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_小说阅读推荐导读网

首页 > 目录 > 《非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夔州(中)

第六章 夔州(中)

百撕不得其姐.QD 2021-06-11
  带着二虎和张大昭带到驿栈前院用饭,本来张大昭说是要去厨房拿的,周清雪带来的夔州将军府的护卫,那驿栈的吏员自是要好生侍候着,渝州此时为夔州节制。  此时的驿栈不似杨贤...

非唐

推荐指数:10分

《非唐》在线阅读

  带着二虎和张大昭带到驿栈前院用饭,本来张大昭说是要去厨房拿的,周清雪带来的夔州将军府的护卫,那驿栈的吏员自是要好生侍候着,渝州此时为夔州节制。

  此时的驿栈不似杨贤后世所知的那种只是为了传递朝廷诏令,和行往官员下榻之所,官民皆可用。是以行至前院,便见得里面行行色色的人群嘲杂声一片。

  却是有点酒楼经营的样子,确实,此地时常有马帮和背哥停留歇脚,有去陕甘的,有下去滇的,也有去吐番甚至于天竺安南的。贩茶走马者在此处彼彼皆见。

  三人寻了桌子,杨贤点了几个菜,在他的要求之下,二虎张大昭也随之坐了下来。旁边一桌本来讲话挺大声的,但见得张大昭副军差打扮,还带有配刀,声音便压低了,杨贤不觉好笑,民怕官,在什么时代都是不变的。

  这些走马商人们都是极具冒险精神的,也就是不怕死的,想想看一马才能驼多少货物,而又多以茶丝为主;走云滇,过巴蜀,至陕甘,有时候还要去河西。一路上盗匪之类就不必说,单是由蜀入汉中一带那可真真的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了,一个不小心便是粉身碎骨,但依然阻挡不了马帮们参于茶马互市的热情和执着。无论什么年代,他们都是值得尊敬的一批人,哪怕他们行商中多有狡诈,多有奸滑,但为了生计,谁又能过于苛责他们呢?

  酒菜上桌,杨贤便要二人动筷,二虎此时已是放开了扭捏,张大昭本就是豪爽之人,也不再推辞。行了一天的路,能吃上热气腾腾的饭菜,已是极大的满足了。

  三人闷声用饭,临近几桌见三人并没有找茬勒索的意思,也便放下心来,这年头是个官都能在他们身上敲点油水,要是遇到兵痞,自认倒霉吧,有可能货给你抢光,打你一顿都算轻的,重则被他们杀了都没地方说理去,这就是乱世,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法则。

  “唉,听说了吗,萧大将军的龙武卫大军已经打到玉门关了。”临桌的一个中年商贩轻声对着同伴说道,常年累月的走马,早已是风霜满面了,不似中原商人那般养的白白胖胖的一副富家翁派头。

  “什么时候的事?我上个月去汉中还没听到有动静呢。”另一位魁梧汉子反驳道。

  “上个月的事,能拿到现在来说么?就在这个月,萧大将军领着龙武卫大军,一路上打得西复野人嗷嗷叫,那叫一个痛快,我刚回到剑门关的时候,就听人说,大将军已经到了玉门关了。这安西又要回我大唐的治下了!”商贩一脸骄傲的说道。

  “萧大将军威武!”“龙武卫不愧天下第一卫!”立即听到这商贩言语的人们都惊叹起来,溢美之词连绵不绝。

  “这萧大将军是何人?”杨贤压低声音问道。

  “萧大将军讳敬宗,乃是龙武卫大将军,驻军秦州,以抗西夏。”张大昭简短的介绍了几句,便又开始扒饭。

  杨贤心下默念了这个名字,再看二虎兴奋的神色,便知道他定是对这萧大将军有所了解,便开口问道:“二虎,你听过这萧大将军吗?”

  “当然了,军中流传着萧大将军的故事可多着呢。”二虎一脸的崇拜,敢情这还是萧敬宗的粉丝。“那你给我讲讲。”杨贤不觉来了兴致,能令益州军中都多有流传的人物,想来也是个极为出色的人物,看二虎这样子,可以断定,这萧敬宗怕是说为全军的偶像都有点可能了。

  “萧大将军呢,怎么说呢,百战百胜,对就是百战百胜。还是我们校尉大人说的,自他从军以来,大小战都是胜利,所以军中也叫他军神,百胜将军。校尉大人还说,萧大将军和前唐的李靖李大将军有的一比呢,就知道他有多厉害啦。”

  杨贤不由一乐,百胜将军么,也算是个不错的成就了,但要拿他与李靖去比,可就有些过分了。现今中原四分,各边又有各族铁骑环伺,李靖的功绩,怕是他拍马也难追上了。不过,这收复玉门关,确实算是大功一件了。玉门关自秦汉便是中原的西北咽喉,前唐又设安西都护府,是丝绸之咱的必经之路,但到了前宋,玉门便东移石关峡,宋仁宗时西夏占河西走廊,玉门关便陷入西夏之手。现今萧敬宗竟然能兵抵玉门关,如若真能收夏河西走廊,西夏将面临中原燕唐二国三面合围之势,想必兴庆府中,已是乱成一片了吧。

  再多问也从二虎口中听不得有价值的话,一个粉丝对偶像的崇拜,那他嘴里的话又有多少能信的?这年代有个出色的人物,人们都容易把这个人神化,杨贤也是了解的,所以也并未有多少感慨。

  三人用过饭,待想到要结帐之时,杨贤就郁闷了,自个儿身上似乎没有装银钱的习惯,再看看二虎和张大昭,好吧,这俩人可以忽略了,估计身上也没多少子,够不够一顿饭钱还是未知数。“你们先在这儿等着,我去拿钱。”杨贤说完便丢下面面相觑的二人,径直往母亲那院儿奔。

  待得从母亲那帖身侍女那儿拿得十两银票,杨贤总觉得这个叫贞儿的女人看得自己发毛,浑身不自在,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索性也不和她多言,拿了银票便回身去结帐。

  还未跨进前门,便听得屋内嘲杂身一片,杨贤耳力极好,听得出并非是那些走马商人们在谈些南北见闻什么之类的,隐隐还有喝骂声,二虎那哄亮的声音也传入耳中,当下连忙快步走了进去。

  只见得二虎和张大昭被十来个身穿官服的人围着,二人手中配刀已是出鞘。此时的配刀,虽然国号为唐,但已不是唐陌刀,唐陌刀制作工节复杂,且造价昂贵,现今军中仍沿袭了前宋长刀、斧钺,而陌刀反倒成了战争的奢侈品,更为重要的,大量工匠的流失,使得陌刀的制作工艺也渐渐消失殆尽……

  “怎么回事?”杨贤不紧不慢的向圈子走去,二虎和张大昭听得杨贤声音,都将目光投向了杨贤,此时屋中众人也都静了下来,齐齐将目光投向杨贤。

  被这么多人同时看着,杨贤也不免有些心里打鼓,但面上却要保持着镇定,自己好歹也是益州刺史的大公子,看这些人也是官差打扮,还能把自己怎么着了不行?

  “你们是什么人?发生了何事?”杨贤走到近前,看到一个小头目模样的人便开口问道。

  “这位公子请了。”那官差看得杨贤一身锦袍,心知这位非富即贵,更何况张大昭刚才还亮了身份,乃是有军职在身的,只是一时不好下得台了,这时见杨贤来了,心想这下也好有个台阶下了。“敢问公子与这二位是……”

  “这是我的人。”杨贤淡淡道,虽然语气轻缓,但透着那么股不可拒绝的味道。

  “那就好办了,公子的这二位随从,阻挠我们办差,还打伤了官差,还望公子给个说法才是。”嘴巴一张,便将帽子先扣上了,好么,阻挠办差打伤官差,可算是不小的罪名了。

  杨贤心知定然不是那么回事,二虎性子敦实,而张大昭也像是沉稳之人,无缘无故的,定不会如现在这般剑拔弩张。

  “待我问过他二人。”杨贤说完,丝毫不俱身前那些官差们手中拔出的长刀,那名官差看了看自家的头目,见得头目示意,便让开了路。

  “怎么回事?”杨贤问道。

  “他们不讲理,不但抢了那桌人的座位,还敲诈那几个人的货物钱财,二虎看不过眼,便与他们争执了几句,我揍了两个,他们便拔刀了。”杨贤没想到却是张大昭开口回答了自己,好像还是他第一次跟自己说这么多话,甚至还带了语气感情,前面就算回答自己问萧大将军是谁的时候都是一般的冷淡语气。

  心下一想也便明了,怕是他见自己询问,怪罪二虎,是以才抢先开口将事情揽到自己头上。二虎当下便急了:“我也动手打了人!大公子要怪便怪我好了,将二虎送官好了,还请大公子不要怪罪张大哥。”说着便要给杨贤跪下。

  敢情这俩人哥俩好呢,杨贤连忙伸手扶住了他,转过身去看着那官差头目,“我家护卫所言可否属实?”不自觉得便是质问的语气。

  头目一惊,心下冷笑,这人好大的谱。“别那么多废话,爷们也不给你们废话,今天你们打伤官差,阻挠办差,就是闹上公堂也是我们有理。我不管你什么身份,今天这事儿你是想怎么了了?”

  杨贤不由一笑:“那你说应该怎么了呢?”

  “这要分私了和公了了。”头目也不避讳屋内这么多人,“公了么,自然是爷们将你们扭去见官,听从咱们太爷发落。这私了么,公子也看到了,我手下的兄弟被你这护卫打成这般,怕是最少得半年下不了床,公子却是要负责他们汤药费的。”

  他是笃定杨贤不敢去见官的,哪怕他是益州刺史的公子呢,随身护卫打伤了人,还是官差,说到公堂上,又是在自己的地界上,他也不敢打这官司呢,是以有侍无恐的就等着能敲上一笔了。

  渝州虽然名字带个州,却是个县,只不过县令却不是七品的县太爷,而是从六品上。虽说杨恭武乃是上州刺史,从三品的官,但也只是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上牛。要说越了界,人家虽是县令,鸟不鸟你也是个未知数。

  “这么说,我是得赔钱了。”杨贤笑眯眯的对着那头目说道。

  “那是您仁慈!”头目只觉得白花花的银子就要向自己飞来了,不由得拍了下杨贤的马屁。他却是知道对面的人物定是贵人的,那个一拳打倒自己手下的青年已经亮过了身份,是益州刺史府的护卫。那眼前这白衣少年的身份也就是呼之欲出了。

  “你胆子倒挺大!”谁知杨贤却突然变了个脸,一脸愤怒“你也不打听打听,爷是什么人!敲银子敲到爷头上来了!别说你一个小小的衙役,就是你们县太爷来了,想从爷身上捞油水,那也得看看他脑袋在不在头上!”

  杨贤已经憋到了顶点,看着这头目丑恶的嘴脸,又想起张大昭说的话,一直未曾接触的这个时代的黑暗面终于还是展现在了他的面前。抢行商货物,还敲诈他们的钱财,这与后世那些走街串巷,把有限的时间投入到无限的殴打小贩的事业中去的城管又与多大区别?后世还好,披了身官衣言辞凿凿的依法办事。现在这些官差,就直接明抢了,连个理由都欠奉。

  那头目被杨贤的话吓了一跳,看着杨贤唾沫横飞,只觉得脑袋嗡嗡的。心下一横,“给我拿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先拿了再说,只要咬死他阻挠办差,殴打官差,刺史的儿子又怎样,更何况还不是自己州刺史的儿子。再说了,自己的表姨夫也不比他爹的官小不是?

  官差们闻言,顿时向三人逼近,兵器还拿在手中,那头目忽见得手下还拿着兵器,不由吓了一跳连忙道:“别伤了人!”要是真的把人给伤了缺个胳膊少个腿的,怕是表姨夫也保不住自己的。

  杨贤眉头一皱,这人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吧,竟然还敢下令拿人。随即便明白了,自己插手了这事,又见自己这态度,怕是不会和他干休了,索性拿了自己办成铁案,那可真是有理都没地方说去了。而依照杨贤对自己父亲的了解,再加上自己以往的臭名声,想必父亲也会以为是自己的过错。

  “大昭,喊人。”杨贤也发狠了,自己是万万不能让他们带走的,人总是面对未知充满恐惧的,杨贤也不例外,是以当即想到自己随从可有百来号人呢,且不管是不是听自己号令吧,先让张大昭喊来再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一枚大钱戏青羊 第二章 庭院深深深几许 第三章 小荷欲露尖尖角 第四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 第五章 夔州(上) 第六章 夔州(中)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