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_小说阅读推荐导读网

首页 > 目录 > 《雨行剑》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回 武显一身勇救杨 闯世半载终归乡

第三回 武显一身勇救杨 闯世半载终归乡

夏侯孟枭 2021-02-23 08:16:28
,或成倒钩反刺之击,或成长蛇偷袭之势,奈何毒终负身,一时之间难分难解。杨纳虎也用崆峒派的武功【虚文绝】,曲臂弯膝,呼呼引发共鸣,两手做个“七”字型,猛力劈落,震声恍似尖吼,只发招缓拙,颇显愚昧无知。杨纳虎更年轻时候很结实江湖甚多英雄豪杰,对崆峒派的武功了杨如露与杨如玉二人听到外面厮打,持棍棒冲出门外,见到此状,无不感到惊畏,二人见父亲与兄弟被包围,也冲进去厮打起来。二女的力量甚是微薄,没过多久,四人便都环环包围于此,唯杨如超拼力奋斗,杨纳虎却年迈体衰,几近坚持不下。但杨如超终却药效发作,渐渐感到晕眩,身体摇晃之时,被一个刺客猛捅一刀,痛晕于地。杨纳虎见此状大急,大喊“超儿!”可是此刻已来不及过去看儿子,只得拼命与刺客厮杀。。...

雨行剑

推荐指数:10分

《雨行剑》在线阅读

  那青年给杨如超吃了一杯毒酒后,便离秋香楼而走,杨如超毫无疑心。翌日,杨如超离楼登家,进了辰时二刻,二十来个人蒙面持刀闯来杨家门前,孰而睹之,正是燕山寨所派遣之人。待得刺客遇闯,杨纳虎已然听见动静,心下大震之际,急领杨如超一同出了正门大院,方才发觉有数十人将杨家团团包围,各个手执利刃,面附粗纱,自难辨认本貌。众刺客二话不说便冲过去来刺杨纳虎与杨如超,杨如超持起长槊和刺客打斗起来,一招一式娴熟疾捷,或成倒钩反刺之击,或成长蛇突袭之势,怎奈毒终负身,一时难分难解。杨纳虎也用崆峒派的武功【空言绝】,曲臂弯膝,呼呼直击,两手做个“七”字型,猛力劈落,震声恍似尖吼,只出招缓拙,颇显愚昧。杨纳虎年轻时候结实江湖甚多英雄豪杰,对崆峒派的武功了解最详,但仍旧威力自然不大,更何况无刃在身,刺客个个是高手,便甚显吃力。

  杨如露与杨如玉二人听到外面厮打,持棍棒冲出门外,见到此状,无不感到惊畏,二人见父亲与兄弟被包围,也冲进去厮打起来。二女的力量甚是微薄,没过多久,四人便都环环包围于此,唯杨如超拼力奋斗,杨纳虎却年迈体衰,几近坚持不下。但杨如超终却药效发作,渐渐感到晕眩,身体摇晃之时,被一个刺客猛捅一刀,痛晕于地。杨纳虎见此状大急,大喊“超儿!”可是此刻已来不及过去看儿子,只得拼命与刺客厮杀。

  自那日曹翰成巧获无忌真传,如此传了数日,学成一十二拳南拳之后,便跪别张无忌,赶赴家乡保阳郡。曹翰成出岛乘舟,未及几个时辰,便到了河北境地,眼望碧柳矗道,耳听鸟鸣聒噪,颇有春色盎然之意。他寻得一家邸店住下,天色近晚,用了晚膳,本欲入睡,却传耳阵阵马蹄之声,愈发清晰,待得极近之时,却戛然而止。心下想道:“这蹄踏声音甚是苍劲,仿似皆是宝马,而蹄声多而不乱,像是马匹的个数不少。这声音停了,想必已在此客店之外。”曹翰成好奇之心倏然而起,推开房门,奔向店门。正走了数丈,果见十数人牵马而进,定睛一望,竟所牵都是大宛宝马。曹翰成心道:“且看他们来此作甚,若只是住店而无他事,再回屋不迟。”遂偷偷前往跟随,腿上释劲,轻步快奔。

  “大人,这笔买卖成了之后,我等兴许会得洪爷青睐,这般下去,没准七爷也会知晓!”曹翰成细细望去,见是一个中年男子所言,黑发直垂,枯瘦型高。只听一个老者之音答道:“就此等鸡毛小事,即便七爷知晓,又能怎样?难不成还会将你等高看了?老夫纵横一世,当年驰骋江湖,也只谋了个七爷正脉的苦力,你等底层下人,又能如何?”那中年男子无言不答。曹翰成放眼细看,只见说话之人白发苍苍,胡髭颇长,须色亮紫,这紫髯老者又道:“事不宜迟,需赶紧找到那店家,同他做成这笔买卖,此事必成!”说毕便领着那十几人绑下宝马,去往客店正中收银两之地。曹翰成心下寻思不定:“听他们如此说来,那七爷定然是号大人物,他们与店家究竟是去合作甚么事情?且去看看。”快步奔去。

  待走了十余丈,众人已走进正门,曹翰成紧随在后。此时已能清晰望见众人面庞,方见那紫髯老者神色泰然,颇显浩然正气,那店家速来迎接。店家道:“客官住店啊?”紫髯老者笑答:“涤蓝清帆,滴仙尘艳;把笑前观,何胆称冠?”

  店家心头一震,缓缓一笑,说道:“原来是贺七爷的部下,来光临鄙店,可是有事前来?”曹翰成大惊不已,心道:“贺七爷?难不成是那南国第三号人物贺七爷?贺七爷独步武林,武功几乎天下第一,即便我祖父尚自忌惮他三分。只怕除了师父张大侠,天下没人能有把握胜他,就算是师父,不过个一百余招又怎能轻易制服?只是贺七爷乃南国巨商,怎地部下的苦力及下人来北方交易?虽北方尚有贺七爷的买卖铺户,但终究甚少,来北方做买卖,难道是合作之事需在北方境地解决?”正自想间,那紫髯老者已然回答道:“正是有事而来。我等要同阁下合杀一个北平大官,老夫素知阁下手下有一批好手,多半扮为此店的小二、伙计,其实各怀功底,望能一同去赶往北平,杀了那从四品通判李庸德,等事儿办成了,我等便送与阁下三百两黄金,并日后老夫做的买卖,绸缎、稻谷分三成利给阁下,双方日后多增友结。阁下最上头的爷也是北方的巨豪,同我们贺七爷曾打过交道,故同阁下协作。”店家笑道:“成!”

  曹翰成听得此节,已然又惊又怒,冲上前来吼道:“你等贼子,胆敢行刺大明地方命官,皇法安在?痴心妄想!”众人同是一楞。曹翰成怒喝:“来罢,先过小爷这关,我曹家乃忠义之士,岂能任您等胡作非为?”紫髯老者冷笑道:“小兄弟,既然你意阻挡,老夫便来杀杀你这不明事理之人的气焰。”话语刚落,已然欺前,两拳交叉,左攻右拒。曹翰成劈掌抵挡,略退两步,于腰间持上雨行剑,震地一响。众人中一人嚷道:“你这后生怎地拿了兵刃,不敢徒手么?”曹翰成冷笑一声,不做理会。那紫髯老者也从腰间架出一柄卷刀,闪来横刺,前膝虚扬,后肩携剑拱身一转,接连猛戳,使得是一招【驷龙桀鹥】。曹翰成纵身一跃,凌下刺去,宝剑微转,嗤声斜落,顺势直扑下去,正是一招【枭翔扑鹰】,眼见转眼功夫便欲刺中之间,紫髯老者疾以刀抵,猛触宝剑,轰震一声,卷刀险即断裂。紫髯老者心想:“这少年怎有此等厉害功夫?而这把剑有为何这般凌厉?”这般想法只在心头一闪,毫未耽搁攻势,又扑上前去,破空之声甚是响彻,劲力极威,臂上、刀上皆以运功,连使【落日雄留】、【风苍王过】、【刀封冢屹】,招招凌厉之极,下手虽疾猛,却不显狠辣,似带几分正气。曹翰成使【曹家剑】的精妙功夫招招抵御,寻得时机又去攻敌,自也不下死手。

  这般模样,两人拆了六十余招不分成败,皆暗叹对方了得。紫髯老者心下念叨:“这少年真乃练武奇才也!我像他这般年龄,岂能及得上他五成!”曹翰成更是大异:“这老前辈竟如此老当益壮,毫无年迈劲竭模样,不下年壮体盛之人,真是好生了得!”两人渐渐招式收力,起英雄惜英雄之心,皆未真气上身,仅是外功斗搏,其余众人却皆以为二人体力渐渐不支。又斗了二十招,便即完全收手。曹翰成拱拳道:“老前辈好身手,晚辈见识了。”紫髯老者大笑道:“小兄弟也非同一般呐!”曹翰成缓缓地由敬佩转为凝思,又道:“可君等为何去杀我大明的通判大官?”紫髯老者道:“小兄弟,适才你极欲出手来战,我自怒气上身,故未说明实情。其实我等要杀的那狗官,是个贼贪官,好酒好色,贪财受贿,且鱼肉百姓,摧残乡邻,四里百姓皆恨之入骨,杀了他,正合民意!”

  曹翰成脸上一红,心里寻思:“我真煞鲁莽了,原来这老前辈做的是善事。说来也是,贺七爷手底下的苦力、下人怎地会做恶事呢。”便谦道:“晚辈忒煞冲动,望前辈恕罪。”紫髯老者道:“哪里,老夫自然也有不是之处。小兄弟,你能报上名号么?好待日后做个朋友。”曹翰成应道:“晚辈姓曹,草字翰成,家住保阳郡,家父是人称‘曹大刀’的曹锐刀,祖父名唤曹泽。”紫髯老者大奇,轻捋紫须,缓缓道:“原来小兄弟家世不一般,比我这个老苦力可是要好得多呐。”曹翰成道:“老前辈哪里话。却不知老前辈号作什么?”紫髯老者答道:“老夫是人称‘浙岗七角’的七人中老四,是南国三座人物贺七爷手下的一个老苦力,至于名姓,不提也罢。”曹翰成微微点头。只听那店家道:“小兄弟去好好歇息罢,我等要去办那大事了。”曹翰成动颔作答,脸现一丝喜色,奔去屋中。

  翌日天色微明,曹翰成便起身下床,别了那店家,出去客店。临行前望见伙计少了不少,心下已然想到昨晚之事。待出得客店,又买了一匹马儿,遂驰向保阳郡。

  到了辰时时分,曹翰成便来到保阳郡,寻了家客店吃酒。那客店布什华美,陶瓷锃亮,但安静清心,优雅无比。曹翰成正自吃间,猛然听得兵刃相撞之声,似数十丈外传来,由于客店清净,故能听得。他不及多想,匆匆奔出客店,两腿各运一股潜力,疾纵前跃,等声量愈响,终到器械相碰互交之地。原来正是杨纳虎、杨如超、杨家二女四人被刺客围攻之状。所到之地,正是保阳郡杨家。曹翰成见此情景,心道:“那些人蒙面持刀,显是贼人,那个老前辈又甚是眼熟,但想不起来究竟是何人。”曹翰成也不顾杨纳虎眼熟眼生,相识还是未曾见面,见到此状,只想着拔刀相助,他认定这些刺客定是贼人,便在剑鞘上抽出宝剑,冲入这群刺客当中。

  曹翰成先是使了一招【蓝火斩月】,双腿助带,双臂疾挥,呼呼两响,已劈向一刺客面门,一击而毙。曹翰成又用了【曹家剑】第二招【乱刀飞雨】,摆来宝剑四周竖劈,欺去三人,气劲精湛,三人慌乱兵刃速挡,何处挡住?瞬落下风,几个刺客前突来袭,而中招三人皆已丧命。这数人甚惊,一时不敢逼近。曹翰成一跃而起,举起宝剑落地而插,周围翻出无数个阴火,使得一招【苍炎献祭】,又已冲死数人。此时,杨纳虎三父女已看得傻眼,急忙冲过去帮忙。曹翰成双脚微冲,右胁轻拱,直面横扫,剑劈路精,乃是一招【电扫黄巾】,扫毙二人。最后用了【曹家剑】的闻名绝招【行天破】,刹那间,曹翰成便冲过去将剑插在一个刺客的腹中,内力一运,宝剑一冲,飞光一闪,便又劈死了来攻数人。便在此时,一人奔向杨如玉刺去,杨如玉棍棒抵挡,一时招架不住。曹翰成倒跃奔来,气吐丹田,一剑刺去,正中背心,将其毙死。曹翰成疾步上前来,轻轻推过,将杨如玉移出包围。杨如玉脸颊飞红,将头沉下。一盏茶工夫,二十多个高手所剩无几,曹翰成的行天雨行剑又电光一闪,遂电死了几个,原来,这一缕闪电便是【行天破】的余力。二十来个刺客,曹翰成便结果了一十八人的性命,杨如超结果了三两个,最后,还余下一个。曹翰成道:“汝等鞑子,怎在这里围攻一家民户?意欲何为?我暂且留你性命,快快报去指示你这鞑子的主人,让他来与我曹翰成会一会!蒙面围民着实不光彩!”那刺客便匆匆逃走。

  杨纳虎向曹翰成道谢道:“小兄弟,甚是感谢你拔刀相助,我等才免于一场厄难,老夫看你甚是眼熟,你说你叫曹翰成,你且认识曹韧石?”曹翰成听到惊了一下,说道:“咦!你便是杨前辈?曹韧石便是晚生伯父!”杨纳虎笑了笑,说道:“我与你伯父是八拜之交,你幼时我便常常登门拜访,自是见过小兄弟你的面,你也定见过老夫,遂老夫看小兄弟甚是眼熟啊!”这曹韧石乃曹家父辈众人排行老二,这曹翰成父辈共有五人,长者名曰曹利剑,【曹家剑法】使得凌厉绝伦。老三名曰曹锐刀,手持一把锋利长刀,人称“曹大刀”,这曹锐刀便是曹翰成的父亲。老四名曰曹精弓,弓术娴熟,能以百步穿杨。老五名曰曹金砾,资根敏捷,各项曹家绝艺皆有所成,却不单只精习一项。杨纳虎又向曹翰成鞠了一躬,接着抱拳说道:“多谢小兄弟出手相助,犬子还在昏迷,我且去看看他。”曹翰成说道:“老前辈,你去便是了,并不用向晚生打招呼。”当杨纳虎去望杨如超之时,杨如玉向曹翰成望去,脸颊立现红晕,原来恰巧曹翰成也偶然间向自己望来,不禁慌乱低头。

  二人对眼相望之时,杨如露喊了一声杨如玉,杨如玉便急忙目光转向杨纳虎与杨如超。杨如露笑了笑,已明白杨如玉心意。曹翰成也急忙赶去帮忙搀扶杨如超,杨纳虎道:“贤侄,你且进屋稍待片刻,老夫来搀扶犬子吧!”曹翰成道:“杨伯父客气了,您受了伤,进屋休息的不应是晚辈,还是我来搀扶这位兄台吧!”说完便一下背起了杨如超进了屋。进屋后,杨纳虎说道:“多谢贤侄相救了,还请贤侄用过午膳后再走。”曹翰成道:“多谢杨伯父好意了!随手一救无需如此厚待晚生,我需尽快赶家,来日再见吧!”杨纳虎一再恳请,曹翰成再三推辞。杨纳虎见留不住,便说了一声:“既然贤侄不肯用膳,老夫也绝不强留,小兄弟后会有期了。”曹翰成也向杨纳虎回礼了一声,便离开杨家,临离杨家而走之时,杨如玉两眼又向曹翰成投去,见他跨剑远走,心下极为不舍。

  曹翰成又走了五十来里,便到了曹家。到了曹家之后,曹翰成最先照面的便是自己的父亲曹锐刀。曹锐刀见到曹翰成后,激动万分,踏步奔来,将曹翰成一拥抱住,双眼渐现泪滴。曹翰成双眼略红,缓缓颤道:“爹爹,孩儿不孝!孩儿这近一年来,走遍江湖,去找寻倚天剑屠龙刀两件神器,虽时刻想念着爹,但孩儿一直找寻神器与良师,未能回到家乡,也未及相报踪迹,着实有负爹爹!”曹锐刀叹了一声:“咦!怪不得了无音讯。你这犬子,可知为父及你各叔伯怎生念你!成儿啊……”再待下说,却说不下去,眼眶兀自泛着淡红。曹翰成道:“爹爹,孩儿以后定然不会如此了!不过孩儿此次外出却并非毫无所获,孩儿认了一位大侠做师傅,恩师教了孩儿一套‘南拳’,真是好生收益。”曹锐刀道:“噢?何人?”曹翰成刚要说出,曹利剑、曹精弓、曹金砾三人便出屋而来,曹翰成急忙过去行礼道:“侄儿拜见三位叔伯!”三人一齐对笑。曹金砾道:“这半年多来,可是让我们好生想念你这孩儿啊!翰成,你这半年多都出去做了些甚事?”曹翰成说道:“劳烦五叔挂念了。这半年多侄儿走遍江湖,结识了不少英雄,认识了昆仑派一位好汉名曰高毅哲,此人虽为昆仑弟子,却武功甚高,不下昆仑长辈。侄儿还结识了丐帮、狮虎派的诸多好汉,且认了一位恩师,乃当年武林英雄张无忌。”四人听到此话,皆感惊讶,还没等四人发话,曹翰成便说道:“爹爹,三位叔伯,二伯去往何处了?怎不见他?”

  正是:近载未回终登门,半日不来已思亲。

  毕竟曹韧石前往何处,且听下回分解。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回 无名岛巧遇无忌 雨行剑初显锋芒 第二回 张无忌教徒拳法 燕山寨用计下药 第三回 武显一身勇救杨 闯世半载终归乡 第四回 杨如超槊杀孟天 杨如玉报恩送礼 第五回 有情之人成眷属 冤家仇者首相见 第六回曹翰成怒抗杨如超 苍龙山一决定生死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