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宫斗宅斗 > 家国日月小说

家国日月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宫斗宅斗

作者:木青原

时间:2021-03-27

小说简介

大明祖训:不和亲、不巨额赔款、不割让土地、不朝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一个最不像穿越众的穿越众。  无勇、无谋、怠惰、胆子小,更有甚者连历史也不很很清楚,更不明白在现代化,这样的一个穿越众,却成了一代奇人。  一个最像穿越众的穿越众。  有勇、有谋无论是刺客荆轲,还是千古一帝秦始皇,亦或是击筑作歌的高渐离,如今都已经化作一堆白骨,唯有滔滔易水河,依旧滚滚东去,默默的看着秦亡汉去,唐散宋灭…………。……

《家国日月》情节预览:

文章剧情曲折,跌宕起伏,吸引读者

  话一出口,在场大大小小的男人都盯着她,陈二丫斩钉截铁的说道“爹,明天咱们爷俩就出去逃难,官府总不能为了这点粮税满天下追,反正是个死,在外边在村里都是一个样。”

  拉车在前边走,非但懒偷不成,万一控制不好平衡,那一车粮食就会像座小山般压下来,自己这小身板哪里能经受得住,这种明显的亏不能吃,嘴上却也不能露怯“看在咱们一起穿越的交情,老子吃点亏就吃点亏,好活儿让给你,否则累死你个王八蛋,还得老子动手给你挖坑。”

  于得水坐在那里始终没说话,眼珠子上下左右乱转,伸直胳膊挡在门口,笑嘻嘻说道“先别忙收拾,我忽然有个主意,不知道能不能行的通。”

  于得水心里纵然不甘,可亲手把救命恩人往死路上逼,他却无论如何也做不来。

  无数的英雄豪杰、帝王将相,你方唱罢我登场,为了天下、为了皇位、为了留名青史,我杀你、你杀他、他杀我,河水清了红、红了清。这滔滔的易水河养育了无数的人,那滚滚的易水河也成为无数人的葬身之地。

  秦锋眼明手快,连忙伸手扶住,嗓子眼的话再也忍不住连忙说道“我答应你,这就去劝老爹暂时不要那批粮食。”陈二丫饿了两天,又一时发急,这才双脚发软,听了秦锋的话,心里顿时有了依靠“我就知道你是好人。”

  于得水闭着眼睛缓缓说道“三年多了,第一个秋天咱们两个都感冒了,吓得张初三又拜神又求佛,差点把坟都给咱们准备了。”秦锋说道“突然掉到这么个又冷又穷的地方,谁能适应?若不是遇到他,咱们两个不冻死也得饿死。”于得水接着说道“第二年你学会了种地,我跟着村头张大虎打猎,好歹日子能顺过来。”秦锋在旁揭短“你哪里是去打猎,分明是欺负大虎憨厚,人家在前边打到了,你过去捡现成的。”

  张初三仔细的把掉在地上的窝头碎末捡起来,认真的捡去土粒,见秦锋要去干活,顾不得挑净,都放进了嘴里,于得水一把拉住他,说道“让他去干吧,省得整天唉声叹气惹人心烦。”张初三见剩下的活不多,估计一上午就能忙完,心里盘算着邻居陈十七去年借自己种子,现在各家粮食都收完了,这债连本带利收回来,给官府的粮税就够了,剩下的足够老少三个度过这个冬天。当下点头,让于得水帮秦锋忙活,边吐去嘴里的土粒边拿着食盒走了。

  于得水说道“人家穿越无论托生到什么地方,好像很快就能得到机会,然后念两句歪诗,说些人人平等的废话就让所有人刮目相看,咱们两个三年却窝在这里种地、受苦,若是让众位穿越前辈、同辈、后辈知道,还不被他们笑掉大牙。”

  今年天冷的早,地里的庄稼得尽快收割,否则不要说官府的税收,就连能不能活过今年冬天都很难说。自从十年前老伴病死,三个身强力壮的儿子也相继饿死,活了六十多年的张初三对这一切已经麻木了,他只是活一天算一天,什么时候两眼一闭,这份苦也就到头了。

  远处的人影直起身,高声回应“您歇会儿,我再干一会儿。”人影心中暗想“天这么冷,那臭小子懒得要命,猫在被窝里肯定不愿起来。”可这话却不能说出来,否则张初三必然又要为他开脱。

  陈二丫见他跑得快,到也追不上去,恶狠狠的瞪着于得水,“就算想和他入洞房怎么样,你这个小王八蛋这辈子也尝不到女人的滋味。”

  每当秦锋要拉于得水起来干活,张初三总是伸出枯瘦黝黑的手挡住他“瞧瞧他那副身板,累坏了还得给他抓药,那药价贵得吓人,想当年我那婆娘怕三个儿子饿到,舍不得去抓副药,也不至于…………”说起他的婆娘,张初三泪水就从那沟壑纵横的脸上滚落下来“谁知她病死了,没两年三个儿子也相继饿死了,我对不起他们的娘,等我死了见到她,有什么脸去和她说话呦。”每当说到这些,张初三浑浊、木讷的眼中就会生出无数愧疚,还有一丝的恐惧。

  秦锋在前边提起车杆,回头对于得水大声喊道“臭小子用点力气推,要是像上次那样偷懒,看我怎么收拾你。”

  秦锋摇摇头“那岂不是辜负了这番穿越,咱们不比别人开国称帝、封王拜将,总不能过来当平民百姓。”

  她低声说道“我也知道你们等着粮食救命,但凡有一线办法,我也不能张这个嘴。我爹身体不好,下不料地干不料活,都指望我一个人,本想苦一苦,加上去年借的那些种子,今年能多收些粮食,多少能度过这个冬天。可听说南方乱了,今年的粮税又涨了几倍,结果今年收的粮食还不够缴税,如果还了你们,缴不上税,我们爷俩就会被官府抓起来,我豁出去,可我爹这个身子骨哪经得起折腾,这一下就活不成了。”

  于得水坐起来,狠狠的打了秦锋一拳说道“还不是你小子,告诉老师我偷钱她的钱,害得我被老爸揍一夜,一个礼拜不敢坐下,睡觉只能歪着躺。还有我前边那个小娘皮,看我跟看贼似的,如果不给她点颜色,我以后在学校里怎么混,那还抬的起头来吗。”

  秦锋并没动地方,眼睛盯着张初三,希望他那张木讷的脸上露出些回心转意,张初三额头上的皱纹瞬间多了许多,也深了许多,他别过脸不去看他们,站起来说道“得水,你也去帮忙,手脚麻利些,别耽误时间,然后回家和我一起把粮食收好。”张初三终究不忍心,走到门口又说道“十七兄弟,咱们晚上到家里一起吃顿饭吧,这么多年邻居,也算给你们送行。”

  秦锋见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想了想说道“要不这样,咱们还有些存粮,省着吃说不定就能过冬,万一不够再向他们讨要,大家邻居这么多年,要不是逼到份上,他们也不会这样。”陈十七很不高兴的说道“我这么大岁数,那粮食够不够还算不清楚?大冷的天,咱们没粮,他们家难道还能剩下什么吗,到时候要什么去,你赶紧给我滚回去,把打回的粮食都收好,一会儿要是下雨,咱爷们也别要什么账,直接饿死算了。”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宫斗宅斗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