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好看的小说推荐_小说阅读推荐导读网

首页 > 目录 > 《杀戮异次元》在线阅读 > 正文 四百二十五、各个击破

四百二十五、各个击破

贾不予 2020-11-23 06:00:48
本网提供更多了贾予以创作作品的网游竞技《杀戳异次元》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六百二十五、各个击溃在线阅读。“我在度假。”。...

杀戮异次元

推荐指数:10分

《杀戮异次元》在线阅读

“吉安娜,你在干什么?”

巫妖王以四打五,输得那叫一个惨烈,狼狈逃回才发现后面有个划水的,不由得扯着嗓子大叫起来。..

“我在度假。”

吉安娜冷淡的应着,她不仅在死亡为零的情况下龟缩在安区里,还拿出了遮阳伞、躺椅,饮料,就像一只懒洋洋的猫咪,浴巾包裹着她作为恐惧魔王曲线玲珑的身段,露在外面反关节的大腿舒展、摞起,脸上是橘红色的蛤蟆镜,整个人慵懒的窝在躺椅里假寐着,被吵醒时抻着拦腰,还探手拿起桌边的杯子,把吸管塞进殷红的嘴巴,轻轻嘬果汁,再发出舒适的呼噜声。

巫妖王浑身浴血,拎着霜之哀伤从到她面前,举起宝剑就横扫过去。

呼啦啦

吉安娜跟她的装备纹丝不动,安区就是这么安,别说只是巫妖王气急败坏的发泄,哪怕它力以赴,甚至是调动权限都不可能撼动安区的规则。

自古以来,唯有当初尚国仁乱来差点把自己搞死的基因混淆,才突破了规则,制造出匪夷所思的、超越极限的、但评价很低的特质。

可以肯定的说,尚国仁要是没有碎片的帮忙做不到这些。

有碎片,没有维拉的帮助,同样也早就把自己给折腾死了

破界之躯的出现,绝对是万分之一分之万分之一的概率,而没有破界之躯作为支撑,那个连通多次元世界的防御圈也未必搭的起来,勉强搭起来也不会达到现在这样,消耗小功能强,早早的收支平衡。

巫妖王手里的权限,距离影响安区运行还差得远了,疯斩几次未果后,它几乎要原地b了。

“吉安娜,你再次选择了背叛对吗?”

巫妖王的咆哮,让吉安娜眉头轻皱:“巫妖王,请牢记你的身份,你才是那个背叛艾泽拉斯世界,背叛生命的人。”

巫妖王怒不可遏,本来作为亡者他即便有了人性也很难出现太大的精神波动,但这一刻真的忍不住了,愤怒和仇恨浓的犹如实质,不祥的气息火焰般沸腾:“住口,我会变成现在这样,你至少要付一半的责任,所有人都能诋毁羞辱我,只有你没有这个资格,吉安娜,从你在斯坦索姆转身离开,将我的心打落无底深渊的那一刻起,你就失去了它。..”

吉安娜轻轻放下小杯子,抬头看向巫妖王。

好一会,才露出个冷艳的讥诮:“我从没拥有过,阿尔萨斯,拥有它的人从始至终都只有你自己,在斯坦索姆,是自负蒙蔽了你的眼睛,让你看不清真相被玛尔加尼斯利用,然而最终放弃它的,依旧是你自己,你丢掉人性,丢掉自己的心,最终像现在这样成为霜之哀伤的奴隶。”

“你以为你在控制这把魔剑吗?”

“别自欺欺人了。”

“你跟你控制的那些亡灵没有区别,都是一群没心没肺的怪物,让人恶心。”

吉安娜化身恐惧魔王后,虽说保留了独立意识和人性,但毕竟受到了一定影响,起码以前的她不会如此刻薄。

但不得不说,这种情绪宣泄真的很痛快,比憋在心里自我承受轻松多了。

巫妖王眼里红芒扩散,大吼一声给我住口,又举起剑砍向吉安娜的头颅和身体,但再次失败了。

它无法克制,但随着无穷的怨恨被祭坛贡物吸收,终究停下。

看着面前的恐惧魔王吉安娜,巫妖王转身,嘶哑的声音仿佛用刀子在心脏刻字:“我不会原谅你,永远也不会。”说完迈步离开。

吉安娜眼睛有些洇湿,抽抽鼻子:“我也不会原谅你,巫妖王。”

在安区里等待复活的获选者找回自己的躯体,先后离开,唯有克尔苏加德在临行前,扭头看向吉安娜:“转化失败,你没理由得到恐惧魔王血统。”

吉安娜轻蔑的嗤声:“你不知道商城里有卖皮肤的吗?”

克总噎了下,向来不在乎外貌的它当然没关心过毫无意义的皮肤售卖,没想到,这次居然栽到上面,还真是

但老巫妖显得很有风度,沉默一会,继续问:“所以,我失败的原因是因为遇到尚国仁bn扰的那几次吗?而你从诸多影子反馈的封魂锁链里挣脱也是因为这些破绽?哦,真是不敢相信,你居然伪装的那么像真的,为了成为内应,不惜泄露那么多情报,直到现在才捅了我们一刀狠的。..”

吉安娜冷笑不语。

克总:“我怀疑我差一点就成功了,或许你投向我们并非想做内应,否则绝瞒不过我,所以,你对阿尔萨斯还有幻想,才甘愿接受恐惧魔王的身份么?现在梦醒了?”

吉安娜抬起冷血生物的瞳孔盯着老巫妖。

事实当然不止如此,吉安娜最初想坑的是燃烧军团,并非是巫妖王这边,可谁让燃烧军团出局太早,而天灾又向她挥动橄榄枝呢?代人受过也没办法。

克总想得到这里的曲折,一摊手,优雅的向前飘:“好吧!好吧!我马上闭嘴。毕竟,对于一位处于绝望的女人来说,没出去送人头、送经验,只躺在安区里,已经是最大的克制。”

“还能奢求什么呢?”

“这已经是余情未了的选择,对吧?”

“闭嘴。”吉安娜怒斥。

克总快速飘走,留下气喘吁吁的恐惧魔王,她浑身的郁气无风舞动,突然抬起爪子撕烂了桌子,瓷杯落在地面摔得粉碎,果汁撒的到处都是。

安区不管自残,但会帮忙修复,而这里面绝不包括消耗类道具。

四打五。

哪怕巫妖王发疯的死缠烂打,依旧无力回天。

决胜局以失败告终,乌鸦之神投入的筹码部输掉了,直气得浑身发颤。

无独有偶,另一组普通局也出现类似情况,克罗米在关键时刻反水,倒戈一击坑杀了天灾第二团,输掉巫妖王最后的筹码,彻底断绝天灾卷土重来的可能,巫妖王气得吐血,揪着克罗米就要玩命。

克尔苏加德连忙阻止它,违背规则丢掉的就不仅是筹码了。

连续的打击让巫妖王也颓然,它不想说话,只有克总出来解惑了:“你这里又是怎么个情况?”

克罗米一脸无奈:“哦,你知道修复无穷无尽的时间线是件不讨好的事,但变成邪能幼龙女王的时间线,似乎值得费这点劲儿。”

克总似懂非懂的点头:“所以我从不信任这些女人,她们变卦的太快。”

被腐化的扎加拉,变成死亡骑士的桑娅斜眼看向老巫妖,抓紧了手里的武器,想从背后给它个狠的。

老巫妖敏感的察觉到寒气,缩缩脖子:“我们回去吧!继续经营。”

巫妖王一直盯着手里的霜之哀伤,用它撑地再次振作起来:“只要我还在,剑也在,天灾军团就永远不会灭绝。”

“首先,我要彻底摧毁温特嘉德要塞,然后远征卡利姆多的塞拉摩,我要杀光每一个效忠吉安娜的生物,哪怕它只是一只沟渠里的老鼠”

巫妖王声色俱厉,当先离开。

时空转换,再次回到纳克萨玛斯的它不由得一愣,诧异:“提里奥弗丁,还有伯瓦尔弗塔根?你应该被我吊在冰封王座上承受永恒的痛苦才对,怎么会在这儿?”

灰烬使者被老弗丁举起,仰头劈向巫妖王。

霜之哀伤横向架起,两者相撞,发出让远近生物灵魂崩散的声音,老弗丁白花花的头颅跟巫妖王死灰色的颅骨隔着两把神器对持。

圣光和死亡之力互相挤压,发出针锋相对的滋啦声。

“回答我”

巫妖王手臂用力,把老弗丁远远的推出,在冰面上滑行一大截才重新站稳:“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老弗丁再次高举灰烬使者,澎湃的圣光炸开:“你没必要知道,受死吧!”

反身扑回的圣骑士再次跟巫妖王战在一处,或许,老骑士原本的实力不如巫妖王,但他以逸待劳,巫妖王却刚刚在时空枢纽苦战还收获了一个失败,此消彼长,居然给老弗丁抢得上风。

尾随巫妖王出来的克总反应极快,举起法杖支援,却给一支暗黑箭矢打断,扭头看去,刚好看到希尔瓦娜斯将第二支箭矢搭在弓弦上。

“是你?”克总暗叫不妙。

希女王瞄准巫妖的秃脑壳,冷硬的道:“跪地求饶吧!但别想我会放过你。”

克总抓紧了法杖,阴冷的冰霜在身边浮动:“关于太阳之井和你的死,我可以解释。”可惜没人想听,它话音未落,夹杂着诸多属性的箭矢已出现在面门了。

克总用法杖拨开了箭矢,虽然轻松,但心却往下沉。

它知道这是个陷阱。

去时空枢纽看热闹的鲜血女王等手下在哪儿?为什么迟迟不出现?为什么明明同时离开,自己却比巫妖王晚了不止一步?

能做到这点的,唯有掌握时空枢纽权限的尚国仁。

有那个可怖的敌人在,就算摆脱希尔瓦娜斯又能怎么样?

指望巫妖王?

克总百忙之中扭头看了一眼,然后发现巫妖王被老弗丁按在地上玩命的砍,左支右拙的狼狈不堪有心投降,可这些年得罪的人太多,根本不可能被接受了,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等一下,最先被淘汰的燃烧军团怎么样了?

克尔苏加德终于反应过来,原来,当初答应参与超限战时就落入陷阱,无论输赢,最终都会给人逐个击破。而当初谋划的那些事,如今都毫无意义,能救命的除开实力,就只剩下对手的仁慈。

而后者是最不靠谱的事。

“玩命吧!再不玩命就没机会了。”克总孤狼般嚎叫,话音未落,受惊的巫妖王就因为惊疑,出现心灵的破绽,被灰烬使者斩断霜之哀伤。

克总的嚎叫仿佛被拧断脖子般戛然而止,眼眶里的魂火险些掉到地上。

霜之哀伤的断裂,抽走了巫妖王最后一丝气力,它瘫在冰面,眼神黯淡,隐约中似乎看见被自己亲手杀害的泰纳瑞斯:“父亲,我的眼前一片黑暗。”11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四百二十三、八方支援 四百二十四、决一死战 四百二十五、各个击破 四百二十六、乌鸦之神 四百二十七、诅咒之力 四百二十八、别有枢纽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