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商场风云 > 国道上的酒店小说

国道上的酒店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商场风云

作者:孤迷偌

时间:2021-06-04

小说简介

国道旁边有酒店吗  

林成回到了一家国道上的酒店,在这里就仅有这一家酒店别无其他。这家酒店不但破旧不堪脏乱差,给人的感觉也是很阴森森。一共回到这里的人加出来七个人,女人三人,男人四人。虽然一早上的时间,就死了一个男人,没人明白谁是凶手,大家都深陷了猜疑之中......二十分钟后,在车子柴油燃尽前我终于到了,原来是一家酒店。酒店就在国道路边,没有停车场,面积不大的门口已经停了一辆白色的小轿车,我只好把车子停在国道边。我抬头看前面的酒店,这是一座二层的水泥屋,说是酒店,是因为它上面的木制牌子上独写着“酒店”两个字。牌子周围被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包裹着,借着酒店的灯光,我看到门口还停了一辆黑色的摩托车。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深夜里,“酒店”这两个字在红色霓虹灯的闪烁下,给人有种说不出的恐怖感,就像恐怖电影里面的场景一样。我苦笑一声拖着疲惫的身体走下车,推开酒店那道脏兮兮半人高的的木门。其实酒店的门是一道铁门,只是铁门往里面打开着,挨着铁门的外面是这道半人高的木门,很怪异。。……

《国道上的酒店》情节预览:

爱情是两个人的冲动,或者一个人的执着

“这里荒无人烟的,他怎么会死了”,那个迷彩服女孩看着我说,其他人这时候也疑虑地看着我。是的,这里距离最近的小镇都有100余公里。更何况这条偏僻的国道平时都不会有人来,除了亡命之徒。

“他死了”,那个妖艳的女人把探死者颈动脉的手拿开后,站起身冷冰冰的对我们说。我奇怪这个女人竟然没有哭泣,也没有惊慌,更没有那个年轻女孩对死人感到的恐惧。更让我奇怪的是,那个年轻迷彩服女孩听到这话后突然停止了哭泣,变擦眼泪边走过来和那妖艳女人站在一起。我看她身上那件宽大的绿色迷彩服跟她瘦小的身体很不对称,下身穿的一件浅红色的休闲裤,感觉很怪异。我们就这样看着死者,没有人发出声音。这样的气氛,让我有点意外,我用不察觉的眼神偷偷的看了他们每个人一眼。

“啊~~你们都别动”,直到那个西装胖子突然激动的喊了一声,她才闭上嘴巴。一边哆嗦地用手在西服口袋摸着什么,一边用发抖的步伐往后倒退,我们大家疑虑地看着他有点滑稽的样子。或许是因为过于紧张,一把黑色的手枪从他身上掉在了地上。这时候的我心都快要跳到了嗓子眼,大家似乎都跟我一样。就在大家怔住的这一霎那,我迅速从后腰上拔出了随身的手枪。几乎就在同时,我看到那个迷彩服女孩也从她后腰上拔出了一把手枪。对了,我好像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我的手枪弹夹已没有了子弹。还好,我记起来了,就在屋内发出第一声枪响的时候。

“休息还是住店”,年轻女孩冷冷的问。看到年轻女孩在问我,西装胖子知趣地向她后面的二楼楼梯走去。

国道上的酒店第一章 酒店

在南方一个靠近邻国一条国道上,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里。凌晨三点钟,行驶了一天的轿车马上就要没有油了,我的身体也快散架了,这让我很焦急。因为我知道这条国道平时极少有车子路过,幸好,我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个亮光,这给了我一丝希望。

“砰…”,一个巨大的响声从我左耳边传来,正准备打开房门的我吓了一跳。一个身穿白色衬衣的中年男人从走廊尽头的那个房间走出来,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气,圆嘟嘟的脸上流着汗,白色衬衣上的蓝色领带都被甩到了后面。半响,他才站直起来,双手叉在大肚便便的腰上,问我看什么看。头顶呈地中海的他,边说还边用胖胖的左手理了一下周边仅剩的一点头发,他左手腕上的手表在灯光下有点刺眼。看他这摸样,应该五十岁左右了。这时,我房间旁边的一个房间打开门,也并排的第五个房间,一个女人打开三分之一的房门。她在房间里面探出头,她看了我一眼后,看向旁边的男人。似乎在用眼神确认什么,脸上的充满了憔悴、慌张。

昨晚我最后见到的那个男人,此时斜倒在木桌旁,身上的白色衬衣有一半染红了血。他的头上右侧太阳穴处有一个已经快要凝固的血窟窿,身下流了一滩血,不过不在流动了。桌子上面有一瓶喝了一半的洋酒。应该是被枪杀了,我心里这样想,其他人或许也这样想着。

空气似乎太安静了,这样的气氛下,让我感到害怕。他们的镇定让我恐慌,也是我的意料之外,特别是那两个女人。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我用不轻易擦肩的动作摸了摸别在后腰上的手枪,还好手枪还在。不知道是因为我长得帅,还是我让他们感到恐惧,那个绿色迷彩服女孩直直地看着我的眼睛。这让我浑身很不自在,我讨厌别人这样看我,特别是这个时候。而我的脸在这个时候,却不争气地莫名其妙有感到火辣辣的感觉。那个妖艳的女人和西装胖子看到迷彩服女孩这样看我,或许他们认为是我杀了死者,他们两个用带着惊恐和疑虑的眼神同样看着我。西装胖子不知道是身体有病还是什么,全身在发抖。

“王毅,王是三横一束的王,毅是毅力的毅”,一位穿着名牌黑色西装胖胖的男人站在木桌前,笑呵呵的回答,说完还对木桌旁坐着的两个男人点头哈腰地笑笑,一副鞠态可供的样子。一边回答,一边用右手从西裤口袋内拿出手帕擦着额头上的汗,左手紧紧的拿着一个公文包,他的头发梳得很流滑。木桌旁的两个男人没有看他,其中一个翘着二郎腿一边抽着烟一边玩着手机,看起来二十多岁,一头染成红色的头发和他身上那件破烂牛仔衣很相配,我脑海里冒出了非主流男孩这个词。另一个双手放在桌子上,低着头似乎在沉思,看不出来多少岁,身上的灰色西服邹邹巴巴的,还有一些泥土,里面的一件蓝色圆领衣服上有着很多污渍。

“是…是…是跟我一起…睡的…..,但他不是我杀的…..我觉得是你杀的”,那个妖娆的女人因为紧张,结结巴巴地说。

“叫什么名字”,一个面容姣好的短发年轻女孩坐在一老旧的四方木桌旁,手上拿着一支圆珠笔和一个破破烂烂已经发黄的笔记本写着,对着前面的人问,口气中带着不耐烦。身穿绿色迷彩服的她,让我感到有丝不悦。

“现在,怎么办,要报警吗”,终于有人说话了,是那个昨晚登记在我前面的西装胖子,他用惊恐的眼神和试探的口气看着我们。没有人回答他,大家还是一样的站着,似乎没有人想要报警。大家只是互相观望着对方,眼神中都带有一丝惊慌。有人不正常死亡了,却没有人想要报警,这让我很意外。那个妖艳的女人昨半夜跟死者睡在同一个房间内,还做了让我想象血欲喷张的画面。此时,她的脸上却只是一副冷漠的样子,双手交叉在被衣服紧紧包裹着的丰满胸脯上,就像不认识死者一样。她旁边的那个年轻女孩,用冷冷的眼神观望着我们,跟她刚才的哭泣正了对比。她左手摆放在腹部的位置,右手往后放在后腰部,看起来动作有点刻意。那个红头发男在我左手边,他和我右手边的灰色西服沧桑男一样,都呆呆地看着死者的尸体,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那个西装胖子头在灰色西服沧桑男的右手边,用看不到脖子的头左右转动,惊慌地看着我们。

我打开一个情趣酒店的房间门,在昏暗的粉红色灯光下,有着一张粉红色的情趣床上。床下散乱地丢着男人的衣裤和女人的裙子,还有内裤。床上一条粉红色的被子正在蠕动着,一阵阵娇喘声从那被子下传来,还有嬉笑声。这对狗男女,我边想边气愤地走过去掀开被子。只见被子下一对男女赤身裸体地躺着,两个人用诡异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我,还有诡异的笑容。突然从他们的眼睛、嘴巴和身体快速地溢出鲜红的血液,血液很快就流淌到了地下,就快流到我的脚下。惊恐中的我转身准备逃离这里,这时女人发出恐怖的尖叫声。

我在下楼梯时就看到一楼的木桌边围着三个男人,三个男人像站岗一样整齐的背面正好挡住我的视线,我不知道他们面前发生了什么。昨晚开房给我的那个年轻女孩蹲在一楼楼梯口处哭泣,刚才就是她发出的尖叫声,我这样想。我赶紧跑下去,扒开那三个男人看发生了什么。

“二楼第四间房”,年轻女孩从桌子上的一小串钥匙分出一把出来给我,一边对我说。我接过钥匙后,往二楼楼梯处走去。

“二楼第三间房,今天真TM倒霉”,年轻女孩拿一把钥匙丢给西装胖子,看了我一眼后说道。西装胖子接过钥匙看到我进门后,点头对我笑了笑,我也对他微笑了一下,算是对应他。

“没事,厕所没有灯,有点吓人”,那男人边跟女人说边用手推开房门走进去。这时,我才看清楚这个女人,看她的样子,应该三十岁左右。精致美丽的鹅蛋脸上,有一对勾魂的丹凤眼,樱桃小嘴上涂抹了血红色的口红,漂亮挺拔的鼻子,一头盘向后方的秀发。皮肤白皙的她,身上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胸罩,胸罩盖不住挺拔丰满的胸脯。下身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裤,一双粉红色的低跟鞋,给人一种妖艳性感的感觉。不知道她是不是因为冷,感觉她的身体在发抖,动作有点僵硬。在男人关门的一瞬间,我似乎看到女人松了一口气。

“吱呀…吱呀…”,隔壁传来响动的床声伴随着女人轻轻的哼叫声扰乱了我的思绪。我准备打开床头的窗户,才发现这窗子是固定不能打开的。我叹了一口气,只好用手堵着耳朵闭上眼睛让自己尽量听不到这种让人血欲喷发的声音。但我脑海里此时却满是隔壁那女人的眼神,和她那诱人的酮体。窗外传来了打雷的声音,但没有影响到我。已经连续赶路三天的我慢慢的我睡着了,我太累了。

“啊…..”,在女人的尖叫声中,我惊醒了。我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解开身穿的浅蓝色衬衣领口纽扣,汗水已湿透了我的身体。半响,我才回过神来,只是女人的尖叫声还在继续,似乎是从一楼传来的,还有从二楼跑向一楼的脚步声。刚从恶梦中稍微有点放松的我,心中又是一紧,我想应该是发生了什么,我赶紧向一楼走去。在二楼走廊里,隔壁那个妖艳的女人正背对着我,紧张地透过窗户看着外面,她双手紧紧地抓着身穿的牛仔裤。今天她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衣,我偷偷地看了一眼她被牛仔裤包裹得圆实的屁股缝隙。看了窗户外几秒钟后,她才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后快速地向一楼跑去。好火辣的身材,我这样想着。走过窗户时我看了外面一眼,外面正下着大雨,马路上什么也没有。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商场风云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