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_小说阅读推荐导读网

首页 > 目录 > 《非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小荷欲露尖尖角

第三章 小荷欲露尖尖角

百撕不得其姐.QD 2021-06-11 17:40:26
前这人的身份,便止了念头,实话照实道。  “嗯,倒也没说假话。”杨恭武的话被证实了杨贤的猜测,的吧自己的一举一动怕是都在他的监视之下吧,一州刺史此时也算位高权重了。“都眼界了什么?”  “三清殿,僖宗皇帝御笔亲书。”杨贤当心的应道。他是越来“今个却是为何出府?”杨恭武开口问道,此时他手中正拿着一副公文似是漫不经心的看着。。...

非唐

推荐指数:10分

《非唐》在线阅读

  益州刺史府书房,端坐在红木背靠椅上一人约摸三四十岁年纪,国字脸,双目之中流露出的炯炯神光让人不敢直视,一袭黑色云纹绵袍,更是显得威严十足。这便是杨贤的父亲,现今的益州刺史,杨恭武。

  “今个却是为何出府?”杨恭武开口问道,此时他手中正拿着一副公文似是漫不经心的看着。

  “孩儿时常听人说起青羊宫,早想一见,开开眼界,只是……是以才出府去见识见识,却不想惊扰了父亲大人。”杨贤本想开口胡谄,但想到眼前这人的身份,便止了念头,实话实说道。

  “嗯,倒也没说假话。”杨恭武的话证实了杨贤的猜测,想来自己的一举一动怕是都在他的监视之下吧,一州刺史此时也算位高权重了。“都见识了什么?”

  “三清殿,僖宗皇帝御笔亲书。”杨贤小心的应道。他是越来越不自在了,面对着眼前威严的父亲,那种无形的气势都令人喘不过气来,或许身体潜意识里还是怕他怕得紧。

  “贤儿,眼见得你也十六了。可曾想过要做些什么?”杨恭说到这里都有些头疼,这个儿子什么德行,他可以说十分的了解。就拿这些年干的事儿来说,自己被他气的还少吗?一说起刺史府的大公子,那在成都府甚至于整个益州都是瘟神一般的存在。自己也不知道训斥了他多少次,渐渐的都有些麻木了,加之夫人虽说也算对儿子疼爱有加,但却也在家中管之甚严,只是不知怎么越管越不成器了。

  “孩儿暂时还没想好。”杨贤确实没有想好,本来来到这时代就一片迷茫,要说他对未来有什么打算,至少现在还没有往那方面去想。

  “你母亲跟我说,要你去学堂念书,你觉得如何?”

  念书?杨贤一愣,却是没想到父亲会提到这个,原先的自己那么点水平,就算念个三五十年出来怕是正儿八经考个秀才都难,更别提金榜题名了。随即便注意到父亲的语气,竟然是在问自己,似是商量的语气,不应该啊,杨贤心下琢磨着。自己这父亲算是一个文帅,身上有股子军人的杀伐之气,说话做事也都是果断的紧,如果他想要自己去念书,怕是直接就用命令的语气了,哪会这般似是在询问自己的意见。

  杨贤却是不知道杨恭武之所以这样,也是无奈,夫人想着儿子能金榜题名,如今朝廷渐渐安定下来。开科取士也是应有之义,经过连年的战乱,上一次开科都是五六年之前了。只是自己这儿子要说他是念书的材料,怕是这益州没十个人里面得有十个人不信的。所以才想让他自己说出口,知难而退,这样也好与夫人有个交待。

  杨贤苦笑,已是想通了其中的关节,自家个儿老子都不信自己是读书的材料,自己就算是穿越来的,也没什么信心去读那些经义文言的。“孩儿对于念书一事,却是没什么天分,让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失望了。”

  杨恭武心想,这儿子虽说有些混帐,但人却是聪明,只是都用在了歪处,唉,也不知道怎样教导才好。“那你说说看,对于念书没有天分,你却是想做什么?”杨恭武便顺着他的话随便这么一问。

  杨贤却是听得出来,父亲并不是真的问自己想要做什么,有什么志向之类的,想来他早已对自己失望了吧?心下不由有些帐然,虽然是便宜父亲,但被人这样对待,对于杨贤来说心里还是相当憋屈的。

  “孩儿想,父亲大人治下,有些枪棍教头出了行伍,孩儿这身子父亲大人也知道。孩儿想请父亲大人将一些要出行伍的教头请到孩儿院中,教习孩儿一些武术,一来为强身健体,二来,就算孩儿没有读书考中进士的天分,走武道却也算是一种选择。”杨贤本来只是随口应付的,却是越说越觉得自己这话可行,我不是读书的材料,那我走武道总行吧?此时武风渐渐回暖,各国均以武立国,征战又不断,不似前宋和杨贤所知的后明之时武人地位那么低下。

  本来心里就有些憋屈的杨贤,便有些置气的说出了这些话。杨恭武听到儿子这么说,那一层不变的威严脸上,轻微的有了些波动。他也想过要儿子走武道,想起自己家族数代均是武将,到了自己这儿,现今只有两个儿子,长子杨贤不成器,次子却刚刚十岁,便已会做文,端的是个念书的材料。

  “哦?你想习武?”杨恭武缓缓说道。

  “是。”杨贤抬头目光直视着父亲,见得他威严的目光,本来下意识的想要闪避,随即目光便又迎了上去,倔强的看着父亲。

  看着儿子竟然一改往日的低眉顺目的熊样,竟然敢跟自己对视,杨恭武不由一愣。这小子,第一次这般倔强吧?此时儿子的脸上少了些吊儿郎当的习气,杨恭武却是第一次发现儿子身上竟然有一丝英武之气。杨恭武笑了,笑声浑厚响亮,惊得院内飞鸟顿起。下人们听得这笑声,不由得心想,老爷定是遇到了什么开心事,想来老爷心情好,这些做下人的,日子也好过些不是。

  怔怔的看着这个一直威严的黑袍男人放声大笑的情形,杨贤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看父亲脸上似乎是欢喜,只是那一直以来的威严让杨贤还没有习惯去揣测这个父亲的心思。

  “好,好好!”杨恭武停下了笑声,脸上还带着一丝笑意,却是一脸欣慰的看着昂首而立的儿子:“却是没想到,你这小子倒也有股子倔性,不错!男儿嘛,就应该顶天立地才是。”

  杨贤这才放下了心,心下苦笑,顶撞了他一下,敢直视他就顶天立地了,这可真是……当下也不好再多说只是长长一揖:“父亲大人教训的是。”记忆中原先的杨贤读书虽然不行,但父母管教实在太严,礼仪之类的倒也学了七七八八,想想也是,就算再不成器,总要见人的不是,这些高门大户里再不是东西的东西,也能有模有样做出来。

  “嗯,你想习武,此事为父今日就破例应下你。对于这些教头,虽都出了行伍,但你要持之师礼,切不可怠慢了。”杨恭武吩咐道。

  “是,孩儿记下了。定然以师礼待之。”

  “那就好,明天我就将人给你寻来,只是你要习武事,就得拿出恒心出来,男子汉大丈夫切不可朝三暮四,武道一途,忌心浮气燥,修身与养性要兼而行之,方可有为。你可记下了?”

  “是,孩儿定当谨记。”杨贤心说,好么,后世武侠小说里面的台词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能亲身领教,仔细想来却也是甚有道理。

  辞过父亲,杨贤便起身回自己院子,心里有太多事,有太多的头绪需要理清,也是时候想想自己的未来了,前途不知是怎样的。刺史的公子,看似风光的背后,谁知道哪天就小命都不保了呢。杨贤可是知道,天下大势分合之道的,三国里面可是提起了多少遍。而他那浅薄的历史知识里却也知道分裂到一定程度,还是会大一统的,不一定非要有惊采绝艳的人物出现,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

  从书房出来,杨贤就一直想着心事,感觉有些不对,这才发现自己原来却是已经走到了内宅。虽然自己这府里的少爷,但总归男女有别,十三岁时便被母亲安排到了现今的院子。虽然并未出府,但往常无事,自己一般还是不进内宅的,毕竟父亲还有几房姬妾住在内宅,却是多有不便。

  正待转身离开,却从石拱门里看到一个少女正向自己走,一袭浅紫色碧荷高腰儒裙,淡淡的紫色,裙上绣着一朵白色的蔷薇,裙脚上绣着一只翩然起舞的蝴蝶,仿佛欲飞向那蔷薇,腰间系着一条白色的丝带,与浅紫色的碧荷高腰儒裙裙映衬得完美无瑕.轻风吹过,随风飘扬。袖口中放有一小小的薰衣草香袋,着百合髻,插上一支蝴蝶簪子,只留一缕青丝落在胸前,垂到腰间.发间的白色流苏,发出泠泠的声响。

  这是谁?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这些天来自己在府中也未曾见过这女子。女子容貌皎好,但杨贤现在没心思去想她的美色怎样,只是奇怪于一个陌生人出现在了内宅。

  虽然很想询问一番,但想来诸多不便,如果是父亲新招的姬妾的话,怕是传到下人那里自己又要背上不少恶名,虽然身上的恶名已经足够多了。

  “可是杨贤弟弟?”杨贤正待离去,却听得身后少女柔软的声音,温柔似水,却又带着股子清冷的感觉。弟弟?杨贤听到她的称呼不觉一笑,自己哪儿多出来个姐姐,莫不是狗血的桥段在杨家上演了?

  “敢问姑娘却是……”杨贤回过身,两人离得近了,杨贤才看清楚她的容貌,端的是个大美人,双目似是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华贵之气,但那冷傲灵动中却又似有几分勾魂摄魄之态。杨贤只觉心下一荡,但突觉少女身上那若冷若清的气息,便连忙收拾心神开声询问。

  “我自夔州来。”女子轻轻答了一声,行了个万福,听得身后有脚步声传来,转过身去连忙又是行礼。

  “孩儿见过母亲大人。”杨贤也连忙长辑行礼,只见得此时石拱门前站着一美妇,正笑呵呵的看着刚刚行礼的少女。“贤儿,怎的几年未见,便不识得你清雪姐姐了?说来也是,可真是女大十八变,晌午见到她时连为娘都差点认不出来了”话却是对杨贤说的。

  清雪?杨贤脑子里搜刮了一阵,帮来是母亲娘家侄女,舅舅家的女儿,印象也不是太深,夔州离成都不远,也就是后世的奉节,只是现在因为其地理重要,唐将后世的贵州重庆还有四川东部一部分划为夔州。舅舅周达任夔州卫大将军,(东唐仿前唐设南衙十六卫,又因战事太过频繁,地方各州也置州卫,同设上将军大将军各一名。)是一员猛将,倒从记忆中听说过他的事迹。

  只是现在想来,自己这恶名怕是早已传到舅舅的耳中了吧,再想想,两家竟然有近四年没走动了,虽说舅舅那边时不时有战事发生,可作为大将军并不是每次都要冲在第一线吧?不过杨贤却是没想过,一个益州刺史,一个夔州卫大将军若是来往过秘,却不是什么好事。只不过有没有暗中来往,这却不是杨贤现在这个层次能知道的了,他老子也不可能将这些讲给他听的。

  “哦,原来却是清雪姐姐,小弟唐突了。”杨贤颌首,算是见礼了。见得周清雪也向自己颌首,心下却是哂然一笑,看不出来还是个辣椒似的人儿呢。颌首虽然同辈之间也可行此礼,但男尊女卑一直占据着社会的制高点,是以初见面时,周清雪却也是行了万福礼,此时见杨贤颌首回礼,自是不会再向他道万福了。却是不想,哪有一时间连道万福的道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一枚大钱戏青羊 第二章 庭院深深深几许 第三章 小荷欲露尖尖角 第四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 第五章 夔州(上) 第六章 夔州(中)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