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游戏 > 无人问鼎小说

无人问鼎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科幻游戏

作者:小人坏坏

时间:2021-01-13

小说简介

无人问鼎的近义词  无人问鼎是不是成语  无人问鼎的鼎是什么意思  无人问鼎怎么解释  无人问鼎是什么意思  无人问鼎  

……

《无人问鼎》情节预览:

男主只是看着拽上天,其实遇见喜欢的那个人了,还是会变温柔

  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黑色空间中,一点光,一片光,…………。这里是幻世,存在于一个未知的空间,名字的由来……。最强大的……,被称为幻世。这个世界就是神话,每天都在上演,仿佛也在重演……。看到了樱花花瓣在漂舞,看到了一群穿着另类的人,他们带着自己的武器……。他们的身影在闪烁,身旁的事物在极速的后退,倒带。‘到了’抽出武士刀,似随意的舞。六芒星……。他们来到一个昏暗的空间,一阵枪雨声,枪口在冒烟,他看着周围,不屑,在看着谁?‘老怪物,醒了!’玩世不羁。空间在动……‘来了’武士刀此刻很美。装神弄鬼,先给你预热!’双手枪暴动至到好像没有弹药才停止‘混蛋!’在他棱角很明显的脸上很痛苦的表情。‘那我的喃?’武士刀划出光亮,斩在虚空里,磨擦出很美的花火。‘可恶’他的头发飘扬发着金黄色的光,在他身后形成光屏。‘跟我说的,就是这些?’虚无声音。是对他们5个人说的?‘嗯,幻世,结果怎么样?’她走出来,对着虚空。‘结果……’在思考?‘我还存在。’回答。‘混蛋’‘可恶’,‘为什么’她露出疑惑。‘我还存在。’还是一样的音质。‘那再见吧!’他全身被金属覆盖,完美的几何,很酷,他身体在消失……‘华月,等我!’很清脆的破空声,收刀,走入剥开的空间。‘喂,说点别的,你还没说你几岁了,上次你就没告诉我!’拿着枪威胁。‘跟你一样。’‘混蛋!’又一阵枪雨声,‘走了。语。’‘再见’。‘语,他还是很顽皮’似乎在调笑。‘我也走了吧,铩羽,你……‘幻世,我们打吧’语已离开。‘铩羽,结果会一样’‘战吧!’红色的短发,此刻却缠绕了整个身体。空间在扭曲,很剧烈的,合起来的能量已经可以把幻世湮灭,只是有两个幻世……。‘铩羽,你变了好多,虽然、、、、、哼。’很奇怪的就生气了。铩羽红瞳中光彩暗淡,跟这个空间相比,也是如此暗淡。‘幻世,下一次,也就是最后一次了,都打了这久,你还没告诉我你多大了?’老问题!为什么会问。‘不知道。何必一定要知道?它只会在该知道的时候才有答案。我不想知道’‘幻世,最后一百年了,最终结果……,我爱你。’幻世还是慢一拍‘虽然习惯了,但还是会情绪,我讨厌被设定的感觉。’铩羽温润的嘴唇‘我也是,但我爱你,再见’空间又一次极度扭曲。‘最后一百年,会发生什么新鲜事,很让我期待,……’在空旷的空间中,会感到寂寞。‘华月,等等我’在空间中出现了声音,然后在空中出现了速枫修长的身影,算短的指甲在纯黑的武士刀身上划出冷的金红色闪光。‘你要和我打一架吗?’那双深蓝的眼睛和他带着的白色头盔,很清谐。‘也是可以的。’消失了…出现了……抱住了华月‘你是我的了’华月没有任何的防抗意愿,但速枫却冻住了。伊果塞王宫,樱花已熟开了小屋透出的光很朦胧语在沏茶,一个人,很安静,只能独斟‘幻世,好好听的名字阿,只是快结束了,茶阿,依你看,水怎么样?’外面来了一位很富贵的公子。‘翔航公子请回吧,我累了。’公子叹气轻轻退去,身旁侍候‘陛下’他虚声示意,生怕吵闹了语。冬胜王国,‘老板,威士忌!’枪一仍解风衣钮,甩甩头,但不凌乱却、、、、、,酒吧里安静了,都看着他。有两大汉走来,枪雨声中,一会儿后,两大汉衣不遮体。‘嘿!美男,我想喝一杯’钥步当没听见‘老板快点拉’美女头发一甩,吐口水离去。为什么!幻世,你M的几岁拉!。。‘陛下,神旨已下,请下令吧!’大臣们都呐喊着附和而上。翔航看了看语,语意外的很平静,好像不知道他们再说什么?翔航很奇怪,但他现在还得去应付这些大臣和那所为神旨。‘帝国军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吧,退朝吧。’‘陛下圣明。’……。陛下的疑问语为什么?冬胜王国,胜雪首相,内阁会议。我该怎么做?钥步你在哪里?我……。此时,一酒馆里,‘老板,你卖假酒,我要去消费者协会告你去!’估计还得闹腾会儿。幻历18211。冬胜向西蓝宣战。酒吧里更闹起来了,这里可没太好玩的了,钥步就……。好耶,好耶!我压大赢、、、、。三维立体影像,华月的影像。‘主,我渴望战争。’华纳将军虔诚的呼喊‘召开军事会议’华月眼神没有波动。‘是’敬军礼。新月帝国参战。‘邢,我不要你走’哭泣中、、、。‘帝国在召唤我,我感受到了,帝国的荣誉。弘如果……’堵住了嘴‘一定要回来,我等你’……。月跟我走……最后还是只剩速枫。‘语,我来看你了’还可以闻到威士忌的味道。‘钥,过来,品茶’语甜美的笑容。一口干,这就叫喝茶!‘语,外面好乱,好脏,你这里好静,好干净。我要在这里睡觉’说着就躺到语的大腿上去了,语细长光泽的手指轻拨开他散乱的头发。‘要睡多久?’‘好久好久’语在哭好美。、、、某个不清楚的空间,“这是哪儿?”一个虚无的回答:你喜欢的地方。幻世:我也有权限的时候,幻世,哈哈!幻世!……。:‘你的名字就叫夏日凉宫,喜欢吗?’夏日凉宫,夏日凉宫‘我喜欢!’:去找你喜欢的东西吧……。去哪里,这是哪儿,我现在很孤单。铩羽化做的光束在天际。我听见了,人们的心在哭,好痛……受不住疼痛,他像一颗、、、一颗流星坠落。凉宫追了过去,铩羽是轻轻着地的,凉宫轻轻地把他的身体转过来了,好美,好美…的男子。‘水…’附近有河。铩羽撑起身体看着她。她害怕的躲开。她身上有种特殊的香味,曾经闻到过……在哪儿……记不起来了。他好美。"胜雪,我会带着荣誉回来的,那时候我……一封信。从他的遗物里找到的,‘安特利滋!’只能抱着信封痛哭。小盗海.这里现在只有炮声,浓烈的黑烟、、、。‘邢舰长,我请求您,撤退吧!’邢还在等,等援军,他不想输,但……。处在边缘的人民,生活在恐惧中,他们都会死‘月,喂!你在哪里?’月的气息消失了可恶!速枫很不奈。波塞冬王国,在万米的海底。速枫悬在空中,夕阳和头发在煽动人的心。像突然被放开,身体自由的落进海里。速枫闭上了小眼睛,四肢伸开,头发却是保持着在空中形态。沉了很久……。一只未知的强大生物在靠近他,很邪恶,,人鱼们在尖叫,在逃离,血腥的味道很浓。新月帝国的庞大机械兵团,设定的是毁灭波塞冬。美丽的水晶宫在崩塌,水的视线开始不在清楚,像被蒙上了眼睛‘伊果塞的勇士,请求你保护好我的女儿。’国王拿着权杖要与人民在一起‘能为国王效力是我的荣幸’带着公主消失了。黑色风衣破碎了和刀一起…好虚弱,是死的感觉,好遥远的感觉。宪武带着昏迷的公主发现了他的气息。金黄色的发与金黄色的浪涛。‘你醒了’她背着夕阳,好美……熟悉的气息,记不清楚了…。站不起来‘我很没用’速枫像是在责怪他人一样。公主忙过来扶起速枫。炮弹打到这里来了,宪武一手一个,消失在烟雾里,那黑色的沙滩,成千上万的金色沙粒死去了,正如金色的生命淹没在浓烟中。‘水啊,你对茶,是怎样想的’语摆弄着茶杯,轻绕。‘我想泡你!’钥步答道,装着很正式的,但嘴确露出了角,很是会忍住。语不语。翔航公子来了‘语不准你见他’‘你生气?’钥无语,身体在透明消失。久坐无声,语一直在摆弄着茶。‘语,我想抱着你’他是多么的想靠近……她的美。。水中的脸,天哪!是我,好漂亮。铩羽躺在草地上,醒了吹过一阵凉风带动着小草。‘夏日凉宫’‘铩羽’。铩羽想离去……好虚弱…我动不了…。‘别动’她很急的扶过他但、、、、‘别碰我’好冷…。。。他的红瞳让我不敢直视着他…、、、、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想着会痛……、、、、为什么?‘幻世?’她有幻世的气息但、、、、。她迷茫看着我,她不是!那会是谁?速枫的气息消失了。‘跟我走’月轻轻的带起她,在空中飘浮着。她微张着嘴巴看着这一切,还有牵着她的华月似乎中她感到了幸福在指间。新月帝国之都、、、钢铁之城亚特蓝蒂斯。天空密集的飞行器,他们秩序井然。‘兰德尔,她就交给你了’不敢直视月的兰德尔回道“是”、、、、酸雨,原本整洁华丽的建筑现在很脏…。冬胜。‘胜雪,下个月我也会去战场了’5星少将基努寻斯,整洁的军装青灰色。‘我想抱着你’一双结实的大手。胜雪吻上了他的唇‘将军,祝你凯旋’留下笔直的背影。他走了很久后,她开始流泪,洁白的脸上留下的伤痕。‘兰德尔,华月他在做什么?’幻香好想见到他。‘主的事,我无权知道’对于华月,他心里只有敬畏,不可以存在其它的感情,可她……,幻香,华月取的。‘兰德尔,我想去看看蕃茄园,应该熟了吧?’那是华月的,他很喜欢蕃茄‘幻香你能不爱上主吗?’他坚苦的说出…。。。。‘你离开,不然你会死。’速枫轻抚着自己的发‘我该为你,伤’他不明白,他心被占据了,公主。他挥下了刀,他慌乱的,心无法平静的挥下。破过空的箭穿过了他的身体一点点血渍,远方她的泪花在夕阳下很刺眼,扔掉了的弓箭沉入大海。痛苦来的先知先觉,速枫该有什么表情,为他祈祷吧……、、、。‘主,我控制不了自己了’兰德尔很痛苦,卷缩着的身体也会颤抖。、、、‘由自己的意志去做’让兰德尔很意外的回答。我的心在痛,忍着吧,谜底会很快揭开的,快点吧。华月你喜欢我的,为什么?我只能用泪水来度过时间。‘幻香我爱你,主认同了我’她在绝忘,在兰德尔的怀中,依然无法平静,此时的他痛?不知道、、、。铩羽和凉宫,在战火纷飞中前行,被抓住了。‘阁下,我放你离开’一位蓝波的将军。‘你留不住她的’将军很愤怒‘我…我真的很爱她,你必须离开’铩羽的确要开步离开,但他的气息竟然出现了又马上消失了,铩羽脸色不好看了感觉到了什么。‘哟!’钥步身体慢慢变的实体,带着笑…、、、。樱花凋谢了,枯木。她还在弄茶‘水啊,你对茶,有什么想法?’翔航稍思后语:‘茶是纯洁的,水会等到凉了的’……。‘水啊,你不想泡茶了?’翔航慌乱起来。一语惊人,语淡淡的微笑‘气息开始变的熟悉了,公子感觉到没有’翔航被问的云里雾里,语轻叹一口气。‘邢,爱我’看不清楚,好朦胧,头也是。心是受制了?‘好,我爱你’在朦胧中发出亮光,到完全都是光,一身盔甲的邢,瞳是鲜红的。‘邢长官,他……’他泣不成声‘我的爱人……’她太累了,加上现在的恶耗她混迷了。平静的海上,他浮在空中,鲜红的瞳孔注视着天、、、、。‘羽,不准你走,我走’钥步留下一滴晶莹的泪消失。‘混蛋,你回来!’铩羽发狂之际弱柔的双手死死的抱住他‘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我决不想离开你’头埋在羽背上,打湿了他的血色风衣。‘混蛋,我不想,混蛋’他没有挣脱她的手,他感到无力,在她的面前。‘语,抱我’语敞开双手,钥扑了进去。哭泣声‘语,快受不了了’语在笑‘很快的,很快,结束。钥舒服吗?’‘不’语理他折皱的衣服‘安静的睡会儿?’、、、、、、、‘嗯’,此时此刻时间在前进空间却是停止了?外面有喊杀声,有人在惨叫,哭。伊果塞王国消失了就像没存在过。、、、、鱼,这些鱼是自愿的,她们可以为公主而死,公主在哭。‘我不吃了’速枫别过脸去‘不,要吃,你会饿死的’焦急的把鱼送到速枫嘴边。我该接受她还是……。混蛋我现在迷茫了,气息在哪里?钥传递气息给我,我要知道发生了什么?混蛋,可恶。海岸,海潮之声悦耳。、、、、找到了,邢的面前,华月。‘主’天空中单腿行礼。‘邢,来吧’华月闪现,邢化做琉光而去,华月捏紧拳头。在天空中有红蓝色光线、、、在碰撞,擦出烟火,映照天空。剧烈的撞击声,一栋大楼被洞穿,又砸在了地里。烟尘四起‘邢’、、、是她,邢乱了,失败了,是邢失败了。‘主,饶恕他吧’恳求‘你很坚强和他一样,我宽恕你们,走吧’他们没有罪,而我才是罪……。‘邢,等等我’‘不要,我对你不忠’‘不,邢,你没有,你还爱我吗?’‘爱,很爱,很爱’……当他们亲吻在一起的那一刻爱就永远的存在了,化做白光的爱,消失在眼中。

  黑色空间中,一点光,一片光,…………。这里是幻世,存在于一个未知的空间,名字的由来……。最强大的……,被称为幻世。这个世界就是神话,每天都在上演,仿佛也在重演……。看到了樱花花瓣在漂舞,看到了一群穿着另类的人,他们带着自己的武器……。他们的身影在闪烁,身旁的事物在极速的后退,倒带。‘到了’抽出武士刀,似随意的舞。六芒星……。他们来到一个昏暗的空间,一阵枪雨声,枪口在冒烟,他看着周围,不屑,在看着谁?‘老怪物,醒了!’玩世不羁。空间在动……‘来了’武士刀此刻很美。装神弄鬼,先给你预热!’双手枪暴动至到好像没有弹药才停止‘混蛋!’在他棱角很明显的脸上很痛苦的表情。‘那我的喃?’武士刀划出光亮,斩在虚空里,磨擦出很美的花火。‘可恶’他的头发飘扬发着金黄色的光,在他身后形成光屏。‘跟我说的,就是这些?’虚无声音。是对他们5个人说的?‘嗯,幻世,结果怎么样?’她走出来,对着虚空。‘结果……’在思考?‘我还存在。’回答。‘混蛋’‘可恶’,‘为什么’她露出疑惑。‘我还存在。’还是一样的音质。‘那再见吧!’他全身被金属覆盖,完美的几何,很酷,他身体在消失……‘华月,等我!’很清脆的破空声,收刀,走入剥开的空间。‘喂,说点别的,你还没说你几岁了,上次你就没告诉我!’拿着枪威胁。‘跟你一样。’‘混蛋!’又一阵枪雨声,‘走了。语。’‘再见’。‘语,他还是很顽皮’似乎在调笑。‘我也走了吧,铩羽,你……‘幻世,我们打吧’语已离开。‘铩羽,结果会一样’‘战吧!’红色的短发,此刻却缠绕了整个身体。空间在扭曲,很剧烈的,合起来的能量已经可以把幻世湮灭,只是有两个幻世……。‘铩羽,你变了好多,虽然、、、、、哼。’很奇怪的就生气了。铩羽红瞳中光彩暗淡,跟这个空间相比,也是如此暗淡。‘幻世,下一次,也就是最后一次了,都打了这久,你还没告诉我你多大了?’老问题!为什么会问。‘不知道。何必一定要知道?它只会在该知道的时候才有答案。我不想知道’‘幻世,最后一百年了,最终结果……,我爱你。’幻世还是慢一拍‘虽然习惯了,但还是会情绪,我讨厌被设定的感觉。’铩羽温润的嘴唇‘我也是,但我爱你,再见’空间又一次极度扭曲。‘最后一百年,会发生什么新鲜事,很让我期待,……’在空旷的空间中,会感到寂寞。‘华月,等等我’在空间中出现了声音,然后在空中出现了速枫修长的身影,算短的指甲在纯黑的武士刀身上划出冷的金红色闪光。‘你要和我打一架吗?’那双深蓝的眼睛和他带着的白色头盔,很清谐。‘也是可以的。’消失了…出现了……抱住了华月‘你是我的了’华月没有任何的防抗意愿,但速枫却冻住了。伊果塞王宫,樱花已熟开了小屋透出的光很朦胧语在沏茶,一个人,很安静,只能独斟‘幻世,好好听的名字阿,只是快结束了,茶阿,依你看,水怎么样?’外面来了一位很富贵的公子。‘翔航公子请回吧,我累了。’公子叹气轻轻退去,身旁侍候‘陛下’他虚声示意,生怕吵闹了语。冬胜王国,‘老板,威士忌!’枪一仍解风衣钮,甩甩头,但不凌乱却、、、、、,酒吧里安静了,都看着他。有两大汉走来,枪雨声中,一会儿后,两大汉衣不遮体。‘嘿!美男,我想喝一杯’钥步当没听见‘老板快点拉’美女头发一甩,吐口水离去。为什么!幻世,你M的几岁拉!。。‘陛下,神旨已下,请下令吧!’大臣们都呐喊着附和而上。翔航看了看语,语意外的很平静,好像不知道他们再说什么?翔航很奇怪,但他现在还得去应付这些大臣和那所为神旨。‘帝国军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吧,退朝吧。’‘陛下圣明。’……。陛下的疑问语为什么?冬胜王国,胜雪首相,内阁会议。我该怎么做?钥步你在哪里?我……。此时,一酒馆里,‘老板,你卖假酒,我要去消费者协会告你去!’估计还得闹腾会儿。幻历18211。冬胜向西蓝宣战。酒吧里更闹起来了,这里可没太好玩的了,钥步就……。好耶,好耶!我压大赢、、、、。三维立体影像,华月的影像。‘主,我渴望战争。’华纳将军虔诚的呼喊‘召开军事会议’华月眼神没有波动。‘是’敬军礼。新月帝国参战。‘邢,我不要你走’哭泣中、、、。‘帝国在召唤我,我感受到了,帝国的荣誉。弘如果……’堵住了嘴‘一定要回来,我等你’……。月跟我走……最后还是只剩速枫。‘语,我来看你了’还可以闻到威士忌的味道。‘钥,过来,品茶’语甜美的笑容。一口干,这就叫喝茶!‘语,外面好乱,好脏,你这里好静,好干净。我要在这里睡觉’说着就躺到语的大腿上去了,语细长光泽的手指轻拨开他散乱的头发。‘要睡多久?’‘好久好久’语在哭好美。、、、某个不清楚的空间,“这是哪儿?”一个虚无的回答:你喜欢的地方。幻世:我也有权限的时候,幻世,哈哈!幻世!……。:‘你的名字就叫夏日凉宫,喜欢吗?’夏日凉宫,夏日凉宫‘我喜欢!’:去找你喜欢的东西吧……。去哪里,这是哪儿,我现在很孤单。铩羽化做的光束在天际。我听见了,人们的心在哭,好痛……受不住疼痛,他像一颗、、、一颗流星坠落。凉宫追了过去,铩羽是轻轻着地的,凉宫轻轻地把他的身体转过来了,好美,好美…的男子。‘水…’附近有河。铩羽撑起身体看着她。她害怕的躲开。她身上有种特殊的香味,曾经闻到过……在哪儿……记不起来了。他好美。"胜雪,我会带着荣誉回来的,那时候我……一封信。从他的遗物里找到的,‘安特利滋!’只能抱着信封痛哭。小盗海.这里现在只有炮声,浓烈的黑烟、、、。‘邢舰长,我请求您,撤退吧!’邢还在等,等援军,他不想输,但……。处在边缘的人民,生活在恐惧中,他们都会死‘月,喂!你在哪里?’月的气息消失了可恶!速枫很不奈。波塞冬王国,在万米的海底。速枫悬在空中,夕阳和头发在煽动人的心。像突然被放开,身体自由的落进海里。速枫闭上了小眼睛,四肢伸开,头发却是保持着在空中形态。沉了很久……。一只未知的强大生物在靠近他,很邪恶,,人鱼们在尖叫,在逃离,血腥的味道很浓。新月帝国的庞大机械兵团,设定的是毁灭波塞冬。美丽的水晶宫在崩塌,水的视线开始不在清楚,像被蒙上了眼睛‘伊果塞的勇士,请求你保护好我的女儿。’国王拿着权杖要与人民在一起‘能为国王效力是我的荣幸’带着公主消失了。黑色风衣破碎了和刀一起…好虚弱,是死的感觉,好遥远的感觉。宪武带着昏迷的公主发现了他的气息。金黄色的发与金黄色的浪涛。‘你醒了’她背着夕阳,好美……熟悉的气息,记不清楚了…。站不起来‘我很没用’速枫像是在责怪他人一样。公主忙过来扶起速枫。炮弹打到这里来了,宪武一手一个,消失在烟雾里,那黑色的沙滩,成千上万的金色沙粒死去了,正如金色的生命淹没在浓烟中。‘水啊,你对茶,是怎样想的’语摆弄着茶杯,轻绕。‘我想泡你!’钥步答道,装着很正式的,但嘴确露出了角,很是会忍住。语不语。翔航公子来了‘语不准你见他’‘你生气?’钥无语,身体在透明消失。久坐无声,语一直在摆弄着茶。‘语,我想抱着你’他是多么的想靠近……她的美。。水中的脸,天哪!是我,好漂亮。铩羽躺在草地上,醒了吹过一阵凉风带动着小草。‘夏日凉宫’‘铩羽’。铩羽想离去……好虚弱…我动不了…。‘别动’她很急的扶过他但、、、、‘别碰我’好冷…。。。他的红瞳让我不敢直视着他…、、、、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想着会痛……、、、、为什么?‘幻世?’她有幻世的气息但、、、、。她迷茫看着我,她不是!那会是谁?速枫的气息消失了。‘跟我走’月轻轻的带起她,在空中飘浮着。她微张着嘴巴看着这一切,还有牵着她的华月似乎中她感到了幸福在指间。新月帝国之都、、、钢铁之城亚特蓝蒂斯。天空密集的飞行器,他们秩序井然。‘兰德尔,她就交给你了’不敢直视月的兰德尔回道“是”、、、、酸雨,原本整洁华丽的建筑现在很脏…。冬胜。‘胜雪,下个月我也会去战场了’5星少将基努寻斯,整洁的军装青灰色。‘我想抱着你’一双结实的大手。胜雪吻上了他的唇‘将军,祝你凯旋’留下笔直的背影。他走了很久后,她开始流泪,洁白的脸上留下的伤痕。‘兰德尔,华月他在做什么?’幻香好想见到他。‘主的事,我无权知道’对于华月,他心里只有敬畏,不可以存在其它的感情,可她……,幻香,华月取的。‘兰德尔,我想去看看蕃茄园,应该熟了吧?’那是华月的,他很喜欢蕃茄‘幻香你能不爱上主吗?’他坚苦的说出…。。。。‘你离开,不然你会死。’速枫轻抚着自己的发‘我该为你,伤’他不明白,他心被占据了,公主。他挥下了刀,他慌乱的,心无法平静的挥下。破过空的箭穿过了他的身体一点点血渍,远方她的泪花在夕阳下很刺眼,扔掉了的弓箭沉入大海。痛苦来的先知先觉,速枫该有什么表情,为他祈祷吧……、、、。‘主,我控制不了自己了’兰德尔很痛苦,卷缩着的身体也会颤抖。、、、‘由自己的意志去做’让兰德尔很意外的回答。我的心在痛,忍着吧,谜底会很快揭开的,快点吧。华月你喜欢我的,为什么?我只能用泪水来度过时间。‘幻香我爱你,主认同了我’她在绝忘,在兰德尔的怀中,依然无法平静,此时的他痛?不知道、、、。铩羽和凉宫,在战火纷飞中前行,被抓住了。‘阁下,我放你离开’一位蓝波的将军。‘你留不住她的’将军很愤怒‘我…我真的很爱她,你必须离开’铩羽的确要开步离开,但他的气息竟然出现了又马上消失了,铩羽脸色不好看了感觉到了什么。‘哟!’钥步身体慢慢变的实体,带着笑…、、、。樱花凋谢了,枯木。她还在弄茶‘水啊,你对茶,有什么想法?’翔航稍思后语:‘茶是纯洁的,水会等到凉了的’……。‘水啊,你不想泡茶了?’翔航慌乱起来。一语惊人,语淡淡的微笑‘气息开始变的熟悉了,公子感觉到没有’翔航被问的云里雾里,语轻叹一口气。‘邢,爱我’看不清楚,好朦胧,头也是。心是受制了?‘好,我爱你’在朦胧中发出亮光,到完全都是光,一身盔甲的邢,瞳是鲜红的。‘邢长官,他……’他泣不成声‘我的爱人……’她太累了,加上现在的恶耗她混迷了。平静的海上,他浮在空中,鲜红的瞳孔注视着天、、、、。‘羽,不准你走,我走’钥步留下一滴晶莹的泪消失。‘混蛋,你回来!’铩羽发狂之际弱柔的双手死死的抱住他‘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我决不想离开你’头埋在羽背上,打湿了他的血色风衣。‘混蛋,我不想,混蛋’他没有挣脱她的手,他感到无力,在她的面前。‘语,抱我’语敞开双手,钥扑了进去。哭泣声‘语,快受不了了’语在笑‘很快的,很快,结束。钥舒服吗?’‘不’语理他折皱的衣服‘安静的睡会儿?’、、、、、、、‘嗯’,此时此刻时间在前进空间却是停止了?外面有喊杀声,有人在惨叫,哭。伊果塞王国消失了就像没存在过。、、、、鱼,这些鱼是自愿的,她们可以为公主而死,公主在哭。‘我不吃了’速枫别过脸去‘不,要吃,你会饿死的’焦急的把鱼送到速枫嘴边。我该接受她还是……。混蛋我现在迷茫了,气息在哪里?钥传递气息给我,我要知道发生了什么?混蛋,可恶。海岸,海潮之声悦耳。、、、、找到了,邢的面前,华月。‘主’天空中单腿行礼。‘邢,来吧’华月闪现,邢化做琉光而去,华月捏紧拳头。在天空中有红蓝色光线、、、在碰撞,擦出烟火,映照天空。剧烈的撞击声,一栋大楼被洞穿,又砸在了地里。烟尘四起‘邢’、、、是她,邢乱了,失败了,是邢失败了。‘主,饶恕他吧’恳求‘你很坚强和他一样,我宽恕你们,走吧’他们没有罪,而我才是罪……。‘邢,等等我’‘不要,我对你不忠’‘不,邢,你没有,你还爱我吗?’‘爱,很爱,很爱’……当他们亲吻在一起的那一刻爱就永远的存在了,化做白光的爱,消失在眼中。

  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科幻游戏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