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回 曹翰成毒创负身 蹇高师疗毒治伤小说

第九回 曹翰成毒创负身 蹇高师疗毒治伤

来源:言情文学 时间:2021-02-23 08:16:32
雨行剑状态:完结作者:夏侯孟枭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曹家后裔之人的故事。他手拿宝剑,认识了英雄豪杰,通过她坚强的毅力,顽强努力拼搏。家乡暇事、燕山追剿、江湖生活、勇敌段挺……从一个懵懂无知少年,一步步走上顶端,完成4了最终使命,成了绝代英杰,使雨行剑能达到高峰。高毅哲、高怀禄、魏啸狼、孙义、王天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雨行剑 精彩章节

  却说众门派派人围攻曹翰成,曹翰成危急之下创下【行天快拳】,众人便被杀的仅剩十几。这些人欲逃跑之时,但见杨如超手持长槊,怒气冲冲,欲将其处死。这些人已身负重伤,且没了兵器,杨如超这一番阻挡,众皆失色。曹翰成奇道:“哼,原来是杨如超你这家伙遣人行刺,现在要将其伏法,真是为人太过狠恶。”杨如超不理不睬,只道其提起长槊,杀向众人。一人先做抵挡,也最先丧命。众人不敢拼命抵抗,只得与其周旋。

  便在此时,迎洪峰左侧山脚山洞方向传来一个苍老之声:“住手。”杨如超吃了一惊,望向山洞。但见一个约莫七八十岁老者,白发苍苍,胡须并不太长,面容苍老,慢悠悠地走向杨如超、曹翰成等人身边。待其走到众人身边后,大吼道:“这苍龙山迎洪峰是清净恋人的世外桃源之地,你等却在这里厮杀来厮杀去,毫不给这南山般山峰之脸面,刚刚是这群人围攻一个少年,现在又是你这毛贼持兵器杀向这些败逃之人,让我好不生气!”杨如超却不屑一顾,面容冷漠,淡淡地说:“你这老头,为何阻挡我宰一些个下人?”那老者怒道:“即便这些人是弟子,甚至奴仆,也不可如此,乱杀下人,还算是七尺男儿该做之事么?何况竟敢在这里厮杀,还不滚出去。”杨如超听到这“滚”字之后,大怒曰:“你这老贼,究竟是何人?竟敢惹我!”那老者此时见杨如超如此猖狂,却并不生气,说道:“老夫名曰蹇松,乃苍龙山苍龙派之掌门。”杨如超听到此话后便是大惊,心道:“这迎洪峰虽是苍龙山之峰,却不在苍龙派统治范围,但若在此地杀人,那对于掌门人来说岂不是犯了大忌?”便恭恭敬敬地道:“老前辈,在下知错了,我现在就带着这些人离开迎洪峰而去。”蹇松听到此话后,深感蹊跷,心道:“我会上你之当么?你们若出去,这些人还不是一死,这些人虽和我无亲无故,且围攻一个少年,但那是受人指使,我更是不忍十来个人就这样死去。”便说道:“你休想!这些人我会纳入弟子,让他们洗心革面,成为真正之武林英雄,不再心怀不轨,你不用将其伏法,我还会让他们都学会我苍龙派闻名武功,你还请回吧。”

  杨如超心里甚想杀了这些他眼中的“无用之人”,虽那日燕山寨刺客自己打起来甚显吃力,但那是身中**,今日宰一些人心中也能痛快,况且他们已身负重伤,宰他们是何等容易?若真让蹇松带走,日后这些人带上苍龙派弟子一起围攻我来复仇,那是对自己是何等不利?想到这里,便“哼”了一声,说道:“蹇老头,休要阻止我,若你真想在我手下救人,那就先吃我一招。”蹇松心中只道这人竟如此大胆,真是又气又恼,便吼道:“你既想同老夫过招,那我就奉陪到底。”说完此话后,便手掌运起内力。杨如超持起长槊,猛地刺向蹇松,蹇松不慌不忙,一掌击去,打的杨如超虎口震开,飞出数丈之外,鲜血直流,长槊早已被抛到一旁,蹇松这一掌,却仅仅用了一两成功力。周围十来个人,包含曹翰成在其中,早已看的目瞪口呆,心中不由得暗暗称奇。杨如超奋力站起来,身体还略微哆嗦,只道曰:“老……老前辈,在下…多有冒犯,还求老前辈不要放在心上。”蹇松面带笑容,说道:“你尽管去你的就是了,人我留下。”杨如超此时又怎会管顾那些人的性命?只求自保,便好似一瘸一拐的捡起长槊,离开苍龙山,显然受伤不轻。

  曹翰成走到蹇松身边,道:“蹇老前辈,你竟如此了得,在下见识了。”蹇松望了望曹翰成,笑道:“小兄弟,你刚才不肯服输、坚韧不拔的毅力,以及使那快拳的武功,我皆看在心中,但我可做判断,你身上受的那几处伤痕,显然不轻。”曹翰成说道:“劳烦老前辈挂念,并无大碍。”没等蹇松发话,山洞边便传来一音:“师傅,这些人怎么安置?”但见此人年龄约莫四十,走向众人旁,蹇松说道:“孟儿啊,这些围攻这位少年之人,你带回派中去吧,我同这位小兄弟再道几句话。”这中年人名叫岑孟,乃蹇松众弟子之一,是蹇松较为信任之人。只听岑孟说道:“师傅,这些蒙面负伤之人您真要收为弟子?”蹇松笑道:“自然是真的,我蹇松岂能言而无信?”说完便教岑孟带着这十来个人回苍龙派。

  等岑孟和众人离开迎洪峰之时,蹇松对曹翰成说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曹翰成便坦诚相告其名姓。便在此时,曹翰成忽背后剧烈疼痛,险些摔倒,已站立不稳。蹇松急忙凑近,按住曹翰成脉搏,忽然发现其脉络甚为不稳定,已然是身中剧毒,便神态严肃,略微不忍地说道:“翰成,你后背那一处伤口身中剧毒,一定是被毒兵器所害。”曹翰成心中一怔,说道:“怪不得甚为疼痛,看来我…我命至此便了结了。”蹇松说道:“翰成,你莫要伤感,那贼人断然已被你击死,你调过头去,让老夫看看你的伤势。”曹翰成答允,便调向后方。蹇松将他上衣一提,望见那似三角的口子,恍然大悟,便让曹翰成调头回来,说道:“这是傲狼派【影毒枪法】,甚为狠毒,怕是凶多吉少。”

  曹翰成虽不惧死,仍甚为恋世,说道:“可惜,没和如玉结为姻缘,长相厮守。”蹇松极是同情,说道:“翰成,老夫定会竭尽全力,为你疗毒。”曹翰成说道:“老前辈,此等毒招,还能疗愈?”蹇松说道:“这虽为剧毒,但老夫功力还勉强算上深厚,可试上一试,一会我使内力为你驱毒,你要忍住伤痛,同时同我一起运力,争取将毒驱散。”曹翰成答允。蹇松和曹翰成皆盘起双腿,开始运起内力。蹇松曾为江湖不少人士疗过毒伤,且内力极是无人可敌,于是运了【苍龙驱鬼炎】及【神龙治水】之内力,尽力拍向曹翰成。曹翰成此时伤痛、炎热、酷寒相结合,甚为难耐,也以竭尽全力以真气驱毒气。

  如此过了一刻,曹翰成背后伤的伤口已全部愈合,但剧毒仍没有驱散干净。蹇松说道:“翰成,你身上仅有此处毒伤,却受伤之处不少,待我为你试试续骨、治伤之法,你身上伤口应该可以尽数愈合。”曹翰成大喜,连忙道谢。曹翰成身负之伤,其实不止今日受的这几处,半个多月前,曹翰成与杨如超在苍龙山决战之时,其右臂曾被刺一槊。但不想让家父及众叔伯知道,所以便每日去集市、离家之时,用纱布包扎。今日,右臂又受了一刀,好在蹇松功力深厚,为其治伤。蹇松道:“翰成,你的臂伤多达两处,而右臂之上显然是身负已久,可却没有认真治疗,以至于现在还没有好彻底。今日你又受了左臂、后背二伤,及身体上下不少小伤,需及时救治。”说完蓦地双手排地,往腰上拿出两瓶短小之物。一瓶名曰“清心膏”,一瓶名曰“黑霆疗骨散”,皆为当代治外伤良药,当下蹇松拿出,均为曹翰成所用。

  片刻后,曹翰成全身上下身受之伤已皆被蹇松疗愈,可蹇松却叹道:“咦!翰成,你外伤虽好,内伤之毒却无法疗愈彻底,会时不时身上痛苦难耐,均是适才那贼人害的。这等毒伤,虽不致死,却当真无法愈合,别说凭内力治好,就是当代任何名医,也无法使你完全康复,便是发毒之傲狼派,也无解药。怕是除了已故碟仙胡青牛,无人可治彻底。当年张无忌大侠重振明教,威震武林,他也是用药如神,只是这些年来了无音讯,怕是已逝世已久。”曹翰成听到师傅的名字,甚感喜悦,想要说出自己正是张无忌之徒,但张无忌已退隐江湖,下落自是不便透露,况且便是说出了,蹇松怕也不信。遂向蹇松鞠了一躬,说道:“蹇前辈,翰成不才,受此重伤,让您帮忙医治,不知该怎样道谢,只盼日后还有相见之日。”蹇松奇道:“怎么?小兄弟要走了么?”曹翰成说道:“嗯,老前辈,我方才受那群人包围,现在已脱身,伤口也已无碍,现在逼近晌午,需尽快回家。”蹇松虽舍不得这位侠义之士,但又怎能强留?便拿出一块令牌似之物,递给曹翰成,说道:“翰成,这块令牌名叫‘青龙绝命牌’,见令牌如见老夫,若有不法之徒,你便来到苍龙派,众弟子均归你调遣。还望你收下。”曹翰成心中不解,道:“蹇老前辈,您救了我的伤势,是我亏欠您,我并没帮助您什么,您又为何要如此大恩与我?翰成甚为过意不去。”蹇松笑道:“翰成啊,江湖人心险恶,你这等侠义之士我甚是喜爱,见方才那贼人虽被我一掌打败,但我感觉的出其武功不差,况且能调出如此多之人,可见不是泛泛之辈,你定要收下此令牌,就当是交个朋友吧。”曹翰成听到这话,也不好推辞,只得答允,遂离苍龙山而走。

  正是:天势不意未招拆,反被枪毒负身带。

  幸逢高师为之治,又送青龙绝命牌。

  曹翰成回到曹家之后,但见曹家红气满堂,张灯结彩,仆人们也都敲锣打鼓,似大喜之日一般,曹翰成甚感不解,不明发生何事。

  毕竟曹家发生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雨行剑状态:完结作者:夏侯孟枭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曹家后裔之人的故事。他手拿宝剑,认识了英雄豪杰,通过她坚强的毅力,顽强努力拼搏。家乡暇事、燕山追剿、江湖生活、勇敌段挺……从一个懵懂无知少年,一步步走上顶端,完成4了最终使命,成了绝代英杰,使雨行剑能达到高峰。高毅哲、高怀禄、魏啸狼、孙义、王天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