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神话 > 杨风柳絮小说

杨风柳絮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仙侠神话

作者:成康岁月

时间:2021-02-22

小说简介

本故事以南朝为背景,上承吴朝杨族之治,下启南宋张氏之世。在那群雄纷争,日月暗淡愁云蔽,江河碎裂昆仑羞的岁月长河里,惊涛拍岸卷珠涟,腥风血雨洒人间。多少英雄豪杰尽归时,无数平民百姓化冤魂,乱臣贼子亦留尸凡间;人生少顷,繁花凋落,人生苦痛本一遭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杨风柳絮》情节预览:

男女主的校园时光,也是他们的甜宠时光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石破天大叫一声,恶狠狠地骂道:“狗娘养的!往哪里去!给老子去阎王殿上报到!”说罢,一手把班头往地上使劲一扔,一手持偃月刀往腹部一劈,可怜了班头在半空中便散作了两截,血肉模糊。小卒们见此鬼神惊这么一出,吓的腿脚软麻,哪里还有力气逃跑,纷纷跪地求饶,“爷爷”“大爷”的叫唤着。这时孙耀祖、丘道长人马亦赶到,孙耀祖也不心软,一步大上前,手起刀落,砍下一个小罗罗首级,其他弟兄纷纷刺砍劈斩,不一会儿就结果了这一小队人马的性命。血水染地,马声哀鸣,光复会的兄弟草草处理了现场,也紧跟公孙复马蹄印而来。孙耀祖道:“这一小队人马来此搜寻,时间一久,冯延巳不见人马回去,必起疑心,率大批人马来追,我等赶快前去收拾埋伏于丹阳宫外,走!”这石破天杀的性起,哪里停的下来,还指望多杀几个过过瘾,于是说道:“还埋伏个甚?哥哥自去埋伏,我一把大刀冲杀过去,直接轻轻一刀,连同他带马砍成两截,再剁成肉泥给狗吃!”

  唐烈祖:“朕自登基以来,尊崇圣人遗训,以仁治天下,使民以时,收敛赋税,抚恤兵马,民富则国安,兵壮则国强。如今天下大乱,江河破碎,朕如今勤勉节俭,以身作则,望各位大臣以民为本,严于律己,解救百姓于水火,匡复我大唐江山社稷!”说罢,群臣顿首齐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起身而立,堂下秘书郎冯延巳上前挪步:“启奏陛下,自陛下登基起,以国事为重,礼贤下士,体恤民众,使我大唐王朝国泰民安,承继贞观开元盛世,实乃我等荣幸之至,臣等自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然陛下宅心仁厚,大赦天下,未免使心存侥幸者暗中勾结,以遗后患。臣以为为君者有所仁有所不仁,这杨根不断必有新芽……”“冯爱卿为国为民,有什么事改日再议吧。”唐烈祖知道这冯延巳话中有话,心中有虑,不便在这朝堂之上议论,于是当下打断。群臣也深谙此理,不敢多言,冯延巳虽意犹未尽,然碍于圣上威严,也就暂且退回。

  公孙复闻此一席话自知莽撞,羞愧不已,悲愤交加来到桌前,拿起酒杯,以酒浇在地上,祭奠死去的弟兄。孙氏难掩泪水,上前紧紧抱着公孙复。二人一齐下跪磕头,祭拜死去的弟兄,弟兄们泉下有知,也会保佑二人的。

  冯延巳整顿好兵马立即发号施令:“将王氏等人一干拿下!不可放过一人!快!”“是!大人!”几个头目领兵几路便朝王皇后所在处奔去。公孙复见此不敢再探头而去,心惊肉跳,孙氏亦心急如热锅上的蚂蚁,两人都不知该如何是好。危机万分,在这紧要关头公孙复颤抖着说道:“眼下只好先逃出城去,去找石大哥。”“可皇后娘娘交待务必让皇上见上孩子一面!”孙氏提醒道。公孙复也不敢多想,答道:“先回光复会再商量,事不宜迟!快走。”二人急匆匆赶往就隐匿于润州城内的光复会住址,不详述。

  夫妇俩贴深院敝巷而行,行不远处,便从不远处传来马蹄慌乱之声,踏声响彻,料想人马众多。公孙复同孙氏二人警觉,相视传神,下意识的停顿下来,轻手轻脚挪步到巷口与外对接处。公孙复拔墙微伸半个头颅张望那大道上,只见人马如洪,尘土飞扬,声势浩荡。为首的身披麒麟鎏金甲,头戴混元天煞钢盔,红缨轻飘,宝剑贴身,此人便是冯延巳冯大人了。冯延巳领命带兵驻扎在润州,今闻探子来报,被探子鼓说吹嘘了一番,正愁没有把柄将杨族人等一干拿下,如今大好时机怎能错过,就立马点兵带将动用上百人等浩浩荡荡直奔而来。

  王皇后装作病样,借着刚产下子嗣,身体虚弱,微微张开双眼也答应道:“哦,是冯大人啊。何故屈身来此寒舍啊?”冯延巳借机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又看这王皇后气息微弱,心想这王皇后常避不见人,又有探子来报,可是有身孕了。想毕,冯延巳一个急步上前,一把抓住被褥使劲掀开,王皇后裹着睡衣一代皇母竟如此毕现于众人。众人大惊,王皇后亦吓得尖叫蜷缩起来。杨琏见此忍无可忍,瞪眼竖眉,想要冲上前动武。冯延巳急忙拔出利剑,士卒亦举刀横握。齐刷刷刀剑相出,一时间杨琏的脖颈双肩已经围满了刀剑,动弹不得。

  两路大军包抄而来,步兵列乾坤八卦阵,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各有一路兵马,将孙耀祖等人团团围住。如今插翅也难飞了,孙耀祖大吼一声:“弟兄们!杀!”“杀!”一时间众弟兄持枪扫棒,舞剑劈刀,大刀阔斧,个个武艺超群,人人身怀绝技,你上我下,左攻右守,互相掩护,生死相依,也杀退了几列人马。可毕竟敌众我寡,敌逸我劳,敌静我动,敌强我弱,几个来回后也死伤过半,疲惫不堪。冯延巳见此大喜发令道:“活捉反贼!统统拿下!“只见八卦阵向内收缩,阵前方的兵卒手持丈八长矛,步步紧逼,将孙耀祖等人用铁矛围成一个圆圈。好汉们如今进又不是,退亦无路可退,挤成一团,手足相依,有几个好汉性子急,想要突出包围,只向前一步便被乱枪刺死。眼看长矛逼近,弟兄亦只剩下十几人,且皆身负重伤,鲜血直流,无力再战,为保全弟兄们性命,孙耀祖只能放下宝剑,瘫跪在地。小卒们伺机上前持枪锁住好汉们,拿来绳索一一将好汉双手紧缚押回润州大狱。

  孙晟本就跟宋启丘不合,心生妒忌,今见其独见圣上,必定是圣上求计于此,以宋启丘身为宰相必定规劝皇上以民心为重,不会加害杨氏宗族。而冯延巳虽与启丘相交,然政见不同,此等良机,孙晟心里思忖,我便以妇人之仁激他,既使二人不和,又使圣上疏远宋启丘,真是一石二鸟,于是有意靠向冯延巳说道:“冯大人。冯大人在朝堂上勇谏皇上,可谓贤良忠臣,孙某佩服之至啊!”冯延巳见孙晟谄媚,只当是取笑自己,回复道:“孙大人见笑了,冯某只是心直口快,敢言敢谏而已。”孙晟听此,知道冯延巳映射自己不敢言,忙解释:“冯大人误会了,我又怎么会取笑冯大人了。我是钦佩冯大人啊。”孙晟见四下无人,便进一步说话,“你我同朝为官,岂会不知陛下心中困结。如今天下四方割据,各地拥兵自起,身为臣子,处事为君,如履薄冰,稍有不慎,祸国殃民,不可有妇人之仁啊。如今杨族子嗣尚在,又受晋朝安抚,如需时日必将羽翼丰满,祸害苍生啊!”

  说罢,小道一转身正待要走,却被公孙复一把抓住道袍。公孙复性子一急,气的使劲往后一拽,再往右一推,小道重心失衡一个踉跄,“唉哟”一声跌个四脚着地,当下便哭了出来。这时吴道长出门瞧视,远远看见这边小道跌倒在地,急忙向这边喊话:“两位好汉快住手!快住手!徒儿年幼无知还请手下留情。”边说边一阵小跑上来。公孙夫妇见吴道长赶来,也对自己刚才鲁莽行为羞愧不已,不过眼下情况危急,难免乱了性子。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却说冯延巳追到王氏寝居,人马纷纷赶到。喜儿自掩房门而去后就来到门前守望风声,见大批人马将至,急忙赶回屋内告知王皇后:“不好了!不好了!外面大批人马赶来,也不知发生什么事了!”王皇后听此心如刀绞,心想千万不是公孙夫妇被发现抓了去吧,是福是祸,听天由命吧,吩咐道:“琏儿。大人来了也不去迎接大驾光临。”杨琏闻母如此说,也心里明白,几个兄弟擦拭眼泪,修理毛发出门来迎。

  皇后摇了摇头说道:“罢了罢了。当日皇上辞去,临别前再三敦嘱不可有二心,以免惨遭杀身灭族之祸。哀家所恸不在于今日粗茶淡饭,生活窘迫,而在于替我的几个孩儿生世惨淡,漂泊不定的将来担忧啊。”杨琏、杨璘、杨璆闻此一言,纷纷下跪哭泣,此时也不讲究什么名分礼数了,齐声“娘”“娘亲”的叫唤着,甚是感人。王皇后继续说道:“尤其是我那刚出生的苦命孩儿,一出生父亲便不在身边,如若被朝廷知晓,也不知是生是死。”

  这一日,公孙复协同夫人孙氏前来看望杨溥一家妻儿,依旧尊其为王皇后,行君臣之礼。原来这王皇后身怀六甲,已九月怀胎,近日便会产下子嗣。王皇后为掩盖身孕,遮人耳目,足不出户,以缠布包裹腹部,收紧腰腹,恐胎儿遭人迫害。公孙复待王皇后如主,便知晓皇后的难处,每派人前来打探,得知皇后将要产子后,急忙赶到皇后居所。三位前皇子早已守候,老大的也不过弱冠之年,名为杨琏。

  吴道长领着二人来到杨溥所居东房,行至一扇窄门前停下,以手相送说道:“这便是杨居士所居。”说罢,轻敲了三下门,里面传来故主熟悉的声音:“吴道长请进吧。”公孙夫妇听到杨溥一言,激动不已,感慨万千,千言万语说不尽,万般苦楚为见君。吴道长推开窄门,随着门吱声,光芒在屋内地上划开来一直展到了杨溥身旁。公孙夫妇巴望着屋内,目不转睛,眼看着门慢慢打开后门后杨溥渐渐清晰的轮廓,直到看清了杨溥那荡然平静的脸庞,再也无以强忍泪水,口中齐呼:“皇上!您受苦了!皇上!”

  此刻吴道长已手端盛有米汤瓷碗立于门后,闻里头言语激动,只好静待门外听个仔细。吴道长与杨溥相处多日,常日秉烛夜谈,深谙杨溥之难,眼下公孙夫妇紧紧相逼,他只好出来替杨溥解围,也好让二人罢了归去。吴道长推开窄门,打散了紧张场面,口中慈笑道:“米汤来了,我的小娃娃可饿坏了没有啊?只有我老朽给你吃这碗汤,别人也不管你,我可指望你以后可要报答我嘞。”说着快步上前双手捧着瓷碗递到小皇子的嘴前,公孙夫妇自知羞愧,不再出声,二人起身,孙氏端过瓷碗,谢过吴道长,亦慈母一般一点点喂这小皇子。小皇子自出生起喝过几口奶,便长久不沾奶水,如今有米汤来喂,也喝的“啪啪”出声,不一会儿就喝光了一碗米汤。孙氏怜子,掩埋的母性由然而起,见小皇子吃的欢快,方才的言语全然忘去,眉开眼笑着逗着小家伙,用温热的手掌轻拭小皇子嘴角边残留的汤汁。

  吴道长见这二人眼神哀切,言语诚恳,又见这小皇子嗷嗷待哺,甚是可怜,只好答应,说道:“杨居士早有吩咐,自修道以后,不见故人。贫道在此守候,不敢有违,本不该让二位求见,但父子人伦,顺应自然,若今日不让杨居士父子相见,有违天命啊。二位请跟我来吧。”公孙复同孙氏异口同声谢道:“多谢大师!”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风阁龙楼连霄汉,玉楼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丹阳宫内香火绵绵,丹阳宫外烟雾袅袅,麻雀啼鸣,飞雁归去,唯有这白杨寂寂守候。院中小道身服一袭道袍安详依着扫帚,向着东边煦煦斜晖望去,秋风扫落叶,弄散了原本相守在一起的枝叶。丹房内炭火灼烧,老道长一手托着二尺拂尘,一手内合,盘膝而坐。只见他双目紧闭,长眉细髯,口中念念有词。突然一枚枯叶飘进丹房,摇摇晃晃落在了道长的手心上。那道长静心修行,却被这死去的生灵打断了,于是睁眼低头而视,说道:“想必你有急事相告,贫道却无法参透天机啊。”说罢起身往东房而去。这东房便是吴后主杨溥平日居所,门墙蚁噬,蛛网缠结,实在破败不堪,没想到一代君主落魄于此,真可谓:

  烈祖听了宋宰相一席话,知道宋启丘是在宽慰自己,可心中的愁结还是没解开,只是叹了口气。宋启丘看出了烈祖的心思,又进一步解释到:“陛下大可放心,杨氏宗族虽受晋朝安抚,然其人并无二心,愿意归顺我大唐。臣以为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陛下可以一面赐官给杨氏子嗣,让其治理润州,一面派一员大将守卫左右。若杨族子弟治理有功,陛下不仅不该治罪于杨族,还要赏赐杨族子弟,这不仅体现了陛下宽宏无量的心胸,还赢得了任人唯贤的美名啊。如果杨氏族人有反心,陛下再派人前去擒拿反贼,昭告天下。无论如何您都不愧为一世明君,请陛下三思。”听此一说,烈祖如释重负,皱眉散去,欣喜之情溢于言表,赞道:“宋爱卿真是上天赐予给朕的在世诸葛,就依卿言。”两人相视而笑,此时福公公急忙赶进殿内。福公公:“皇上。外面冯大人求见陛下,已在外候着。”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仙侠神话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