!”这命令一处,星皇寨各路兵马都调出大半,将领各带数员,入了这第三处要地。

  且说这良持听闻此消息,便派人连夜报信,使燕山寨再调出兵马将领,前来攻敌。郑安民得知良持、窦炎已连攻二地,连擒五将,不禁大喜,命令史冲提大军过去援助良持。第二日,史冲率领的军马便同良持成功会师,良持大喜,命各路军马攻此地。史冲说道:“良将军万万不可。这第三处要地陈习已命人严加看管,我等这些人马若不能攻克,便损失巨大。不如今夜我领一支人马突袭敌军粮草,你再领一支人马攻此地左侧,窦将军攻此地南侧,前后包抄,打得它伤亡惨重!”良持说道:“史将军,您此计甚妙。只是这处要地易守难攻,只恐不是那么容易就烧了粮草的。”史冲说道:“我自有办法,你二人先按兵不动,等其同聚一团时,便放手开打。”良持答允。

  当日夜里,三将暗计行使,史冲命人遣一小股人马,偷偷入了敌军守地中。待打草惊蛇之时,这一片地之大军均持起武器应付,两军便交战起来。便在此时,史冲率领剩余人马,冲入敌军当中,奋力抵抗,所杀士兵不计其数,剩余星皇寨兵马匆忙逃回去报信。史冲命人藏在别处,等候时机。待一大股兵马到来之时,却不见人。但听史冲一吼“放箭!”数十支火箭便蜂拥射来,这一番突袭,打得星军慌乱不安,这群部队均被烧死之时,史冲又率领大军疾速向前。刚刚星军这一死伤,让整个星皇寨第三要地士兵均过来围攻史冲部队。史冲大军从容应付,史冲也英勇奋斗,不一会便突围而出。待史冲部队出了星军包围之时,良持、窦炎率领的埋伏部队万箭齐发,把这一大群星皇寨军队打得死伤人数数不胜数。而史冲所率之军早已寻到星军粮草储藏地,一把火烧了这堆粮草。史冲、良持、窦炎三人虽大胜,但毕竟敌众我寡,便率军回营。燕军这一番大闹,使得星军如惊弓之鸟,甚为畏惧燕军。这史冲为燕山寨绝顶大将,其武功不下于良持,甚至胜过良持,但良持持有闻名神器“寒云枪”,史冲便略次于他。史冲常常与良持并驾齐驱,联合作战,打过的胜仗不计其数,所杀之人多之又多。武林中有诗赞史冲:

  三军阵前正当中,可同圣侠分伯仲。

  一人一刀一坐骑,一山一王一史冲。

  翌日,史冲又领了一路人马去攻打第三地。前一日夜里,星军人马已损失众多,但仍旧持有大批部队,所以史冲部队不敢轻举妄动,仅是持久消磨。

  正是:势如破竹如入无人之境,星皇山寨仿若无天之悲。

  毕竟燕山寨是否能攻下第三地,且听下回分解。

雨行剑状态:完结作者:夏侯孟枭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曹家后裔之人的故事。他手拿宝剑,认识了英雄豪杰,通过她坚强的毅力,顽强努力拼搏。家乡暇事、燕山追剿、江湖生活、勇敌段挺……从一个懵懂无知少年,一步步走上顶端,完成4了最终使命,成了绝代英杰,使雨行剑能达到高峰。高毅哲、高怀禄、魏啸狼、孙义、王天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