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八回 杨如超遣人暗杀 曹翰成自创神功小说

第八回 杨如超遣人暗杀 曹翰成自创神功

来源:言情文学 时间:2021-02-23 08:16:32
雨行剑状态:完结作者:夏侯孟枭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曹家后裔之人的故事。他手拿宝剑,认识了英雄豪杰,通过她坚强的毅力,顽强努力拼搏。家乡暇事、燕山追剿、江湖生活、勇敌段挺……从一个懵懂无知少年,一步步走上顶端,完成4了最终使命,成了绝代英杰,使雨行剑能达到高峰。高毅哲、高怀禄、魏啸狼、孙义、王天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雨行剑 精彩章节

  却说曹翰成杨如超二人在空中正拳打脚踢之时,似远且近之处传来一音。曹翰成听出此音乃杨如玉所言之语,遂弯头转目。趁曹翰成分神之时,杨如超朝着曹翰成斜踢一脚,正中曹翰成左腿,将其打向二丈之外。杨如超发的这一脚酷似曹家北腿腿法,对付曹翰成显然是班门弄斧。但曹翰成分神,所以被杨如超踢飞。

  杨如超见到此状,一阵阴笑,直身下地,奔向曹翰成,提起长槊,没等曹翰成挺立起来,这杨如超已用长槊将其威胁住。杨如玉见状娇声大喝:“二哥,莫要伤了曹大哥,他可乃我等救命恩人啊!”杨如超冷笑道:“我管他是什么人,得罪了我杨如超就是将死之人。”说毕举起长槊挥力刺向曹翰成。曹翰成匆匆躲避,杨如超连连重刺。终于曹翰成稍加松懈,加上刚才被踢一脚的伤痛,被杨如超刺中了右臂。曹翰成强忍住伤痛,奋力站起,怎奈杨如超又是一槊,曹翰成本想挺身站立,此时却来不及躲闪,眼见曹翰成被刺中之时,忽一缕紫色光波飞来,正中杨如超长槊。杨如超完全预料不到此击,便叮当一声,长槊落地,险些摔倒。用此技者,正乃杨家长女杨如露。杨如露武功远不及杨如超,但这招属于偷袭之攻,杨如超自然躲闪不及。杨如玉见杨如超长槊脱离曹翰成,便急忙去搀扶曹翰成。刚才杨如露所发之技,乃【飞幻冰紫术】中的【飞幻冰紫击】。这【飞幻冰紫术】共分三招,为【飞幻冰紫击】、【飞幻冰紫移】及【飞幻冰紫斩】。说起此三招的创始者,则要追溯到杨家数代以前。在几十年前蒙元之际,杨家之主名曰杨邱,此人武艺超群,在江湖颇有名望。其妹名曰杨婷青,也是武功高强,乃巾帼不让须眉。其独创下此三招,并作了一本极薄武功秘籍【飞幻要术】,待其继续创招之时,却惨遭元兵黑手,遗留下这薄薄的未成册之书。

  当下杨如超被受此击时,勃然大怒,捡起长槊,待往杨如露身上刺之时,却是长姊。杨如超大惊,见三妹、长姊都来到此地,心中甚恐家父也来。杨如超说道:“姊...家父可来到此地?”杨如露说道:“来了。”言语中含带批评、讥讽之意。杨如超双眼瞪直,脸上血色尽失。正在此时,杨纳虎从山峰拐角处走来,来到杨如超等人身边后,大肆痛骂杨如超:“你这小兔崽子,竟不识好歹,来与翰成兄弟拼命,他可是我等救命恩人,你该当何罪?”杨如超颤抖道:“父...父亲,孩儿知错了。”杨纳虎大怒道:“一句‘知错’便可?那日你杀孟天之时我拿你不得,原谅了你,此事你不磕头向翰成兄弟认错我断然不可放过你!”杨如超听后大叫道:“爹,不过是和他较量一下,何言如此大错?我又没杀了他。”杨纳虎听到此话更是怒火升起,蓦地给了杨如超一巴掌,说道:“你这狗崽子,只是较量一下?你二人以死相抗不说,你竟违我家规,用了那【阴浊乱麻击】!”杨如超受了一巴掌,本想与杨纳虎争辩,听到【阴浊乱麻击】五字后大惊,万没有想到父亲竟会知道自己发了那一击,便一字也道不出来。杨纳虎接着说道:“我等三人早早地便来到了这里望见你二人在此打斗,硬是没让如露如玉前去阻止,看看你等二人要打到什么程度,却断然没想到你竟用了家族禁招!”杨如超此时已争辩不得,仅能连连道歉。杨纳虎说道:“一句歉意便可弥补?还不向翰成磕头谢罪,问问他会饶你罢!”杨如超甚感不悦,无可奈何,仅能来到曹翰成面前,待杨如超欲双腿跪地之时,曹翰成说道:“万万不可,若你真心实意明白自己过错,又何必要行这卑躬屈漆的片面之礼呢?我曹翰成不是个虚伪之人,不会表面上与你以死拼命,在杨伯伯面前却假意原谅,你若能像曹操英雄一般,知错改错不认错,便算是真正英雄,到时我再原谅你不迟。我自然也有过错,所犯错误不小,若杨伯伯见我言语过激,憎恨我,我也心安理得。”就在这时,杨纳虎忽一下奔到杨如超、曹翰成面前,说道:“翰成啊,我怎会憎恨你呢?你说的话在理,这小子罪孽深重,且次次不知悔改,平常时候我饶他也就算了,但此时我绝不会饶他,他用了家族禁招,不跪地,也要承受我掌上这一击!”说完便运起内力,打了一掌杨如超,又向曹翰成道了个歉,便离苍龙山而去。杨家四人离开后,曹翰成又思考良久,才意识到自己与杨如超以死抵抗为千不该、万不该,太过冲动,又想起了杨如玉,不禁仰天长叹。半晌后,曹翰成才离开苍龙山。

  且说杨家四人回到家中之时,杨纳虎再次勃然大怒曰:“杨如超,你这逆子,说吧,这次该怎么惩罚自己。”杨如超面容失色,颤抖地道:“爹...爹,还请您放过孩儿。”杨纳虎蓦地左腿震地,道:“还想让我放过你?不让你自断筋脉,自废武功,已经是留情面了。”杨如露、杨如玉听后,甚感惊讶,皆帮忙劝说,杨如超更是脸色尽失。杨纳虎深知让杨如超闭门思过已完全不顶用,让他自断筋脉更不是办法,自然也更是不想让他再闯祸,这杨如超犯错虽多,但平时杨纳虎却对他宠爱有加,且曹翰成也无大碍,只得愤愤地道了一句:“你这兔崽子,这次且饶了你,但你罪孽深重,必须去屋中闭门思过一晚!”杨纳虎虽如此说,然而午时已过,不过几个时辰便晚了天色,实际与平时无甚区别。当下杨如超听到此话,心中大喜,说道:“谢爹爹宽恕孩儿。”

  且说曹翰成回到家中之时,曹韧石说道:“翰成,你这半日去往何处了?为何过了用午膳之时还不回来?”曹翰成心中自是不愿透露与杨如超对打之事,但当时也无言可应对,仅能沉默不语。片刻后,曹锐刀出了屋中,对曹韧石说道:“罢了,想必是翰成去寻昨日那在曹家门外鬼鬼祟祟之人去了。”曹翰成也不知该说何话,仍沉默不答。曹韧石对曹翰成说道:“翰成啊,我仅是担心你,不要想坏,只盼你下次不要去如此久了。”曹翰成说道:“二伯是我的至亲之人,我怎会怪您?我自会谨记二伯之言。”曹锐刀说道:“翰成,饿了吧,随我进屋用膳吧。”曹翰成答允,心中露出欣喜之情,他与杨如超死拼半日,腹中甚是空虚。待三人进屋之时,曹锐刀猛然感觉到曹翰成内力虚弱,便轻声道:“翰成,你究竟与谁过招了?怎内力这生薄弱?”曹翰成无可应答,仅能道了一句:“孩儿同一个杀人恶霸过了几招。”曹锐刀听此话后,自是满肚疑问,但也没问,就同曹韧石、翰成回屋。

  翌日,杨如超再次来到集市闲逛,他忽望见曹翰成也在,其正在街上小摊挑珍珠首饰,不难看出,那是为杨如玉所买。杨如超好不惊险地才在父亲手爪中无险而出,若再次同曹翰成打起来,便甚是不便,便也不理他,独自闲逛,悠然自得,似无事人一般,也无皮无脸,时不时走到曹翰成身边,用手抚一边首饰,望一眼曹翰成也就走了。曹翰成也对他不理不睬,自己挑自己的。翌日,二人又在同一时刻来到集市,谁也不理睬谁。

  如此过了数日,杨如超已望到曹翰成日日来集市,也不一定会购首饰,时不时地买些小菜小饼,且不佩兵器,便有了一个念想:刺杀曹翰成!

  接下来十几日中,杨如超走访江湖各处自己熟悉的门派,说是拜访,实际上是威胁。其弟子虽众,但杨如超只道:“不听我言,我便用【阴浊乱麻击】宰了你们!”其实,杨如超固然厉害,这些门派也非泛泛之辈,但谁都甚惧这【阴浊乱麻击】,于是,常常乘风作恶的傲狼派、丐帮主心骨杆子帮以及闻名江湖的崆峒派等等都点了其派二流高手,有的门派一两个,也有的稍多,乃至七八个。如此算来,共有三十多个二流的高手人物听从杨如超使唤。杨如超告与这些人:“这曹翰成小贼每日辰时二刻左右会在保阳郡南方隆姜集市活动,明日到那时,汝等便蒙面去当地埋伏,至于怎么收拾他,就是你们的事了。”众人答允。

  翌日辰时,众人持着刀,便在集市旁丛林埋伏。果不其然,曹翰成

  果真来此。只道众人中仅一人没有蒙身蒙面,而是穿成一副书生模样。他对众人说:“你等先去附近苍龙山埋伏。”众人唯令是从。显然这人资质甚高,有掌门人的分量,似大门大派弟子。这人走到曹翰成身边,一脸伤感之模样,道了一句:“这位爷,看您貌如潘安,面容微冷,是一名大侠之风范,我家老母与我爱妻落入苍龙山贼人之手,还请大侠一助。”他此话一出,竟留下泪水。他道此话,乃是错漏百出,这集市如此多之人,为何偏偏找曹翰成相助?仅是其相貌英俊,便可断定是一位武林高手?未免太过牵强。可曹翰成天生心软,听此话后也并无考虑其言之语是否属实,便应答一句,随他去了。

  到了苍龙山迎洪峰之时,曹翰成略感不对劲,这荒山野岭的,哪有什么贼人?再向前走时,蓦地想起刚才书生说的那句话,又望了望这周围气象,猛然察觉,大叫道:“不好。”但为时已晚,三十来个高手蜂拥而来,对曹翰成起了包围之势。曹翰成大怒曰:“还道贼人抢你母亲妻子,我看你便是那贼人。”言毕,便向一个高手虚发一拳,待其躲避之时,再迅速逃离。怎奈这群高手一个个都不是平庸之辈,刚冲出一人身后,便又来了数人挡住。这些二流人物,乃至稍比二流略强,比前些日子那些燕山寨土匪派出之人可是厉害的不下十倍。虽那些人也是不错之高手人物,但相比这些闻名之派的二流奇人,自是相差甚远。

  当下曹翰成见逃跑不得,便竭尽全力发出那掌握甚熟练的北腿。曹翰成一腿一腿的打,众人一掌一拳的挡。过了好一会儿后,不仅那些高手受伤不重,且曹翰成已极是吃力。曹翰成此时手无兵器,对打这些持刀持枪之人,乃是几乎不得。虽曹翰成腿法拳法甚为熟彻,但没有兵器发出内力真气,便是空手空拳,又怎打的过?曹翰成大怒之下,以极迅速之腿法撞向一人。那人用短刀在体内运出内力,极快地扔掉短刀,一掌击去。曹翰成无内力相挡,便险些被击倒,退后了一丈有余。这人用的这招,便是崆峒派之技【空言绝】。曹翰成自是认得,中了此招后当下醒悟,原来与自己对打的这些人正乃江湖上那些号称名门正派之人,便面带鄙神,冷冷地道:“原来是崆峒派的,我从小听闻这些所谓名门正派的江湖侠义之派,今日看来,也不过是一群鼠辈,浪得虚名,采用骗人技俩,且做偷袭之辈,哪一点不像那杨如超。比起我那昆仑派兄弟高毅哲,白虎派兄弟高怀禄,狮虎派兄弟魏哮狼以及他们所在之派的各位英雄相比,你们真是相差甚远!”这些高手不屑一顾,说也不说一句,直接持刀奔向曹翰成。

  曹翰成心道:“我这时若能用行天破之技,你们一个也别想安然无恙,乃至被我重伤致死。行天破以少敌众乃江湖首屈一指的招式,只是我现在没有行天剑,无法运力发动罢了。”说毕便用起南拳抵挡。曹翰成的南拳速度甚快,霎时间打到了十来个人之身,这些人皆被打得受了轻伤。那些人毫不顾江湖人士应以侠义为本,直接持刀蒙头乱砍。曹翰成迅速躲闪,怎奈乱砍者过多,蓦地一刀插入了曹翰成左臂。曹翰成“啊”了一声,拔下刀头,刺向一个身材魁梧之人。就在这时,一个体型微胖,身材矮小之人猛地持枪刺向曹翰成。因为这枪来的太快,曹翰成躲闪不及,便背后被插上一枪。众人见到此状,用力持刀拿枪又是一击,有的蒙头乱刺,也有的巧用内力。曹翰成眼见垂危频没之时,忽然使尽平生力气,迅速挥舞数拳,这些拳中,似乎还夹杂着内力。刹那间,砍向曹翰成的几个高手被震出几步之外。曹翰成身上已是遍体鳞伤,其中左臂和后背受伤最重,其见到此状,忽然突发奇想:“这行天破的内力随着行天雨行剑的剑法可发的威力甚大,而没兵器就只是空空如也的无用内力,但若配合南拳的神速,内力与拳法结合,前者可以一敌众,后者速度甚快,若真能合二为一,又会怎样?不妨试它一试。”遂运起行天破的不配合宝剑似乎无用之内力,运到两拳,又摆起“天狮拳”及“疾速拳”的姿态,蓦地奔向众人。这不发不打紧,试了这一试却效果甚佳,转瞬间,曹翰成双手挥舞的拳头速度快之又快,将甚多个流高手之刀枪震飞,【行天破】之内力及“南拳”之拳法运用结合,再伴着北腿的腿法,拳脚互补,霎时间,便把敌人打得找不到东南西北,死亡之人近二十个。余下的十来个见情势不妙,望风而逃。曹翰成见其逃窜,侠义之心又滋生而起,虽所伤之处还甚为疼痛,但也就放了他们。曹翰成刚刚所创之拳法,便乃后人屡屡以言语赞扬之盖世神功——行天快拳。

  就在这时,不远处走来一人,大吼道:“你们这些没用的狗东西,既然曹翰成不将你们宰了,那我就送你们一程。”说此话者,正乃杨如超。

  正是:穷途末路得义释,怎奈贼人再度来。

  有分教赞行天快拳神功:行天南拳双双俱,安畏二流数十人?

  盖世英雄不亦备,却逢俊才得奇功。

  毕竟剩余高手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雨行剑状态:完结作者:夏侯孟枭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曹家后裔之人的故事。他手拿宝剑,认识了英雄豪杰,通过她坚强的毅力,顽强努力拼搏。家乡暇事、燕山追剿、江湖生活、勇敌段挺……从一个懵懂无知少年,一步步走上顶端,完成4了最终使命,成了绝代英杰,使雨行剑能达到高峰。高毅哲、高怀禄、魏啸狼、孙义、王天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