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_小说阅读推荐导读网

首页 > 目录 > 《挪威的森林》在线阅读 > 正文 挪威的森林赵旨杰叶林

挪威的森林赵旨杰叶林

一局末西 2021-04-05 12:57:55
《挪威的森林》小说内容新颖独特,文笔逐渐成熟,很值得一看,这里提供更多挪威的森林赵旨杰叶林小说。挪威的森林小说精彩的节选:我倒也不是,我而已在黑屋子被再打开的时候才会阴郁,会不知所措,会无法无天。实际上和她主动搭讪最初也是安全的考虑这个缘故。...

挪威的森林

推荐指数:10分

《挪威的森林》在线阅读

《挪威的森林》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这里提供挪威的森林赵旨杰叶林小说。挪威的森林小说精彩节选:我倒不是,我只是在黑屋子被打开的时候才会忧郁,会不知所措,会无法无天。其实和她搭讪最初也是出于这个缘故。

后来她的爱在一口枯井旁长成了纠长在一起的枯藤。

后来我们聊了很多没有重点的话,她还是和当初一样悠悠的。人的感受真的很奇妙,先入为主的感受虽然很会影响你,但是如果一旦你感受到那是真实的,你就会觉得并不是烦人的特点,而是标示某段故事的印记。我开始觉得她比之前认识的任何姑娘都安静,忧伤的安静。

“你每天都这么早醒吗?”我问。

“差不多,有一年多了。”

我倒不是,我只是在黑屋子被打开的时候才会忧郁,会不知所措,会无法无天。其实和她搭讪最初也是出于这个缘故。

时间很快过去,有人陪伴的时光总是轻松易逝,即使只是网络,和昨天前天的感受完全不一样,和心跳和绷紧为敌,现在感觉到明显的缓解。很快到需要出门生计的时间。人在别无他法,必经此路的时候,就简单了很多。收拾好焦虑,面对车水马龙的生活。

“你在忙吗?”午休的时候,叶林问我。

“没有,埋头睡觉。”其实我睡不着,一旦焦虑,就像整个人吊在针尖上,时刻都感觉很危险,安心睡觉很难。

“我晒着太阳,今天天气还算不错。”

我转头看向窗外,发现天气确实不错。可我知道她说的天气指的是她的心情。我原本好奇为什么她没有上班,可是转念想,或许是家境殷实或者工作自由。我何必自做多问。

“嗯,是不错。我明天放假回家了。”我告诉她。

“哦,是五一假期了。”

“你家远吗?”

“不远,近五个小时的车程。”

“哦,一路顺风。”

从那天,我们开始聊天,聊得很多。

她比我想得还要好看一点。我在她身边坐下,有些手足无措。因为低头,我才看见他裸露的脚板。她的脚趾不长,脚板却修长,指甲修得很整齐,看得出才刚染不久的黑色指甲油。明明说好的,我可以直接按倒她,我可以肆意地剥掉她的衣服。但是我还是没有动手,即使我又一阵激动。以前我并不如此绅士。

其实当你知道你现在即刻就能拥有的东西之前是如何得被温柔对待的的时候,你会想马上疯一样粗暴地对待她,你要让她知道你和他不一样,你如狂风暴雨一样,想冲刷她身上每一寸肌肤。你会给她带来原本没有体会过的任何一丝感受,你不是让她回味任何的工具。这样行为的潜意识无非是你希望她对你的感情是完全的另起炉灶。

我没有那样做,没有像想得那样转身摁倒她,狂吻,拔掉衣服,粗暴进入。都没有,我把手放在她的手背上,不暖,但也不凉。她没有躲闪,没有和她的眼神一样躲闪。我抚摸她的手,甚至有些**的意思,在她的指缝间抚过。

她示意我把鞋袜外套脱了。

傍晚回家的列车开始呼啸而出,心情和窗外的余辉一样温暖,不烈,似夏末暖风拂面。远行或者远归的路都这样浓郁,行动的力量让生命粗犷。暂且抛弃烦恼,回家见到爸妈还是件兴奋的事情。

我眯着眼,坐在靠窗的位置,窗外流过的景致迎面掠过。这是一种熟悉的感受,不多,但因为深刻而时常回忆起来。

周围坐的都是一些回家过节的学生,如我这样愿意三天就赶着回家的老小伙并不多。大家都希望先蒙着睡一天,再使劲玩一天,最后再猛地睡一天,三天假就算过了。大费周折想回家的人心都还没百炼成钢。平日只能一个人练习一个人,累了一个人睡着,只有饥肠辘辘会记得你,叫你起床叫你洗澡叫你好好地吃一顿饭。只有工作会惦念你,给你安排忙碌和牵挂。偶尔觉得生活有些残酷的原因是,社会把你放在一个没有家人的城市,你甚至都需要回忆,才能想起如何与家人生活。

刚大学毕业那年的端午,一个发小忽然起意要坐一夜的绿皮车回家。我粗略地一过脑子,觉得似乎是一件好玩的事情,虽然绿皮车普快硬座到家需要八个多小时,以至于大学的时候经常做噩梦梦见自己坐一辆满满当当的绿皮车。梦境中可怕的并不是满车的人,而是一个人坐在清晨出发,列车慢悠悠地在长长的路途晃荡,怎么也迎接不到杭州的夕阳。不过,如果这些只是早上醒来时候的一些记忆碎片的话,那样的噩梦也只是一些紧蹙的情绪,画面倒是在梦的滤镜下有些昏黄的静谧。所以人在面对一些事情的时候并没有办法想全所有的细枝末节,而是偏倚在一个情绪上,一路到头。而且觉得绿皮车应该是大家遗弃的交通工具,于是就想起某些欧美电影里空闲悠慢的列车旅途,所以我偏执地以为,觉得和同学坐夜车回家一定是好玩的事情,忘记了长久以来的恶梦。

我们开始在夜里搭上绿皮车,那是能回忆得起来坐过最拥挤的车厢,靠走道的阿姨带着七八岁的小孩,于是原本只能坐三人的位置上坐了四人,虽然挤着感觉并不难受,但车厢中的嘈杂和异味让人心绪不定。和发小约好迟些找个人换个位置便可以四人一起打牌度夜。但这之前我一个人散乱在别的车厢。我渐渐开始厌恶这样的车厢,想马上背起背包下车回住处呼呼大睡,伴随着开车时间一步一步临近,我一波一波地涌起想下车的冲动。潜意识是副铐子吗?我的腿却一直没动。故事关于人潮涌动的车厢,你脸颊上的一丝情绪是多微乎其微,可你内心却已经是战斗到血流不止。因为没有毅然放弃这可以预见的糟糕车程而在心里大呼自己懦弱,然而如果真动身下车了,估计也会取笑自己是屈服者。和时间的拉锯俨然是一副神经病装思想家的架势。最后车动了,心也就静了,因为无能为力了。我无法举一反三到旁人,我只能说自己有些时候想的和做的并不是那么契合。

当我还在回忆那次乱糟糟的夜车经历的时候,一个中点站到了,坐在我边上的中年男人起身下车,座位上留了很多花生红衣沫,因为他几乎一只在吃花生,偶尔还会事先剥出一半手花生,然后全部放进嘴里,满嘴咀嚼的声音,就像他一直在你耳边絮叨,有些烦心。后来我塞上耳机,算是安分下来,死死盯着窗外让我的眼光没有再在他身上逗留。

有些道理,是普适可推导的。比如,依赖会叫人脆弱,比如惯性是自然界万物必然具有的东西。因为躲避的惯性,车辆在开动好一会儿后,我才发现身边坐了一位女孩。不经意瞟见的脸颊,干净而棱角分明,自然没有修饰的眼眉。

每时每刻,人都带有情绪,最能释放情绪的地方当然是眼色。但她眼神放空的样子,视线跨过我看着窗外。我这才意识到,虽然我们没什么交集,但大脑皮层反应出的图像几乎一致。或许,当我望着窗外的时候也放着空,那样没有意识到身边的人也就是可以理解了。那是不是,她也没发现我有意无意打量了她一遍。她穿连衣长裙,横向环形黑白相间的条纹,直到掩盖住她的小脚。

男人心动来得容易,作为男人我不知道女人如何。男人往床上想,女人往红毯想。但是不可否认这不能一概而论,总是有肉欲横流的女人,总是有坚守爱情的男人,可是不妨碍下判断。坦诚地讲,那是我喜欢的姑娘的模样。如果你觉得我这样说,就以为浓妆热辣的姑娘不是我的喜好,那就错了。大多数人杂食,和他们进化到食物链顶端一个道理,他们能吃很多不一样的东西,而且都会认为好吃。但有一个样子,是从小到大都活在梦里的她,那大概就是梦中情人,那是唯一的。有些时候你会以为你现在想要的就是从小到大想得到的东西,那是因为忘了那时候捏着尿泥巴的你是不是想要一个清心可爱又活泼的姑娘。

坐在对面的中年女人大概是昏昏欲睡了很久,当她缓过意识的时候,突然觉得窗外的阳光对于眯着眼睡会儿是亮了点,于是她把窗帘拉上了,连带着掩盖了我望向窗外的半面玻璃。这样,我和身边的姑娘在某个时候四目相对了一下,好像两个失望无奈的情绪交流了一下。我们都各自听着自己的歌,耳塞维持的世界没有断裂,但失去了画面背景。

大概想和她搭讪或者说上几句都好,但没,不知道怎么说起,其实搭讪我并不在行。没办法开口,我应该很自然地问她,你也回温都吗,那样她就会告诉我是的,或者摇头,幸运的话她还会顺着说她是哪儿的。之后我就从我去过她家乡或者我有某个同学和她是老乡之类的话继续,总之有了第一句,之后的话就会容易上很多,后面的话像是被围堵的池水。但尽管风雨大动也没有溃坝。

她干脆眯上眼睛,我则眯会儿睁会儿地替换。当她闭着眼睛的时候,眼皮下的眼珠一直在闪动。这好似一句话,白天不懂夜的黑。

当你关注一个人的时候,其实她多少会察觉到一些异常,这是经验性的领悟。她大概是对我躲躲闪闪的窥探视线有所察觉。

据说如果一个人在想着事,眼珠会有不自觉地转动,即使闭着。这会儿她眼皮下的眼珠像闪躲的幼崽。

我们一句话都没有说,我们凭着自己的想象怀疑坐在身旁的人是如何如何,这算是件不乏味的事情。

火车又开了些时间。对面的中年女人醒了,做了个夸张的动作,差点打到坐在他身边的老年人,我像看电影一样看着她醒来的一举一动。当坐在身边的女孩伸手去拉起窗帘的时候,外面已经暗淡的夕阳照进来的时候,我才想起自己忘了一件事儿,而是让她越过我拉开了窗帘。一点点余光照在江南的田间,不时有一些池塘,很多池塘修一条直到池塘中心的木桥,像是电视里演的旧时候的渡口,还有些土狗出现在那些池塘中央的小板屋里。

“您们这真是趁火…打劫啊,火故意字拉得很长。”忽然听见对面的女人说。

原来她像乘务员买了瓶可乐,用了市价的好多倍的价格。

乘务员居然很风趣地说“您真幽默!”然后就走了。

中年女人接了个电话,开玩笑抱怨刚回国不适应,可能给她打电话的是很亲密的人,她嘴里跑出了很多垄断,供求关系,市场经济,供求曲线之类的专业术语来博取可怜,我目瞪口呆的。而且我也知道了她是国外刚回国的经济学博士,现在在杭州C大教书。

她关掉电话后,我身边的女孩主动找她搭话。原来我身边的女孩是在杭州念书的大学生,念的就是经济学,大三,也在C大学金融。更巧的是对面女人刚好是他们院系刚从国外招回来的副教授。她们互相知道有这样的关系的时候,自然得交流了下家乡的地方,于是很狗血的是,她们也来自一个故乡—温都。恰好,我也是,于是我们三个算是打一地儿来,去往同一地儿,于是我顺利地也搭进话。身边的女孩最初并不是现在这个位置,她原先的位置靠着一个姑娘,在第一停靠站上来一个男孩,和她身边的姑娘是异地多年的恋人,这次约好回家见女方家长,于是她便被换到了我的身边,算是做了成人之美的事情。这么热络后,互报姓名情理之中。中年女人叫姚千舞,我身边的叫沈熙。姚千舞之后怂恿我们互留了电话,我心里有点暗暗地感谢姚,这样就有了和沈熙再接触的途径。算是姚帮我搭讪了。

在交换手机号的时候,我发现手机里有很多留言。一条妈妈询问,大概什么时候到站,让爸爸接我。其余都是叶林。她告诉了我一个故事,她说,去年的时候,她和老公开车购物回来的时候发生车祸,男人当场就死了,她说她迷糊的余光中看见血肉模糊的老公。叶林的文字描写得让人觉得她在回忆一件让她歇斯底里的往事。我震惊,悲剧的伤感越近越真实,她把悲剧描绘在我眼前,无声逼真的世界。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挪威的森林赵旨杰叶林 赵旨杰叶林小说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