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神话 > 云山孤客小说

云山孤客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仙侠神话

作者:云山孤客

时间:2021-02-21

小说简介

云山孤客情(诗)血红的云山一个人散散心孤独的,并不孤独的一个婉约的女子投我以轻轻地的眼光像红枫轻碰在秋草上的美丽而忧伤漫天落雪的冬天里独坐江亭静听风声轻轻地的记忆那昙花般的浪漫邂逅玻璃窗武侠环境,展示情感之曲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云山孤客》情节预览:

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云山孤客(小说)云山琴者背着琴,穿过河流,我又攀上了云山。我是黄泉,一个孤寂的男子,日复一日地前往云山弹琴。攀过瘦削笔直地山脊,视野便开阔起来。云山顶上,枫叶飘零,满山血红,忧伤的秋在度吹枯了草,染红了山。我坐在往昔的青石上,忧伤的其茂乐便从指间流出,东其茂的音乐我弹了三年,他的乐总是表面欢乐无比,实则像他成熟而孤寂的嗓音,华美下面是忧伤在咆哮。一琴者告诉我,当你能弹出东其茂的悲伤时,你便注定悲情一生;当你能把乐的忧伤完全盖过伪装的欢乐时,你则真下领悟了他,身心皆碎。血红的枫叶飘在我丛杂的发上,悲痛又无端加重。柔姬鸟欢快地唱着,泪水却止不住奔流下来。这血红的秋,染红了我整个记忆。碧落-黄泉那些年的秋,我和碧落是多么喜欢到这云山来。把爱意融入到彼此的心里。阳光顺着红枫轻飘下来,化作霓裳披在我们的身上,地上是柔软的枫叶。碧落静静地躺在地上,眼角弯弯,嘴角轻扬。用她那美丽如花的脸静静地看着我,倾听我为她写的歌,那样的美好终究是在我指间流过,流过。我此生的快乐似乎都定格在那刻,血红的云山只能给人血红的回忆。云山流传着一个美丽的传说,当天作之合把彼此的爱完全交融在一起时,云山血红的季节,他们的音乐将会引来云山中最具灵气的柔姬鸟与之伴舞,和歌。碧落躺在叶上仰望天空,和着我弹奏的柔姬曲欢快地歌唱,灵乐在跳动,欢乐在沸腾。那样的欢乐,在这红海中织出一片无忧无虑的天地,能将百年伤痕愈合,千尺寒冰融化。“泉,我们是最完美的天作之合吗?”“是啊,你是云山最温婉美丽的女子,而我被公选为“云山之喉美儿郎”,更重要的是我们深深爱着对方。”“那你也歌唱吧,我爱听,柔姬鸟会听到,然后和我们一起歌舞,嘻嘻”“肯定会的”碧落依旧躺在那里歌唱,笑靥如花。柔姬鸟并没有来,引来的却是罪恶的毒蛇,它悄无声息地滑过来,齿在碧落的脸上一碰。这一微小和动作,却足以毁掉我和碧落。碧落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我的琴砸向毒蛇腥红的三角头,碎成几段,那十恶不赦的魔竟逃了。我疯狂地吮吸碧落的伤口,把那黑色的汁吸进,吐出,喉里是烈火焚烧的痛,脑里空无一物。当采药人把我拉开,我重重地倒在了血红的枫叶里。当我醒来,云山药王说除非奇迹出现,否则我终身难在言语。我跌跌撞撞奔向碧落家,一片片撕碎声从门缝里射出。门缝里,我看到的是一个碳黑而浮肿的肉球“脸”。曾经的白皙秀丽已然消逝。悲伤刺进了心脏,疼得我泪水奔流,我跑到黑暗处,任凭刺耳破碎的声音在我嘴里狂啸,让悲伤奔腾成河。不管碧落变成什么样,她依旧是我最爱的人,我再度跌跌撞撞奔向碧落家。但当我看到她的脸时,忧伤再度再刺进了心脏。碧落看见我便静了下来,盯着我的眼,眼里无限的忧伤便交汇在一起。“泉,你在为我悲伤么?不。。。。。”碧落又昏了过去,我抚摸着她的脸,回想云山药王的话,“把她身边的利器,美丽的东西都藏好,千万别让她过度悲伤,否则后果难以设想。”我决定不再当着她的面看她,不能让我的悲伤被她看见,她会更悲伤。碧落除了我谁也不见,每天我都去为她弹琴,弹那些为她写的歌,弹《柔姬曲》。虽然云山最具灵气的黄泉音已再不会出现,但因为是我的琴曲,碧落会静下来,看着我,似乎像往昔一样。而我也始终不敢在她面前看她,我怕眼里悲伤的剑锋会刺伤她。时光在琴音里流过,碧落不再寻短见,可她始终没说一句话,只是太过安静地看着我,也许是我不能说话的原因,我这样想。我仿佛能听到她思考的声音,觉得我们不用言语依然能读懂对方。可当她静静地看着我思考问题时,我的琴音偶尔会有些许杂乱,这让我隐隐有些难以理解。我也恢复了些元气,可当我在暗处看到碧落碳黑而浮肿的“脸”时,悲伤便直插进心里。我曾在碧落唯一熟睡的那个夜晚轻抚她的脸,强忍撕心裂肺的痛,默默流泪。我不会让她看到我眼里的悲伤,我不能让她感到悲伤。我把碧落身边美丽的物件全放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尽管我早已没了“云山之喉美儿郎”的风采,可还有着天然的俊美,这让我讨厌。我曾想毁容,就和我爱的碧落一样了,可她肯定会悲伤欲绝。于是我不露痕迹地让自己平凡再平凡。无数碧落当初的追求者,投以我幸灾乐祸的眼光;而无数我的爱慕者,盯着我杂乱的胡茬散落的发,惊异地久久不愿相信,听到我喉里咕咕的喉音,便大声怪叫像触电一样,跑远了。云山人为我扼腕叹息,而我不在乎,我只在乎碧落,只要我们能在一起,已很好。碧落的窗又印上了云山的血红,鸟儿在窗外啼啭,柔和的阳光洒进来,混和在我的琴音里。“泉”,琴声嘎然而止。这是碧落第一次说话,声音略微嘶哑,却依旧如柔姬鸟般动听,我习惯性地低头,“嗯嗯““泉,你已经一年没有看我了!”“咕咕”,我喉里只有这破碎之声。“黄泉!”我努力抑制悲伤,试图伪装平静,缓缓抬起头,可悲伤的剑芒刮过了她的眼,晶莹的泪珠便从乌黑的脸上滑下。我们静静坐着,任阳光在泪眼里爬动。“泉,其茂乐吧”我点点头,拔弦。往昔我们在一起时,从没提过其茂乐,那太悲伤,可现在。。。。“这乐看似欢乐无比,实则无限悲伤,就如人生,在无尽美丽处潜伏的却是致命的伤痛。黄泉,看来你真正懂得其茂的悲伤了,都怪我伤透你的心。。。。”我俯身,唇紧贴在碧落的黑唇上,她不再说话,终于嚎叫大哭。残阳送进血红的光,其茂乐欢畅地流淌,传达出无限悲伤。我的手指在疼痛,碧落在哭泣,其茂乐下的忧伤不断飘荡,泪水冲刷着脸颊。微阳再次出现时,碧落要我看她,我踌躇着,不敢再让她悲伤,药王的话不停在耳中重复。“黄泉,看我。难道你不爱我了吗?”碧落隐忍地叫着。我猛抬头,正欲掩藏悲伤。“嗯恩?”我咿咿呀呀起来,不用悲伤了。因为碧落的脸竟自红润起来,浮肿已不见了。她穿上了最美的衣裳,玉立在我身边。是药王治好了她的病,还是一夜的泪水冲淡了乌黑?是药物医治了忧伤,还是忧伤可以医治忧伤?“泉,云山血红了,你带我去。”碧落不顾我的狂喜,淡淡地说道。我呆呆地看着她,隐隐有些不安。“黄泉,难道你真不爱我了么,我说什么你总是照做的呀,难道。。。。”轻轻捂住她的嘴,琴上身。我抱起她迎着晨曦,走向血红的云山。万鸟和舞云山顶上,轻轻放下碧落,坐在岸边的青石上,看她在红枫上轻轻踩过,依稀有当年的丰姿。我弹起了《柔姬曲》碧落便轻舞在风中,片片落叶飞舞在她身边。当金轮再度拔云而出,金灿灿的阳光便照在碧落飘动的长发上。“上穷碧落下黄泉。。。。。。”动听的碧落音在林中响起,万千柔姬鸟轻舞而来。在林外,在林中,在碧落的身旁轻舞着,轻和着。彩云,柔光,柔姬鸟,碧落轻舞的身躯,天籁的歌音。。。我看着这一切,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甚而超越了从前。我们以是云山最完美的天作之合。夕阳来临,万千柔姬鸟散去,碧落站在我身旁。清冷的秋风,吹得人不禁寒颤。“泉,其茂乐,好么?”我诧异地看着碧落,歌舞后的她已是美丽至极,超过往昔。现在怎么要听此掩藏无限悲伤之曲?“黄泉,你真的不爱我了。。。。”我用目光制止了她,拔动琴弦。其茂乐便欢畅地流淌,带不出一丝忧伤。“泉,你是爱我的,你是爱我的!从你眼中完全可以看出你是爱我的,对吗?”我使劲点头,微笑地看着她。“我现在美么?”“嗯嗯”“那你趁现在多看几眼吧。”对望,微笑。“你看那只柔姬鸟,她就要死去了。她们有十年的生命,却总是在六岁最美丽的时刻,拼尽精力,跳出最美的舞,歌尽最动听的曲,最后精竭而亡。宁愿把最美的一瞬永远留在尘世,也不愿苟活。”我微笑地看着她,其茂乐流出的依旧只有欢乐,她的眼里却仿佛掠过一丝犹豫。“泉,你真的爱我么?”“嗯嗯”“可为何你现在才肯看我呢。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啊。虽然现在我变美了,可还是会老的,会像我生病时那样丑,那时你还肯这样看我么?”我错愕地点点头,微笑凝滞,琴音混沌。“泉,从你眼里我知道现在我最美,我永远这么美,好么?”碧落微笑。我疯狂地点头,傻笑。“我永远都不老的,在你心中是最美的,好么?”碧落的微笑凄然,我隐隐有些不安,却只知道傻笑。那只柔姬鸟高唱一声,直飞冲天,舞出最美的花,歌尽最美的曲,然后直直地下坠,下坠。只剩那雄鸟孤独地悲鸣,可以撕裂天空。“泉,我也要把我最美的此刻永远留给你。”我惶惶不知所措,喉里只有咕咕的破碎声,手里除了空气什么也抓不住。碧落那美丽的身躯已向山谷直直地下坠,下坠。。。。“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碧落如柔姬鸟的歌音从山谷传来,久久地回响。。。残阳映血这青石我坐了三年了,旁边碧落的坟上长着美丽的小草,每天清晨我会吻她们一遍,然后坐在这青石上,流出悲伤的其茂乐。我的琴再也引不来万千柔姬鸟,就像再不能看见碧落的舞一样。但其茂乐在他最悲伤的音度时,琴弦断,毒蛇出洞,畅快地喷雾而死。三年前,拦住我跳崖的琴者告诉我,当真正领会悲伤的人,弹奏其茂乐手指便不再疼痛,而是飘出血丝,像花一样,舞在清风中。忌妒美丽声色的毒蛇,忍受不了其茂乐忧伤的完美展现,喷尽毒雾,终于因妒忌而亡。三年了,现在弦断时,已引不出毒蛇。云山的毒蛇已灭族。一个小小的动作,却可以遗害无穷。就如它们毁掉我和碧落一样,也毁掉了自己,一片悲凉。血红的云山,沧百的秋阳照在我沧白的脸上,我沧白的脸下是飘着血丝沧白的手指。其茂乐欢畅地流着,巨大的忧伤喷涌而出,血丝从指间逸出,化作红花,在碧落的坟上欢舞,然后轻贴在小草上,像我的吻。三年了,血丝每天逸着,蛇已尽,终于可以让我的精血尽情地流在心爱的人旁。东其茂的乐忧伤得无以复加,潜藏的忧伤完全盖过伪装的欢乐。血丝边成血流,从指间流出,流成小溪,萦绕在心爱的坟,像我紧抱心爱的碧落静静地躺在秋枫上。琴弦彻底断裂,一只柔姬鸟从天空直直下坠,下坠。另只雄鸟悲鸣一声,飞奔而去“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模糊中我似乎听到我久违的黄泉音,又似乎是碧落的歌声,在山谷久久回响。。。其茂音绝,红枫满天,残阳映血。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仙侠神话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