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_小说阅读推荐导读网

首页 > 目录 > 《池净》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84章 善终

第584章 善终

错姑娘 2021-01-14 20:40:48
本网提供更多了错姑娘创作作品的网游竞技《池净》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584章 不得善终在线阅读。“你这老头真小气,那么久都不来看我。就上次梦见你一次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你是不是一点也不想我啊喂?”。...

池净

推荐指数:10分

《池净》在线阅读

【这是重复章节,请暂时不要往下阅读,本章5430字,大结局,一个小时后改过来。】

“你这老头真小气,那么久都不来看我。就上次梦见你一次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你是不是一点也不想我啊喂?”

她撇了撇嘴,似乎回到了五岁那年无忧无虑的时光。看着附近熟悉的一草一木,她的心里浮上百般柔情,又换了个姿势,懒洋洋地躺着。

只有在师父身边,她才能感觉到无尽的安全与舒心,才会这么肆意,没有半点淑女形象。

没办法,她从小就被师父宠坏了。

“我跟你说,秀儿死了。哼,是啊,如你所愿了吧,她死后连魂都拿来替我挡了咒……都是你的错,你这糟老头,坏得很!”

抿了抿唇。说起来,秀儿还是第一个为她死的人。

她到底欠下了多少人的命啊?

“算了,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我也不怪你了。老头,你一定很关心我这些年怎么过的吧?哼,偏不告诉你,让你死都死不瞑目。”

再抿了抿唇。

“好吧好吧,还是告诉你吧,免得师兄们说我不孝。其实十三年前啊,我魂魄离了体,去了别的时空……时空晓得不?老头,看你孤陋寡闻那小样,一定没听说过。”

“总之啦,我的魂魄不在这个世界,所以大师兄他们卜卦根本卜不到我,又怎么会找得到我呢?真是笨师父带出来的一帮笨徒弟。”

她又舔了一口酒,“黑玉酿,老头,这是你以前最喜欢的酒。”

被她埋在茅房附近的那几瓶……就算了吧,懒得挖出来了。

“后来我回来后,还失忆了一段时间……认识了好多人。玉瓶做饭超好吃的,还有一个叫小鱼的丫头,跟你一样贪吃。”

“臭老头,以前你总让大家伙们给你网罗天下美食,其实啊,我在那个时空里尝过的东西才好吃呢,东离是远远比不上的。”

“别说东离,就是六国所有御厨加在一块,都拿出自己的拿手菜来,都没有我吃过的东西好吃。”

对那个时代的思念再次泛滥。

“菠萝炒鸡,芒果牛肉,拔丝苹果,清炖梨子。猪肚鸡,臭豆腐,螺蛳粉,固始鹅块,玉竹水鸭汤,支竹羊腩煲……怎么?听着流口水吧?馋死你。”

让你死那么早,才100来岁就走了,真不讲道义。

池净有一句没一句地咕哝着,很快就体力不支,眼皮渐渐沉了起来。

“师父……我该怎么办呀。”

她半梦半醒间,往师父的坟土又靠得近了些,虽然很疲倦,但心里仍是很纷乱。

“怎么办,我在菩萨面前起过誓的……”

信女池净于观音大士前立誓,此生不管我入道也好入魔也罢,我定与那两位道士势不两立!

池净定必竭尽所能找到那两个道士,让他们得到他们应得的报应!

可是现在,她连自身都难保了。

“我好累啊,师父。”

迷糊中,一阵熟悉的松林气息将她团团围起,似乎有人将她抱了起来。

“有我在,净净,别怕。”

没有……没有……没有!

师父留下来的书里,是有提及过借寿**之类的相关符咒,但关于如何破解借寿**,又如何将被夺取寿元的人的阳寿取回,根本连半页纸都没提到。

师父此生除了沉迷于算命卜卦测字,阵法符咒与玄学方面的也均有涉猎,而且擅长研究破解之法。

可这次竟连只字片语都没留下。

怎么办,怎么办,净净怎么办?

向来以沉稳,凡事波澜不惊以及尊师重道闻名的奇门大师兄,头一回想要去挖一挖师父的坟,摇醒他问一问……

看着自家大师兄一边发着呆,一边熟练地转起短筷来,甚至比自己转得还快,眼花缭乱的池净伸手揉了揉眉心,唤道:“大师兄,发生什么事了?”

将离指间的短筷“啪嗒”一声掉落桌上,他茫然地看过去,“啊?”

难得见大师兄傻乎乎一回,池净有点想笑,又感觉笑不出来,只好重复道:“发生什么事了?”

将离将自己的忧虑道出。

“死老头虽然脾气又臭又硬还不靠谱,但他对我们倒是倾囊相授的。”池净道,如果找不到,那就必定是他也没有办法破解了。

“净净,我想布食月阵。”将离忽地抬头道。

“不行!”几乎是立刻地,她就提出反对。

食月,蚀月也。食月阵正是能让天狗提前出现月食现象的一个逆天之阵!

月食现象,只有在月球运行至地球的阴影部分时才会出现,即使食月阵并不是能逆转月球的旋转,只是召来天上的乌云将月亮暂时挡住,但人为地操控天象,也是会折寿的!

将离没有去劝说什么,只是低头不语。

她却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他。

她拉过他的手,语气里充满哀求,“大师兄,就让我无牵无挂地走,好吗?”

她的身子她自己知道,应该也就这十天八天的事了。

将离眼里的痛比她更甚,“若这世间没有你,我要那么多寿元做什么?”

池净轻轻地道,“活着不好吗?能看到很多美丽的风景,能吃到很多好吃的东西,认识很多很多有趣又温暖的人……活着很好,很好的。”

将离慢慢地摇头,只说了两个字,“我不。”

“……”唉,算了,孩子大了,为娘的管不着了。

反正到时她眼一闭,两腿一伸,什么也不管了。

“咳咳……”血气翻涌,她又咳了起来。

“一定是昨天拜祭师父的时候着凉了。”将离皱起眉头,取过披风来替她系上。

她毫不掩饰眼里的依恋看着他,道:“我感觉自己是一只正在啃嫩草的老牛。”

老得不能再老的牛,嫩得不能再嫩的草。

“……”将离手一顿,利落地打了个蝴蝶结。

“大师兄,陪我出去走走吧,我还想再好好地看一看奇门山的风景。”她想把这美好的一切都深刻地记在心里。

“风大。”将离不同意。

“陪我去吧,我怕……我怕我头七找不到回来的路。”池净道。

将离闻言,不悦地看着她,不知该从哪里骂起。

“大师兄真好,我们走吧。”池净笑眯眯地道,转身走了出去。

“……”将离瞪着她的背影片刻,默默跟了上去。

“你这老头真小气,那么久都不来看我。就上次梦见你一次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你是不是一点也不想我啊喂?”

她撇了撇嘴,似乎回到了五岁那年无忧无虑的时光。看着附近熟悉的一草一木,她的心里浮上百般柔情,又换了个姿势,懒洋洋地躺着。

只有在师父身边,她才能感觉到无尽的安全与舒心,才会这么肆意,没有半点淑女形象。

没办法,她从小就被师父宠坏了。

“我跟你说,秀儿死了。哼,是啊,如你所愿了吧,她死后连魂都拿来替我挡了咒……都是你的错,你这糟老头,坏得很!”

抿了抿唇。说起来,秀儿还是第一个为她死的人。

她到底欠下了多少人的命啊?

“算了,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我也不怪你了。老头,你一定很关心我这些年怎么过的吧?哼,偏不告诉你,让你死都死不瞑目。”

再抿了抿唇。

“好吧好吧,还是告诉你吧,免得师兄们说我不孝。其实十三年前啊,我魂魄离了体,去了别的时空……时空晓得不?老头,看你孤陋寡闻那小样,一定没听说过。”

“总之啦,我的魂魄不在这个世界,所以大师兄他们卜卦根本卜不到我,又怎么会找得到我呢?真是笨师父带出来的一帮笨徒弟。”

她又舔了一口酒,“黑玉酿,老头,这是你以前最喜欢的酒。”

被她埋在茅房附近的那几瓶……就算了吧,懒得挖出来了。

“后来我回来后,还失忆了一段时间……认识了好多人。玉瓶做饭超好吃的,还有一个叫小鱼的丫头,跟你一样贪吃。”

“臭老头,以前你总让大家伙们给你网罗天下美食,其实啊,我在那个时空里尝过的东西才好吃呢,东离是远远比不上的。”

“别说东离,就是六国所有御厨加在一块,都拿出自己的拿手菜来,都没有我吃过的东西好吃。”

对那个时代的思念再次泛滥。

“菠萝炒鸡,芒果牛肉,拔丝苹果,清炖梨子。猪肚鸡,臭豆腐,螺蛳粉,固始鹅块,玉竹水鸭汤,支竹羊腩煲……怎么?听着流口水吧?馋死你。”

让你死那么早,才100来岁就走了,真不讲道义。

池净有一句没一句地咕哝着,很快就体力不支,眼皮渐渐沉了起来。

“师父……我该怎么办呀。”

她半梦半醒间,往师父的坟土又靠得近了些,虽然很疲倦,但心里仍是很纷乱。

“怎么办,我在菩萨面前起过誓的……”

信女池净于观音大士前立誓,此生不管我入道也好入魔也罢,我定与那两位道士势不两立!

池净定必竭尽所能找到那两个道士,让他们得到他们应得的报应!

可是现在,她连自身都难保了。

“我好累啊,师父。”

迷糊中,一阵熟悉的松林气息将她团团围起,似乎有人将她抱了起来。

“有我在,净净,别怕。”

没有……没有……没有!

师父留下来的书里,是有提及过借寿**之类的相关符咒,但关于如何破解借寿**,又如何将被夺取寿元的人的阳寿取回,根本连半页纸都没提到。

师父此生除了沉迷于算命卜卦测字,阵法符咒与玄学方面的也均有涉猎,而且擅长研究破解之法。

可这次竟连只字片语都没留下。

怎么办,怎么办,净净怎么办?

向来以沉稳,凡事波澜不惊以及尊师重道闻名的奇门大师兄,头一回想要去挖一挖师父的坟,摇醒他问一问……

看着自家大师兄一边发着呆,一边熟练地转起短筷来,甚至比自己转得还快,眼花缭乱的池净伸手揉了揉眉心,唤道:“大师兄,发生什么事了?”

将离指间的短筷“啪嗒”一声掉落桌上,他茫然地看过去,“啊?”

难得见大师兄傻乎乎一回,池净有点想笑,又感觉笑不出来,只好重复道:“发生什么事了?”

将离将自己的忧虑道出。

“死老头虽然脾气又臭又硬还不靠谱,但他对我们倒是倾囊相授的。”池净道,如果找不到,那就必定是他也没有办法破解了。

“净净,我想布食月阵。”将离忽地抬头道。

“不行!”几乎是立刻地,她就提出反对。

食月,蚀月也。食月阵正是能让天狗提前出现月食现象的一个逆天之阵!

月食现象,只有在月球运行至地球的阴影部分时才会出现,即使食月阵并不是能逆转月球的旋转,只是召来天上的乌云将月亮暂时挡住,但人为地操控天象,也是会折寿的!

将离没有去劝说什么,只是低头不语。

她却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他。

她拉过他的手,语气里充满哀求,“大师兄,就让我无牵无挂地走,好吗?”

她的身子她自己知道,应该也就这十天八天的事了。

将离眼里的痛比她更甚,“若这世间没有你,我要那么多寿元做什么?”

池净轻轻地道,“活着不好吗?能看到很多美丽的风景,能吃到很多好吃的东西,认识很多很多有趣又温暖的人……活着很好,很好的。”

将离慢慢地摇头,只说了两个字,“我不。”

“……”唉,算了,孩子大了,为娘的管不着了。

反正到时她眼一闭,两腿一伸,什么也不管了。

“咳咳……”血气翻涌,她又咳了起来。

“一定是昨天拜祭师父的时候着凉了。”将离皱起眉头,取过披风来替她系上。

她毫不掩饰眼里的依恋看着他,道:“我感觉自己是一只正在啃嫩草的老牛。”

老得不能再老的牛,嫩得不能再嫩的草。

“……”将离手一顿,利落地打了个蝴蝶结。

“大师兄,陪我出去走走吧,我还想再好好地看一看奇门山的风景。”她想把这美好的一切都深刻地记在心里。

“风大。”将离不同意。

“陪我去吧,我怕……我怕我头七找不到回来的路。”池净道。

将离闻言,不悦地看着她,不知该从哪里骂起。

“大师兄真好,我们走吧。”池净笑眯眯地道,转身走了出去。

“……”将离瞪着她的背影片刻,默默跟了上去。“你这老头真小气,那么久都不来看我。就上次梦见你一次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你是不是一点也不想我啊喂?”

她撇了撇嘴,似乎回到了五岁那年无忧无虑的时光。看着附近熟悉的一草一木,她的心里浮上百般柔情,又换了个姿势,懒洋洋地躺着。

只有在师父身边,她才能感觉到无尽的安全与舒心,才会这么肆意,没有半点淑女形象。

没办法,她从小就被师父宠坏了。

“我跟你说,秀儿死了。哼,是啊,如你所愿了吧,她死后连魂都拿来替我挡了咒……都是你的错,你这糟老头,坏得很!”

抿了抿唇。说起来,秀儿还是第一个为她死的人。

她到底欠下了多少人的命啊?

“算了,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我也不怪你了。老头,你一定很关心我这些年怎么过的吧?哼,偏不告诉你,让你死都死不瞑目。”

再抿了抿唇。

“好吧好吧,还是告诉你吧,免得师兄们说我不孝。其实十三年前啊,我魂魄离了体,去了别的时空……时空晓得不?老头,看你孤陋寡闻那小样,一定没听说过。”

“总之啦,我的魂魄不在这个世界,所以大师兄他们卜卦根本卜不到我,又怎么会找得到我呢?真是笨师父带出来的一帮笨徒弟。”

她又舔了一口酒,“黑玉酿,老头,这是你以前最喜欢的酒。”

被她埋在茅房附近的那几瓶……就算了吧,懒得挖出来了。

“后来我回来后,还失忆了一段时间……认识了好多人。玉瓶做饭超好吃的,还有一个叫小鱼的丫头,跟你一样贪吃。”

“臭老头,以前你总让大家伙们给你网罗天下美食,其实啊,我在那个时空里尝过的东西才好吃呢,东离是远远比不上的。”

“别说东离,就是六国所有御厨加在一块,都拿出自己的拿手菜来,都没有我吃过的东西好吃。”

对那个时代的思念再次泛滥。

“菠萝炒鸡,芒果牛肉,拔丝苹果,清炖梨子。猪肚鸡,臭豆腐,螺蛳粉,固始鹅块,玉竹水鸭汤,支竹羊腩煲……怎么?听着流口水吧?馋死你。”

让你死那么早,才100来岁就走了,真不讲道义。

池净有一句没一句地咕哝着,很快就体力不支,眼皮渐渐沉了起来。

“师父……我该怎么办呀。”

她半梦半醒间,往师父的坟土又靠得近了些,虽然很疲倦,但心里仍是很纷乱。

“怎么办,我在菩萨面前起过誓的……”

信女池净于观音大士前立誓,此生不管我入道也好入魔也罢,我定与那两位道士势不两立!

池净定必竭尽所能找到那两个道士,让他们得到他们应得的报应!

可是现在,她连自身都难保了。

“我好累啊,师父。”

迷糊中,一阵熟悉的松林气息将她团团围起,似乎有人将她抱了起来。

“有我在,净净,别怕。”

没有……没有……没有!

师父留下来的书里,是有提及过借寿**之类的相关符咒,但关于如何破解借寿**,又如何将被夺取寿元的人的阳寿取回,根本连半页纸都没提到。

师父此生除了沉迷于算命卜卦测字,阵法符咒与玄学方面的也均有涉猎,而且擅长研究破解之法。

可这次竟连只字片语都没留下。

怎么办,怎么办,净净怎么办?

向来以沉稳,凡事波澜不惊以及尊师重道闻名的奇门大师兄,头一回想要去挖一挖师父的坟,摇醒他问一问……

看着自家大师兄一边发着呆,一边熟练地转起短筷来,甚至比自己转得还快,眼花缭乱的池净伸手揉了揉眉心,唤道:“大师兄,发生什么事了?”

将离指间的短筷“啪嗒”一声掉落桌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581章 阻止(为老猫7777777舵主加更) 第582章 祭祀 第583章 正道 第584章 善终 彩蛋1 命有玄机 彩蛋2 池承宗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