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独步权巅小说

独步权巅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现代言情

作者:山间老寺

时间:2021-01-14

小说简介

独步权巅没写完  独步权巅完整版  独步权巅全文阅读  独步权巅txt全集下载  独步权巅小说最新章节  独步权巅目录  独步权巅txt免费下载  独步权巅免费阅读  独步权巅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独步权巅  

《天下独步权巅》小说简介:李睿在单位里被美女上司无情欺辱,家里面老婆红杏出墙,深陷了人生最高谷。在一次防汛检查时,他跟上司袁晶晶闹僵,趁其醉酒后实行报复,此事才知她是市里某领导的儿媳。山洪暴发,李睿凑巧救了某位贵人,从此成了了市里的大红人……现在,他坐在酒桌旁,喝着五十六度的老白干,醉意渐浓,酒入愁肠愁更愁,想到自己的可悲处境,心里暗暗不爽,那个女人凭什么骑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自己却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自己跟她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让她三百六十天如一日的将自己当奴隶一样使唤喝骂?是害死她老爸了,还是抢了她老公了?。……

《独步权巅》情节预览:

文章剧情曲折,感情丰富,引人入胜

  李睿早就留意到那些资料,一共十来页的A4纸,捏在手里还不如一个打火机重,她袁晶晶回房休息的时候完全可以顺手拿回去。可就算这种小事她也不会放过,而是顺手拿来当做惩罚自己的一个机会。

  这个眼神吓得李睿噤若寒蝉,酒醒了大半,忙垂下眼皮假作喝酒,心说这贱人喝了那么多酒居然还能保持霸道本色,看来自己注定被她吃得死死的。想到这,暗里长叹一声,唉,自己得罪谁不好,怎么偏偏得罪了这个女魔头呢?

  李睿伸手在下巴上摸了一把,拿到眼前看时,一手的血,真是又惊又气,无限的怒火忽然从心头窜起,冲进脑海,烧得他忘了一切禁忌。

  新仇旧恨一起发作,李睿变得狂躁无比,他按住袁晶晶双臂,低头朝她下巴咬去,打算来个以牙还牙,被怒火以及酒精充满的大脑并不考虑这样做是否有失男子风度。袁晶晶比他还凶,张口反咬。两人嘴巴竟然咬到了一起,牙齿碰撞后,四唇相接。

  袁晶晶这下摔得不轻,捂着左小腿“哎哟……啊……”的叫起疼来,不时发出倒吸凉气的声音,回头见李睿表情古怪的瞧着她,恨恨的骂道:“你眼瞎了呀?不会扶我一把啊?你是不是男人啊?”

  袁晶晶见他要走,叫道:“站住!”李睿没好气的说:“还要干什么?”袁晶晶很不客气的说:“把创可贴给我留下,我自己会贴。”李睿郁闷的摸出钱包,从里面夹层拿出一贴创可贴,随手往袁晶晶手边床上扔去,转身欲走。谁知创可贴太轻,没扔到床上,而是轻飘飘落到了地上。

  袁晶晶听到这话,好像受了莫大的侮辱一般,气得咬牙切齿,伸手指着他叫道:“反了,反了天了,你居然敢反过来骂我了,我……”

  袁晶晶一向是个能喝敢喝的女人,此时已经有几分醉意,平日里颐指气使的口吻此时显得轻飘飘的。

  在机关待过的人都知道,不论是上下级还是平级关系,哪怕彼此之间矛盾再深,也不会轻易在表面上露出来,平时都是和和气气好同志的模样,背地里才会给小鞋捅刀子。像袁晶晶这样当面辱骂李睿,可想而知,两人之间的龌龊深厚到了何种地步。

  “老子已经忍你很久了,既然你逼我,那我今天就和你算个总账!”

  他万分惊惧的道:“这……这不能怪我,是你先亲我的。”袁晶晶一听这话,气得美目暴睁,骂道:“你无耻,谁亲你了?我就算是亲一条狗也不会亲你。”李睿坚持道:“你就是亲我了,最早我们互咬的时候,你忽然不咬我变成亲我了。”袁晶晶气得都要晕过去了,怒道:“滚!我那是亲你吗?我那是要把你的臭嘴推开!”李睿道:“反正你就是亲我了。”

  袁晶晶冷笑两声,道:“我是谁?我告诉你,你个王八蛋给我听清楚了,我公公是冯卫东!”

  袁晶晶忽然启唇说话,语调讽刺中透着刻意压制的怒气。

  李睿冷冷的打开她的手,道:“少指着我。”他这下力气用的不小,打在袁晶晶手背上,立时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李睿已经认识到自己犯下的巨大错误,正处于强烈的悔恨当中,可听到她这句带有威胁的话,一股血性之气冲上头,靠,老子就算输人也绝对不输阵,反讽道:“姓袁的,你以为你是谁?我为什么不敢碰你?从你到防汛办那天开始,就一直整治我,整治了那么久,把我弄得半死不活,我现在惩罚你一回难道不应该吗?我这是叫你知道,有整治我的爱好,就要有被我惩罚的觉悟。还威胁我,你以为我会怕吗?反正我早就让你整治得不想活了,大不了带你一起下黄泉!要死一起死!”

  提起袁晶晶,那可是青阳市水利局公认的局花,年轻貌美,体态婀娜,会穿衣会打扮,上下班都会开着一辆红色甲壳虫招摇过市。这样一个妖娆妩媚、富贵逼人的极品美女,几乎成了市局所有男人的梦中女神。可以这么说,是个男人,只要见过她一面,就想把她追到手。李睿也曾对她怀有不切实际的想法,还曾觉得,她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自己凭着英朗的外表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哪知道阴差阳错,办公室恋情没搞出来,反而变成了她的死敌。

  李睿想不到她说动手就动手,微微心惊,急忙退开两步,胸前衬衣却被她抓住,立时被她把衬衣下摆从裤子里揪了出来。袁晶晶右手抓住他的衬衣,把他往跟前拽,左手五指成爪,往他脸上抓去。李睿大骇,这要是给她抓上,自己可就破了相,赶忙伸手推了她一把。盛怒之下,出手没有留情,这一推力道不小,推得袁晶晶直往后退。袁晶晶手里一直紧紧抓着他的衬衣,一发狠就也将他抓了过去。

  李睿说了几句狠话,气场上强了数分,好像自己又占回了上风,心中却恶狠狠的想着,也不知道今晚这罪过会判几年?这个贱人官比自己大,也比自己有钱,家势肯定比自己强太多,她要是在市司法部门有人,一个官司就把自己判个无期也不是不可能,自己去蹲大狱倒是不怕,可孑然一身的老父怎么办?谁来照顾?指望那个女人吗?白日做梦!想到这,他又吓呆了。

  这是七月的天,袁晶晶穿着一袭杏黄色短裙。这裙子面料又薄又软,极富弹性,裹在她的身子上,越发衬得她曲线玲珑。李睿跟在她身后,目光盯在她身上,心里暗想,要是能拥有这样一个老婆,这辈子给她踩着也认了。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现代言情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