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_小说阅读推荐导读网

首页 > 目录 > 《亦真亦幻崇祯事:日暮歌》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初入直殿监(二)

第三章 初入直殿监(二)

来年今日 2021-04-07
二  大通铺上,周喜已发出轻轻的鼾声,好像了睡沉了。夕照躺在他边上,瞪着两只眼,却怎么也不能够入眠。闹得在京城混不一直这样才换得的五锭银子,这就用去了一锭。回过头想一想,真的有些心痛。夕照翻了个身,望着透着很微弱月光的窗户纸。但是这一关都过了,前方第二天一早,夕照心情很好。早早起床,换上青灰色的团领素衫,戴上乌纱帽,理好两鬓细软带,跟周喜闲聊几句,又等了半晌,才见有人来叫。。...

  二

  大通铺上,周喜发出轻轻的鼾声,似乎已经睡熟了。夕照躺在他边上,瞪着两只眼,却怎么也不能入睡。闹得在京城混不下去才换来的五锭银子,这就用去了一锭。回头想想,实在有些心疼。夕照翻了个身,看着透着微弱月光的窗户纸。不过这一关都过了,前方想是没什么障碍了,虽说花了一锭银子,不过在这好吃好喝的呆上几个月,等到外头风声小了,再揣着剩下的四锭找个机会出去,这事也算是足够圆满。夕照越想越乐观,越发觉得来到这里,真的是走投无路之时的天赐妙径。当年家变之时,若不是偶遇昔时门客帮忙藏匿,怕是早已被抓走发配了;如今惹上京城捕头,进退无门,又恰巧碰上这等良机。应是上天垂怜,才得次次如此逢凶化吉,说起来,我还真是个好命的人。

  第二天一早,夕照心情很好。早早起床,换上青灰色的团领素衫,戴上乌纱帽,理好两鬓细软带,跟周喜闲聊几句,又等了半晌,才见有人来叫。

  “张德秀,周喜,跟我走。”

  出了小院门,拐了个弯,眼前一下豁然开朗。闯入眼帘的景象是如此震撼,令夕照顷刻间几乎忘了呼吸。高大的宫殿错落有致,雄伟好似山峦叠嶂,殿前的广场宽广壮阔,恢弘宛若大海无垠。汉白玉栏杆如海浪层层,托起无数尊栩栩如生的龙凤连绵不绝,砖红的高墙撑展开大片艳黄的琉璃瓦,如晨光下的海面闪着黄金般明媚灿烂的光泽。廊顶上,满眼皆是绚丽细腻的工笔彩画,远远近近,一直蔓延到视野尽头;大道边,列着形态各异的鎏金神兽,尊尊面目高贵威严,齐齐注视着这派极致奢华的藏龙之所。这一路,周喜的嘴巴就没合拢过。夕照见过的世面虽比周喜多些,但如此接近,还是无法不被这摄人心魄的皇家气派所折服。

  经过几处殿宇,穿过几条小径,领路太监带着夕照两人来到一座灰墙灰瓦的院落中。推开正房的房门,只见两个太监正坐在上座中喝茶说话。

  “这位是直殿监掌印马公公。这位是佥书李公公。”领路太监谦恭的介绍道。

  夕照微低着头,偷偷的打量着这两位公公。被称作马公公的太监约莫四十几岁,身着黛青色锦缎团领衫,胸背上绣有牙色葵花图案,体态微胖,面皮黑黄,一脸冷淡,但看这不俗的衣装,直殿监掌印想该是个高职。那个李公公衣着上则稍逊一筹,但气质内敛,眼神深邃,不知是何人物。

  “你退下吧。”马公公放下手中的茶杯,对领路太监挥挥手说。领路太监行了礼,退出了房间。

  “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小人周喜。”“小人许…张德秀。”

  “嗯。”马公公在二人身上扫了几眼,嘴巴一咂,隐隐露出一颗金牙,“从今往后,你们就归杂家管了。新来的要勤快懂事,若是好吃懒做,杂家可是奖惩分明的。行了,李全,带他们干活去吧。”

  旁边李公公忙问:“公公想把他们安排在哪?”

  马公公也不抬头,拿起茶盏,半扣着杯盖,呷了一口。

  “东南库。”

  三

  离开灰墙院落,直直走了一会,就到了东南库。高高的宫墙下零散有几排小房,冷风卷着几片枯叶,景象十分萧条。

  “你们两个今后就负责东南库这边,从北边那第一间房开始,直到南边最后一间,约莫百丈远这一段……”李公公边说,边伸手比划着。

  夕照和周喜听得一头雾水。“敢问公公,我们负责这里的什么?”周喜小心的问道。

  李公公一愣,随即收回手臂,两手相扣,表情无奈。“清洁扫除啊!你们两个,已然来了,不知道直殿监是干嘛的?”

  “……”

  “哎……记好,咱们直殿监专掌宫中清洁扫除之事。扫帚抹布等物存放在那边小房中,一会你们自去取来,好生干活,不要偷懒,不时会有人前来审验……”说到这里,李公公好似想到什么,忽然停顿了一下,眼睛一眯,眉头微皱,“不过这东南库倒也不会常有人来……你们白天扫除完毕,晚上就寝时要闭好门窗,不要随意出门走动。”

  又吩咐了几句,李公公便走了。夕照二人行了礼,向李公公所指的小房走去。

  “进宫到现在,就这李公公待人还算和善。”周喜望了一眼李公公离开的方向,对夕照说。夕照点点头,心里却有些在意李公公刚才的嘱咐。这话里话外的,听似应有玄机,但夕照回想了几遍,也没能从中琢磨出什么来。于是索性便抛在脑后,两人从小房中拿了扫帚,向北边第一间房走去。

  当下正值隆冬。东南库附近甚少草木,四周尽是硬邦邦冷冰冰的宫墙,墙角下堆着未化的积雪,令人更觉阴冷刺骨。两个人扫几下地,便停下来哈气暖手,时不时还要背过身来抵御不期而来、穿堂而过的寒风。

  “不知其他各监都做些什么,咱们分到这一监真是不太走运。”周喜皱皱眉,一边搓着手一边对夕照说道,“看张兄皮肤白细,想来是做不惯这活吧。”

  “还好还好。”五年过去了,这些苦还是吃得的。再说也就躲一阵子而已,忍忍就过去了。夕照想。

  “张兄是怎么进来这里的?”

  “呃……”怎么又说到了这个话题。夕照看向周喜,只见他支着扫帚,眨巴着眼睛,等着自己回答。夕照心里埋怨了一句,想想说道:“我自小也是父母双亡,无路可走才进宫来。进了宫来还算有个着落,外面更是无栖身之地。”其实也没一句谎话,只不过关键之事不能与他知晓罢了。

  “同是苦命人啊。”周喜感叹。“其实现在进宫来的,大多是想走个捷径,奔个前程。不知道张兄是怎样……嘿嘿,不瞒你说,小弟是有那么一点想法……”

  “哦?”夕照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这个不太起眼的少年,虽觉有些意外,但仔细想来,又合情合理——毕竟,人家是花了银子进来的,约莫也该是有些名目才对。

  周喜嘿嘿笑道:“说这话不怕张兄笑话,不过也只是稍微想想而已。我也不指望能像魏公公那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想能过上好衣好饭的生活,就知足了。这样的身子,读书也读不来前程。不想再过缺衣少食的日子,这少不更事时留下的残缺反而为我指了条明路。”

  人不大,心还不小。周喜一番话,让夕照颇有几分刮目相看:“没想到,周兄还有这想法。”

  “怎么,张兄没想过?”反倒是周喜更加意外,“那为什么花钱也要进来呢?”

  “呃……”没想过是真没想过,包括在这样的情境下被问到这样的问题,也完全没有准备。其实想来,这明明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

  “我只是觉得进了宫,也算有个立足之地,不用再寄人篱下,四处漂泊。”虽然缺少先见之明,还好脑筋算是快的,“我也是从小净了身,连为什么都记不太清了。这身子,在哪做活计,总是低人一等,索性来做宦官,身边都是同命之人,就算苦点,至少不再被人歧视……”

  夕照越说越像真的,就差没有一把鼻涕一把泪了。旁边的周喜听得也是叹气点头,心中似有触动。看起来,好像一对同命兄弟互诉衷肠,但在夕照心里,却别是一番滋味。

  并非是兄弟有意欺你,到底不是同路之人。周兄,莫要见怪。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亦真亦幻崇祯事日暮歌 第一章 引 第二章 张德秀在此(一) 第二章 张德秀在此(二) 第三章 初入直殿监(一) 第三章 初入直殿监(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