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技时代 > 重生之远征基地舰小说

重生之远征基地舰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科技时代

作者:五色影子

时间:2021-01-14

小说简介

威廉姆斯号远征移动基地舰  美国远征移动基地舰  中国远征移动基地舰  中国首艘远征基地舰  远征基地舰百度百科  

前生,他是个怯懦的孩子,庸碌懦弱。亲情被夺,前途被夺,爱情被夺,他怯懦,因为懦弱为力。今生,他励志故事要变化这一切。这枚神秘的的戒指,将他与千里之外海王星的规模庞大力量取得联系在一起。  (六级文明的远征基地舰,数年的将要侵入的外星文明,他是先一步拿到地球他叫王安,这个名字是母亲给他取的,他的亲生母亲萧雅,希望他平平安安,可是让他的母亲死都没有想到的是,他的一生岂是用跌宕二字所能形容的。他的母亲很漂亮,而且温柔贤惠,整个工厂家属院没有一个不喜欢她的,唯有王安的父亲,人们都说王家拓小子上辈子烧高香得了如此好的媳妇,人们也说萧雅瞎了眼,居然选了这么一个人。父亲不喜欢母亲,为什么王安也不知道,因为在他四岁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等到他记事起,就没见过母亲,父亲王拓把关于母亲的所有东西都扔掉或是销毁了,要不是隔壁的王奶奶私下里藏了一张照片,他怕是永远不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究竟长什么样子。。……

《重生之远征基地舰》情节预览:

故事剧情新颖,别出心裁,让人眼前一亮

  他记事起,家里就多了一个母亲,当然不是萧雅,而是继母刘美惠,至于什么时候进的王家门,他也记不清楚了,只知道她带着一个比他小一岁的妹妹王小慧。开始时,继母对他是很好的,有什么玩具啊、零食啊都会给他,妹妹没有时也会有他的,那时的他真心以为她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但是他长到十岁的时候,一切都变了。妹妹变得越来越调皮,呵!那时还真是可以这么说,每当做错了事,妹妹就会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他每次都会替妹妹扛下来。父亲王拓不知为什么很讨厌他,每次犯错总会暴跳如雷的暴打他一顿,当他疼的浑身无力时,妹妹总是无所适从的捂着眼睛哭泣。他以为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妹妹实在为他伤心。

  “安子,你洗漱好了吗?”等了半天的王奶奶没见王安出来,就喊他,“来了!”王安停下手里的动作,走出卫生间,急急地跑到王奶奶面前,“奶奶~奶奶!今天是什么时候?”“今天就是今天啊?”王奶奶奇怪的说到,“不是!奶奶,今天是几月几号,哪一年!”“安子,你怎么了?发烧了。”王奶奶立刻紧张的就要拿头贴他的额头,王安止住奶奶的动作,“奶奶~我没事,我就是忘了今天是几号了。”“哦~今天是七月一号,小安子放假的第一天。”“哪一年?”“05年。”05年!我重生了。王安得到答案,失神的跌坐在地上,呆了片刻,笑起来,很快的发展成大笑,王安笑的那叫一个畅快,他从未有过如此放声大笑的时候,“哈哈哈哈……哈哈哈……天不亡我,哈哈哈……”笑道眼泪止都止不住。旁边的王奶奶则是急的不得了,“安子、安子我可怜的安子哟,被打傻了啊!”说着竟然哭嚎起来,“呃?”正笑个不停的王安听到奶奶的哭嚎也是滴汗不止,“奶奶,我可没傻,刚刚是太高兴了,没想到吓着您了。”“啊?安子,你没事了?”王奶奶停下哭嚎,疑惑的看着王安,王安走上前伸手擦掉奶奶的泪珠,微笑着说道:“我本来就没事。”“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王奶奶放心下来,但还是心有余悸,不停地念叨着。王安心中一暖,奶奶,以后就让安子孝敬您吧!

  他无力的靠着栏杆,两指间夹着一根烟,在他面前的地上,散落着无数的烟头,那七八个烟盒显示着他究竟抽了多少,转过身看着栏杆外那喧嚣的城市,天空阴沉沉的,像是在酝酿着什么,如同天空一般,心沉重到极限,右手上拿着的诊断书让他心中郁结的要死,他也就快死了,肝癌晚期,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患上的。辛辣的劣质烟卷让他稍稍缓解了心中的苦涩,“我到底犯了什么错?”不知道在问谁。这里是潭市最高的建筑,腾飞大厦的最顶端,在这里他可以看到城市的全貌,可他自己觉得恨透了这座城市,它带给他的只有不幸与屈辱。

  吃过早饭,王安到卫生间洗漱,王奶奶家里一直都有他用的东西,冰凉的清水刺激着他的神经,有些浑噩的意识逐渐清醒,他一直觉得不对,死了的生活这么好吗?这里完全就是儿时工厂家属院的翻版,连王奶奶都在,他看着镜子,整理一下……(情绪……)“这是~怎么回事?”王安一下子愣住了,镜子里的他没有往日的颓废,也没有以前饱经风霜的模样,镜子里的他还带着完全未脱的稚嫩,或者说完全就是个小孩子嘛!“这……这不是我小时候的样子吗?”王安不敢相信的揉揉眼睛再看,还是小孩子,再揉再看,还是不变,再揉再看……

  王安深吸一口,辛辣的感觉透彻心肺,他小时候斗不过继母,成绩一直很差,在学校的名声也被他那个妹妹带坏了,所以他到现在都没有一个朋友,好容易上个专科摆脱了他们,可他从未想到,厄运并没有离开他。不善交流的王安在学校认识了一个女孩,长得还算清秀,家里是公务员,他对她一见钟情,与她交往的三年时间,他几乎花光了自己所有打工挣来的积蓄,即便如此,在他毕业的时候,那个女孩依旧投入了别人的怀抱,那个人就是脚下这个叫腾飞集团董事长的儿子,因为这件事与他交恶,结果他在这座城市里的工作都干不长,他不是没想过离开,可是他就是不甘心,凭什么?他心中呐喊到,“是啊!凭什么……”腾飞集团是潭市的龙头企业,家大业大,凭他这个中专毕业的毛头小子如何与之匹敌,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就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一纸医院的体检报告将他彻底击溃,“肝部异常肿大建议入院检查。”另一份就是检查报告:“肝癌晚期!!!”

  王安他们家在工厂的家属院里,工厂不小,而且效益很好,所以他们住的都是楼房,王安来到楼道里,望着这熟悉的一切,让他一下子愣住了:“不会吧!这死人的世界也太逼真了。”“安子,你爸又打你了?”王安正愣神呢,就听到旁边和蔼的声音对他说道,“王奶奶?”“哎~!快进来吧,不然你爸追出来又要打。”王奶奶拉着王安就进了自家的门,王奶奶家和王安住对门,虽然都姓王,但一点关系都没有,可王安记得自己小时候最喜欢去的就是王奶奶家,而王奶奶孤单一人,也是把王安当成自己的亲孙子看待,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留着给他。想着想着,王安流下泪来,没想到死了还能再见到王奶奶,有她在的日子是王安最开心的时候,可惜好景不长,在他十三岁的时候,王奶奶出门时一脚踩空,摔倒楼下,一下子没救回来。他从此失去了唯一温暖的港湾。

  终于有一天晚上,家里丢了一千块钱,继母说了句她和妹妹出去了没在家,父亲就直接将在睡梦中的他拉起来,一顿暴揍,这一次父亲下了狠手,一千块钱他十岁的时候不是小数目,这一次他被打的昏迷过去,而这一次他才因为在医院里提前醒过来,听到了继母和妹妹对话,“妈,爸爸怎么还不赶他走啊!”“女儿,他可是你爸的儿子,怎么会赶走的,这一次把他打个半死,已经不会再相信他了。等把东西拿到手以后,想赶他走不是小事情?”“那倒是,哼!这个家伙,为什么要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啊,死了才好呢。”……直到这时他才明白,这两个就是心肠歹毒的小人,他想反抗,可他还小,有没有了母亲的庇护,如何斗得过继母这个成年人呢?

  王安一把将手里的纸张甩了出去,指着天空大喊道:“贼老天,你个王八蛋,我得罪你了吗,要这样对我。要么你就直接弄死我,给我个痛快,像这样子耍着我好玩儿吗?”他的怒吼直冲天际。与此同时,三道闪雷同时亮起,相互交击,雷暴!!“轰!”天雷落下,举手骂天的王安首当其冲,水桶粗的雷光将他完全包裹,瞬间化为粉碎,消失世间。

  “安子,怎么哭了?是不是打的很疼啊,这个混账,自己家的儿子,怎么下得去手啊。”王奶奶见到王安泪流满面,顿时紧张的要看王安的伤口,然后禁不住骂道,“奶奶,谢谢你!”流着泪,王安笑着说道,“你这孩子,说什么呢?你可是我孙子。”王奶奶唸怪道,“快来,你爸又出去喝酒了,你还没吃饭呢吧,奶奶专门给你做的,快吃吧!”王奶奶把他带到餐桌前,香喷喷的鸡蛋饼、甜丝丝的八宝粥,还有现调的黄瓜小菜,无不勾起他的食欲,也只有在王奶奶家里,他才能安心的吃下这美味的早餐。王安大口大口的吃着,王奶奶就在一旁看,“奶奶,你真好!”“哈哈……我们的小安子长大了,知道礼貌了,不错!”王奶奶乐呵呵的说到,“我早就长大了。”王安难得撒娇,“是~是~我们家小安子早就长大了。”王奶奶也不反驳,而是应和到。

  “嘶!”王安被一阵撕裂般的疼痛惊醒,他抬手捂住阳光,慢慢的睁开眼睛,“我是死了吗?”王安看看亮着白炽灯的天花板,“天堂会用白炽灯?”他抬起头看看四周,“该不会是地狱吧!死老天,我都这样了还让我下地狱啊,我上辈子欠你的。”王安骂道,醒来以后,身上的撕裂感渐渐消退,他扶着床沿坐起身来,“地狱我该做什么呢?话说有黑白无常才对,阎王有没有?”他正苦思冥想,“你个混球还知道起床啊,看看这都几点了,快去做饭去,成天让你刘阿姨做,你懂不懂事啊,啊?”这突如其来的吼声让王安呆立当场,这声音好熟悉啊!“还愣着,没用的东西。”声音的主人见王安还不动,“跨跨”的走了进来,“你个混球,都喊了你半天了又不回话又不动弹,皮又痒了,啊?”“爸?”王安一见来人就愣住了,这个人他太熟悉,正是他的父亲王拓。

  “奶奶,我先回去了。”“你爸现在喝醉了,你回去不是挨打的吗?还是等会儿回去吧!”王奶奶很是担心,“没事的。”王安冲着王奶奶安心的笑笑,既然喝醉了,那就让他清醒清醒。这个暑假是他痛苦的根源,那么这一次就让他改变吧!“我的好妹妹,你在做什么呢?”王安脸上浮起危险的微笑。回到家里,看看时间也才九点整,王拓应该是宿醉,现在正躺在床上打着呼噜,地上一片狼藉,,都是醉酒的呕吐物,他那个继母和妹妹是从来不管的,这些东西都是他来收拾,但功劳都被继母三言两语给抢去了。王安被这气味熏得直皱眉头,“真恶心。”王安也懒得收拾,转身走了出去,时间还早,继母她们去买衣服了还没回来。在家属院里转了几圈,也没人和他说话,谁都知道王家小子不善言辞,性格孤僻,可谁都不知道他只要多说几句都会被王拓以多嘴为由大打一顿。王安也就习惯了,不去管他们,看看太阳渐渐升高,快到当午了,王安转身朝家里走去,没到门口,远远就看见继母提着大包小包的向家属楼离走来,王安停下脚步,他还不想和她们接触,等那两人走进楼道里,王安在慢吞吞的向家里走去,这将是他重生回来的第一场争斗。

  他叫王安,这个名字是母亲给他取的,他的亲生母亲萧雅,希望他平平安安,可是让他的母亲死都没有想到的是,他的一生岂是用跌宕二字所能形容的。他的母亲很漂亮,而且温柔贤惠,整个工厂家属院没有一个不喜欢她的,唯有王安的父亲,人们都说王家拓小子上辈子烧高香得了如此好的媳妇,人们也说萧雅瞎了眼,居然选了这么一个人。父亲不喜欢母亲,为什么王安也不知道,因为在他四岁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等到他记事起,就没见过母亲,父亲王拓把关于母亲的所有东西都扔掉或是销毁了,要不是隔壁的王奶奶私下里藏了一张照片,他怕是永远不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究竟长什么样子。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科技时代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